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光小宝贝儿世界第一可爱( •̀∀•́ )
兼堀&堀兼┑( ̄Д  ̄)┍

泉书

泉书

#刀剑乱舞+《白砚》(犬夜叉)联动同人文 

#男审神者【注意!】

#审神者cp:鸣狐

#《花映》相关

#文笔复健中【注意】

#若以上皆无碍,祝看文愉快【笑】

 

#【此时】【本丸】

耳边传来细微的声音,仿佛是去岁在窗外那棵巨大樱木上筑巢繁衍的那对鸟儿的啼鸣…

只是今天这声响,似乎减弱了许多,明明前几日才见到雏鸟破壳而出呢…

不对,这里不是无伤!

 

思维瞬间摒弃了睡梦中的朦胧,男人周身温和懒散的气势几乎于瞬间转变为战时的凌冽,伸手想要推开身上盖着的薄被,却在下一秒被什么人温柔却坚定地按住了被角。

 

“别担心,这里是安全的。“入目即是那双水蓝色的眼睛,安静温和的目光一如既往。

 

一如…既往?

男人有些恍惚,自己像是曾经看到过这样的双眸,那么清澈的水蓝色,和着其中发散出的宁和意味,一切都觉得那么熟悉。

 

“你是…?“这么问了,却没有答复,眼中只印出那人若有所思的笑容。

 

#【彼时】【无伤】

“阿岁,你前些日子在妖狼族,阵势着实闹得太大了些…“黑发绿眸的男人嗓音轻柔低沉,只是其中些微的敲打意味却是不能被轻易忽略的。他抬眼朝坐在矮桌对面的少年看去,翠绿色的眼睛里含着七分笑意并三分警告,“毕竟,也不能把西北妖狼族一锅端了吧…“

 

少年本是放松身体倚在矮桌旁的软垫上,闻言,便坐直了身子,将一直放在说话者身上的目光移开了去,与男人一脉相承的绿色瞳孔里划过一点幽光,他点点头,温言道:“是,父亲,您说得都对。“顿了顿,他又像突然想到什么似的,有些委屈的样子,倾向于墨绿色的瞳孔又深邃了几分,“但是…我并没有将妖狼族灭绝啊…特意把现任首领最弱的子嗣留下来了呢…“说到后面,嘟囔着的话几乎都让人听不见了。

 

“…你这家伙。“名为白砚的树妖啼笑皆非,那孩子未尽的话他可是听得一清二楚。

看来这孩子也到了叛逆的年纪了。时间,过得可真是快极了。

这么想着,他却还是放柔了目光,将面前矮桌上装着今早清晨刚摘下的果子的木碟朝千秋推近了些。

 

妖狼族的人不归他无伤管,他也没那心情去管,他只是担心自家的孩子吃亏而已。要是阿岁出了什么未曾预料到的事,就算是将妖狼族灭族也…

也并无不可。

 

想到这里,白砚微微眯了眯眼睛。

 

自从钢牙卸任妖狼族首领之后,有着新任领袖的西北妖狼族一直在暗中蠢蠢欲动,以至于无伤城治下北部与妖狼族势力范围相交的边界频频生事。他倒早就对北方妖狼族在暗地里的所作所为心中有数,但他先前让千秋去露露脸也不过是稍作威慑,反正他时间多得是,有这么一两件可以用来打发时间的事情倒也不错…

 

哪知道这孩子,带着白夜和白越这两个极端护主的,几乎掀了人家的老巢。这样吃不得亏的模样,真是…

 

于是,他挑了一边眉毛,似笑非笑地看着千秋,开口道,“阿岁,你跟杀生丸真是像极了。”

 

“诶?“像是听到什么不得了的话似的,千秋蓦地瞪大了眼睛,放下手里拿着的果子,一脸惊讶地看着白砚,“我以为您会认为我同您更相似一些呢!“

 

“呵,“少年故意夸大的表现令黑发的男人忍俊不禁,那双翡翠般的眼睛里闪现着明亮却柔和的光彩,他探出手指轻轻点在少年的眉间,笑道,“虽然你这么说,可说不得心中有多高兴,明明那么敬仰他…“

 

“哎呀,“少年闻言,笑弯了眼睛,伸手握住点在自己眉间的手指指尖,拉到脸侧轻轻磨蹭磨蹭,十分配合的模样,“全被您看出来了。但是啊,父亲与父亲大人一样,永远都是我最敬仰的人!”

