清光小宝贝儿世界第一可爱( •̀∀•́ )
兼堀&堀兼┑( ̄Д  ̄)┍

【宁鸣】千秋岁Ⅴ

                                                           Ⅴ

漩涡鸣人在这家名为“木叶”的店门口停了下来,静静打量着这家店面。木质的大门上雕刻着繁复的花纹,单看这花纹扭曲缠绕,仿佛可以混乱人的思绪,但奇异的布局使之立刻转变了风格,变得令人赏心悦目起来。

有意思。漩涡鸣人在心里这么想着。身着一件黑色长款风衣,敞开的衣领向两肩自然搭去,银质金属回环扣在腰间松松扣好,漩涡鸣人就这么立在店门口。恰到好处的气势和浑然天成的气质频频引起路人驻足。白虎看着自己前方毫无自觉的少主,不由得在心中暗暗感叹,自家少主实在是太优秀。但他是明显忽略了自己的存在,衣着一身白袍的人在街上可不是那么多见。

“少主,请进。”白虎走上前,白色袍脚翻飞。轻轻推开木质浮雕门,回身示意鸣人进入。“嗯。”漩涡鸣人对白虎点头,抬脚走进这家店。

     漩涡鸣人走进店里,入目即是一盏巨大红木彩雕屏风。这盏浅浮雕屏风实在是太过精美以至于连漩涡鸣人这类因家族关系而完全看厌各种屏风的人都不禁为之赞叹。古人云:

昔游三峡见巫山,见画巫山宛相似。

疑是天边十二峰,飞入君家彩屏里。

寒松萧瑟如有声,阳台微茫如有情。

锦衾瑶席何寂寂,楚王神女徒盈盈。

高唐咫尺如千里,翠屏丹崖灿如绮。

苍苍远树围荆门,历历行舟泛巴水。

水石潺湲万壑分,烟光草色俱氛氲。

溪花笑日何年发,江客听猿几岁闻。

使人对此心缅邈,疑入嵩丘梦彩云。

此话当真不假,古人诚不欺我。

漩涡鸣人不禁好奇,这家店的店主,是怎样的人。抛去委托不谈,倒是可以深入交流一番。

“阿诺,请问有人在吗?”漩涡鸣人将视线从屏风上移开,抬眼打量着各处。   

“欢迎光临本店。本店经营各类古董买卖,鉴赏。不知客人有何需要?”语先人到,温润的音色令人平静,恰到好处的语气使人赞赏。

 从屏风后走出一位穿着白色无地和服的男子,脚步稳重。漩涡鸣人看向他,有瞬间的晃神,却又不由得感叹缘分的强大,竟然又见面了。

“啊啦,原来是日向宁次君,我们又见面了。”金发的少年笑得灿烂,“白虎,这就是上次我跟你说的那位帮我躲开汽车的宁次君~”

眸色乳白的男子微微一愣,不知为何算是默许了眼前刚刚见面不到两次的人如此亲热地唤他的名字。“漩涡君……”刚刚开口又被打断。“鸣人啦,鸣人,叫我的名字就好~”面前的少年一脸正经,但蓝色眼眸中的笑意还是能够轻易被感知,“宁次君真是个严谨的人呢。”

说话间,日向宁次注意到站在漩涡鸣人右后方衣着及地白袍的银发少年。衣着如此…不符合这个时代,气质倒是和他前面的人正好合适。感觉到日向宁次的视线,白虎略微点头示意,前行几步,站定后微微鞠躬,语气诚恳:“多谢日向宁次君助我少主。”漩涡鸣人回身,看着少年如此举动,不由叹了口气,又转回头来。”这位…白虎君,不用如此多礼。“日向宁次开口,向白虎点头示意。

”嘛嘛,大家都不用这样客气的说,不出意外的话我们还将会共事一段时间呢…“漩涡鸣人用手挠了挠后脑勺,轻轻地呼出一口气。

“此话怎讲?”日向宁次略微疑惑。

“嘛,宁次君,你最近是有事情委托某个组织吧?诶,虽然看起来很不靠谱,但的确是我来接受你的委托。”漩涡鸣人想着被本家丢到日本的事,一脸菜色。

“是的,”日向宁次有些吃惊,随即又平静下来,“我的确有委托他们……倒是没想到是鸣人君来解决此事。”

“诶?好吧,其实这其中也有各种乱七八糟的原因啦,不过放心吧宁次,我会很快解决的,虽然我这样子,但还是很厉害的…大概吧…“漩涡鸣人抬手蹭蹭鼻子,笑道。

”少主当然没问题,而且我会时刻保护您的!“白虎突然插了一句,语气坚决。但随即又反应过来似乎自己打断了少主讲话,银色的脑袋又低低地垂着。

漩涡鸣人看着这颗下垂的脑袋,玩笑般地揉乱了本是整齐的发,又用手拍了拍少年的肩膀,笑着说: “谢谢你啦。”又转过头问日向宁次: “那么,是什么事情需要我们解决呢?”

日向宁次看着两人的互动,不由开始思考两人的关系,但又奇怪这本与自己毫无关联。听到漩涡鸣人的问话,于是立即回收散开的思绪,回答道: “实际上是关于一件藏品…请跟我来。”说罢,转身并用手示意两人跟随。

三人一同走到屏风后,漩涡鸣人才真正看清楚店内的装潢,一间极大的内室。室内大多使用木质材料。天花板上的灯被一层淡黄色的纱罩笼起来,发散出的灯光带着温暖的气息,即使有些微的阴暗也不能使之降温。正对着屏风的方向,放着两张木椅和一张木几。暗红的颜色显示着其材质的珍贵。而在这一套器具的两旁,是两架高高的木质置物架,层层相隔,间间相隔,没有固定的距离,一切都因着放置其中的物品决定。

随着三人逐渐走近,可以看见置物架上放着的藏品。大到一尊巨型九龙墨玉印,小到一枚方孔山鬼花钱,各式各样,几乎没有相似的两件。漩涡鸣人不禁在心中感叹,对在前方引路的长发男子更新了看法。能够经营如此佳店,又怎会是平庸之辈。

“鸣人君,白虎君,请看,这就是这次委托的原因。”温润的声音扰乱了思考。只见前方之人早已停下脚步,转过身子,墨色的发丝在回转时扬起些微的弧度,用手示意身旁的置物架。漩涡鸣人和白虎立即停下脚步,随日向宁次的手势看向一边的置物架。

放在置物架上的,是一面铜镜。经过漫长的年代,圆镜边缘却只有有些许的锈迹,不得不令人思索。再仔细看去,铜镜镜面早已锈迹斑驳模糊不清,而铜镜背面的图案却是清晰可见,上面雕刻着一只只不明身份的海兽,其中还夹杂着一串串葡萄。漩涡鸣人在心里暗自思索着,这面铜镜,恐怕不仅仅只是一面铜镜这么简单。但他并没有表达出自己的意思,只静静等待日向宁次把他的话说完。

“正如你们所见,这是一面白光海兽葡萄镜。据我猜测,应该是属于中国的隋唐五代时期。这面镜子,是前不久我从一位老收藏家那里购买的。很奇怪的是,最近,不知何故,每当子夜来临,这面镜子的镜面就会发出亮光,但并未有其他异动。这次的委托,就是想请您和白虎君帮忙弄清楚这件事情。这面镜子我实在很喜爱,所以希望你们多多费心。”日向宁次十分平静地说完这番话,乳白色的双眸第一次直视着那双湛蓝色的眼眸,只一瞬,他不禁为那双纯净的眸子感叹。世间哪有蓝得那样通透的眼眸啊。

与此同时,第一次直视乳白瞳孔的某人实在是有被惊吓到。想不到还真有没有颜色的瞳孔啊,长见识了。这么想着,突然发现好像这种想法对对方还真不是一般二般的失礼,便由此打住。心中只略略觉得,眼前这人有这么双眼睛真是恰到好处。蓝色的眼眸里不由得划过一丝笑意。

“如此,我定当竭尽所能。宁次君也不需要太过担心。”漩涡鸣人微笑着,“那么,能让我稍微接触下这面镜子吗?不需要很长的时间,一下下就好……”

“当然可以,鸣人君请随意。”日向宁次点头示意。

得到物主同意,漩涡鸣人准备走上前去,却被一旁的白虎拦下。前者心中了然,对后者微微点头示意,又上前托起那面白光海兽葡萄镜。只一触碰,漩涡鸣人立刻觉察到其中的奇怪之处,便闭上双眼,更加专注于感受其中的玄妙,整个人周围都散发出微微的光亮,在这间略显阴暗的房间中倒是更加引人注目了,只不过,当事人完全没有察觉到而已。

在日向宁次眼中,面前这人突然散发出一种别样的气息,致使整个人的风格完全地改变。如果说之前的那人是一只狡黠伶俐的狐狸的话,那么现在,此时此刻捧着镜子的那人就是一只隐藏在树丛中的花豹,只消一跃,就可以得到一切。看吧,有时候,一些人真的可以一眼看穿人事物的本质,但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心有灵犀?

几分钟的时间,漩涡鸣人睁开了眼睛,脸上的表情略微有些微妙,只似笑非笑地盯着面前长发的优雅男人。日向宁次不解,却也没有立刻询问,等待着那人的解释。

漩涡鸣人小心翼翼地将镜子重新放在置物架上,转过身,对日向宁次打趣:“我说,宁次君,你真是很有人气啊……各种意义上。”

“嗯?”日向宁次像是没反应过来。

“诶,就是说宁次君你很招桃花嘛~”不待面前那人略显尴尬地想要说些什么,漩涡鸣人摆摆左手,又用右手挠了挠头,接着说道,“这件事情真是超有趣的说。宁次君不用担心啦,没什么大问题,只是……”

“只是?”日向宁次很是不解。

“哎,好吧,其实是这样的。”漩涡鸣人看着面前匪夷所思的人,笑弯了眼睛,“这面镜子呢,非常感谢你平日里对所有古董的爱护,所以就代表大家向你表示感激啦~以发出光芒的形式。”

“欸?”像是完全在预料之外的样子,日向宁次不由得惊异,“向我,表示感激?”