 

“……”听到这样的话,白砚觉得千秋这孩子最近是不是被阿越和小夜这两个人宠过了头,导致脑内打开了什么奇怪的开关,本来就格外坦率的性子简直像是没了阀门,坦率过了头。黑发的树妖心中一闪而过这样奇怪的想法,却又在下一秒不敌内心些微的欣喜,抬手拍拍自己的膝头,笑道,“阿岁,来这里。”

 

“是。”少年深绿色的眼中闪烁着欢喜的光,闪身靠坐在白砚双腿旁,顺便将脑袋搁在对方的膝头。感受着父亲温柔抚摸着自己的头发,他心中仿若微风拂过水面般宁静平和。

他喜欢萦绕在父亲周围的味道,父亲的身边也仿佛就是全世界最令人安心和愉悦的地方。

 

看到千秋这般动作,白砚不禁在心中浅笑,这孩子…的确还是个孩子呢…

即便有了战斗的资本和勇气,在自己和那个人身边,也永远是足够令人怜爱的孩子。

 

这是他们的孩子。

 

有着翠绿色瞳孔的男人微微笑了,抚摸着少年头发的手又放轻了些。

他知道这孩子最近因着妖狼族那事儿被闹得疲累得很。毕竟是自己交代下去的命令,此事除了千秋之外,谁都不能插手。

 

少年很快便放下了所有的思绪,呼吸变得绵长而规律。白砚垂下眼睑,温和不带一点重量的目光悄悄扫过少年的脸庞,确认少年已经进入熟睡状态之后才轻轻起身,将少年揽在自己怀中,走向内室里的软塌。

 

要是一直保持这样的姿势休息的话,醒来的时候会很辛苦吧。

将千秋放到软塌上的时候,白砚这么想。

 

结果,因为软塌上铺展着的柔软的银狐皮毛实在太有诱惑力的缘故,白砚索性紧挨着千秋,顺势占据了软塌的另一半位置。

虽然并不累,也不需要休息,但是这样的亲子时间也是绝对不能错过的呢。他想。

 

杀生丸就是这时候走进屋子里的。

 

白砚第一时间探出手指竖在嘴唇中间,示意对方不要讲话,又微微弯了双眼轻轻朝着那个敛了全身气息和威压向自己走来的人点点头,做出口型道:“阿岁累了,让他休息一会儿。”

 

闻言,杀生丸不置可否,只走近了软塌,顺便避开白砚身边的那一只盖着银狐皮毛的白团子,俯下【和谐】身轻轻吻在对方的额角。

 

感受到自己脸颊旁拂过的几缕熟悉的冷香,白砚微微勾了嘴角,不由在心里感叹,这都多少年了,这人怎么还是这么有魅力呢。随即便惯例性地仰头,一个轻柔的吻落在对方的唇角。

 

礼尚往来。

他白砚向来是个有礼貌的妖。

 

#【此时】【本丸】

“所以,这是什么情况?”黑发碧眼的男人放下手中的茶盏,有些疑惑却并不慌张。

 

“你猜?”放在红泥小火炉中的精炭被烧得通红,品质上好不见一丝烟气,炉上的紫砂壶中,茶水微微翻滚,从壶口的地方浸出几缕白色水气,审神者伸手端起茶壶,悠然将茶水注入青色的茶盏之中,语气如同飘散在空中的白雾一般,捉摸不定却又轻盈柔软。

 

“呵,”白砚轻笑,他没有感觉到危机,也没有感觉到杀气,甚至连一点负面情绪都没有。此种情况之下,享受未知带来的惊喜未尝不是一个好的选择。他抬眼朝这里的主人看去,茶香弥漫的和室之中,幽静祥和的气氛竟与无伤城也别无二般,“即是如此,愿闻其详。”

 

“真是煞风情的回答呢。”有着水蓝色眼睛的审神者低笑出声,又将八分满的茶盏推向矮桌对面的那人,“自家种的茶叶,依着书上写的试着炒了些,却也不知道合不合你的口味。”

 

闻言,白砚像是心情突然变得很好似的,轻轻笑出声来。

 

“多谢。”端起茶杯,嗅到淡淡茶香之后,浅浅抿上一口碧绿的茶水,他回味着口中的幽香与甘甜,眼中的笑意终于到达眼底。放下茶杯,他直视着对方,翠绿色的眼睛里透出坦然,“无伤城,白砚,请多指教。”

 

听到这个名字,审神者终于笑弯了眼睛。

 

#【此时】【无伤】

“杀生丸殿下,白砚大人的气息最后便就是从这里消失的。”深蓝发色的男人抬手示意那个站在自己身前背对着自己的大妖怪,语气沉稳却隐隐透出几分焦急。

 

“嗯。”银发的犬妖闻言,也只是轻声应答,便不再管他人,只集中了注意力审视自己面前这棵被称为“时代树”的巨木。

 

那个人前不久只说想来时代树坐坐,顺便看看时代树情况怎么样,哪知却就此失去了踪影,连擅长捕捉白砚妖气的杀生丸也只能追踪到这里,再没有其他线索。

 

常年作为白砚副手,同时也是无伤城要员的京和深知自己面前这位大人的秉性,此时也不再出声,避免扰乱对方的思考。

 

不过片刻,京和便感受到自己身后有另一股熟悉的妖气迅速接近,他在心中不禁叹气,怎么想都觉得瞒不过…

 

“京和叔叔,”不多时,身后传来少年的声音,“父亲的事情您应该告诉我的。”声音里带着一丝幽怨,又有些轻微的嗔怪。

 

闻言,京和不禁叹气,转过身去,语气无奈得很:“少主,此事确实…”一抬眼就看见这个与那边那位极相似的脸上带着的微笑,他就知道事情要糟。这位少爷虽在面容上与杀生丸殿下像了八分,但内里的性子可与白砚大人像了十分。

 

“抱歉,京和叔叔,我并没有责怪您的意思。”少年摆摆手,眯了眯眼睛,目光朝不远处那个站在时代树旁的人移去,思考片刻,他又开口问道,“父亲大人是觉得父亲的失踪与时代树有关吗?”