“对啊对啊,镜还说他们选了好久才决定是由她来表达呢,毕竟其他古董确实不能有其他的表现形式啊……”漩涡鸣人看着眼前的人,万分认真地说,“镜她觉得好开心,就一直亮着……然后,你就能看见了。”

“原来,是这样……”日向宁次微微楞了,喃喃自语道,”是为了感谢我,才特意这么做的么……“

看着自相遇以来一直都是冷静优雅的男人露出这样一副面容,漩涡鸣人不由得有些莫名其妙的成就感,他自己也不太明白这是什么原因,总觉得这样的日向宁次,很好。

其实吧,有些人,命运一开始注定了他们的相遇,但后续的事情,却是自己和对方有意或者无意中凑成的。他们,无论是埋怨也好,感谢也好,都应该面对自己,而非所谓命运。

”宁次君,你能够接受他们的感谢吗?“看了一眼放在置物架上的铜镜,漩涡鸣人敛了笑容,郑重地询问日向宁次。

只见日向宁次坚定地点点头,嗓音温柔:“说什么感谢,不过是我的职责所在罢了,被这样郑重地道谢,我实在非常感动,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其实日向宁次心中也很惊讶,这样令自己说不出话来的场合,并不多见,而现在,竟是如此。

漩涡鸣人听了这番话,点点头:“我知道了,我会把你的情感传达到,一分不落。”随即覆手于镜面,手中突现的蓝色光芒缓缓融进镜中,铜镜也发出银白色的光与之辉映。

“好了,你的心意我已经传达到咯~宁次君。”漩涡鸣人把手从镜面上移开,“那么,这次的委托算是很好的解决了吧~啊啊,真是心情畅快呢!”说着,脸上绽出一个大大的笑脸。

”恭喜吾主得尝所愿。“白虎在一旁真心为自家少主感到自豪。

看着面前两人的互动,日向宁次突然感到一丝说不出的微妙感。眨了眨眼睛,暂时把这种莫名的情感放到一边,又微微柔和了表情,开口道: “这次的委托能如此,实在多谢鸣人君和白虎君,报酬我……“话没说完就被对面的人扬扬手打断了,只见那人只是笑着说: “啊啦,这种事情我还真是不太在行,宁次你直接和本家的人联系吧,嘛,反正你觉得怎样好就行了,不用在意我的说~”

“诶?”日向宁次倒是没有想到眼前之人是个如此…豁达的人,微微偏头,出口的话语带着不自觉的温和,“这样的话,那么,作为报答,我请你们去吃拉面好了,记得鸣人君似乎对拉面情有独钟?”想起初见时那人急切地推荐拉面的样子,眼里划过一丝笑意。

“欸?原来宁次你还记得啊……嘛,你请吃拉面当然要去啦~“漩涡鸣人没料到他还记得自己的爱好,当下有点没反应过来,但心里不可否置的有那么一些开心。这真是奇妙不是吗,他这么想着,于是挂上最阳光的笑容: ”谢谢你,宁次!”

看到面前那人明媚的笑脸,日向宁次不知为何也感到心里明媚起来。嘛,有些人天生就带着这样的“技能”,或者说是只会对特定的人产生作用?

既然两人说定,漩涡鸣人转身对白虎笑着说道: “小白,你暂时回去,帮我联系本家的人,回复这次委托的情况。”

“可是,少主你的安全……”银发的少年面色犯难,语气加重了些许,欠了欠身,“少主还请三思。”

“嘛,小白不用担心,这里不是本家,没那么多危险,你放心好了。况且我尚且还有自保之力,倒是你啊,上次的事情留下的伤还没好完吧,你还硬撑着来这边,你以为我不知道吗?……”本来是轻柔的语气说着说着就强硬了起来,说者一双湛蓝的眼眸露出一些阴影,让人不知道其中藏了什么心思。

“少主,我……”白虎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眼前之人打断。“小白,我知道你很关心我,但是,我也很担心你……”略带伤感的话语脱口而出,漩涡鸣人摇摇头,想要把白虎浑身是伤,血流如注的画面从脑海中清除。

“……”白虎沉默着,不久,便开口道,“谨遵少主之令。只是还请少主顾惜自己的身体,若有突发事件发生,请一定呼唤我!”

金色头发的青年微微吐了口气,扬着笑脸,中气十足: ”嗯!“

说罢,只见他面前银色头发的少年隐了身形,瞬间从人的视野之中消失了。漩涡鸣人转过身向身后的人解释: “额,这个……小白先回去了……”说罢,还用手挠了挠他那一头张扬的金发。

好吧,其实这个解释等于没有解释。但是貌似没有妨碍到别人很好地接受这个消息。

“嗯。那我们走吧,“日向宁次别过头看了看那尊放在置物架旁边的座钟,”也是时间了。“

”哦!“这么答道,漩涡鸣人几步走在日向宁次的前面,转过身笑着,很是期待的样子。

湛蓝的双眸亮晶晶的,仿佛洒了天上的星子一样。日向宁次这么想着,突然觉得有点移不开自己的目光。


评论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