 

“是的,白砚大人的妖气最后就是在这里消失的。”京和点点头,温声解释到。

 

“嗯,我知道了,”名为千秋的少年垂下眼睑,收敛了目光,“这里就交给父亲大人和我吧,京和叔叔可先回无伤城主持日常事务,务必封锁父亲行踪不明这条消息。”少年抬头直视京和,举手投足之间自带一种气度,让京和不由信服。

 

有主如此,无伤城未来势必千年无忧。

 

“父亲大人,可有发现?”目送着京和离开的背影,千秋走近几步,低声询问。

 

“千秋,”杀生丸将目光移到站在自己面前的少年身上,看着这个个子已经堪堪与自己齐平的孩子,他终究还是柔和了眼神,“以后不许再胡闹。”只看到这个小家伙身后没有习以为常的另外两个小孩他就知道,肯定是千秋这孩子做了什么别的举动阻了其他人的接近。

 

“是。”少年何尝感觉不到自家父亲的宽容,当下也笑了笑,低声应和下便注视着面前的时代树。

 

他一直都知道,自己的父亲与时代树的联系之紧密。

作为这个世界时间的界点,时代树并不是一般人能够接近的,只是从前曾听清平君提到过,自家父亲似乎在以前就与时代树颇有渊源,以至于时代树竟可以开放它自身的龙脉供他修炼,这确实是从未见过的事情。

 

千秋抬手轻轻拂过时代树巨大的树干,不禁在心中叹息,可不要出什么事才好。

 

“千秋,走了。”杀生丸看了时代树最后一眼,果断转身,过膝的银色长发被风撩起,绣着六角梅的衣摆轻轻摇晃,背后妖刀流光长长的刀鞘将如瀑的银发分割开来。

 

“是,父亲大人,”千秋几步上前跟在杀生丸身边,语气疑惑,“父亲大人可是想到了什么办法?”

 

“朴仙翁,那个家伙向来熟知时间之事。”杀生丸看了千秋一眼,开口解释,“他那两千年并非白活。”

 

闻言,银发的少年不禁轻笑,却又低垂了目光。

父亲大人还是一如既往呢…只可惜,父亲不在。

稍微,有些寂寞呢。

 

自己是,父亲大人也是。

 

#【此时】【本丸】

“所以说,你的工作就是带领一群通过审核被认为无害的刀剑付丧神去怼另一群没通过审核而被认为有害的刀剑付丧神?”白砚笼着手臂,斜靠在门口,看着那个自称为“审神者”的家伙工作。

 

“呵,”闻言,黑发蓝眼的审神者不禁笑出声,手中的笔却没停下,他一边写一边回答道,“虽然这么说也没错,但是为什么从你口中说出来,我怎么突然感觉这工作蠢蠢的…”

 

“嘛,说笑而已,”白砚看着工作时对方脸上严肃认真的神色,便息下玩笑的口吻,只轻声道,“不打扰你了,我去周围逛逛。”说罢便离开了主屋。

 

听着对方放轻的脚步声渐渐消失,审神者柔和了表情,又翻开另一本需要完成的报告,聚精会神,下笔速度之快,如有神助。他需要尽快完成这些枯燥的东西,毕竟那个人来一趟不容易,想要与他好好相处,说些有趣的话,做些令人感到轻松的事情。

要是能让他开心的话,就太好了。

 

“主?”从厨房端来热茶的鸣狐瞧着审神者嘴角的弧度,有些微的疑惑,自从那个人昨日出现之时,自家审神者就似乎心情一直很好的样子。

 

“不,没什么,谢谢你,鸣狐殿下。”审神者伸手接过鸣狐递来的热茶,目光划过袅袅茶雾,又看着它们在空中飘散,他收敛了目光,眉眼勾起弯月一轮,低声道,“只是…有些开心罢了。”

 

#【此时】【朴树林】

“杀生丸,你找我有何事?”两千年树龄的朴树还未让杀生丸和千秋近身,便在树干处显露出人类的面容,像是被突然从沉睡中唤醒而感到些微不悦似的,声音格外低沉,“天生牙状态很好,你又有什么事情找我?”

 

闻言,杀生丸微不可见地眯了双眼,周围的风也慢慢躁动起来,只不知为何,片刻之后,妖气便平静下来,他抬眼朝朴仙翁看去,金色的眼睛中暗含凌冽目光。

 

“我要白砚的行踪。”与从前别无二般的语气,哪怕是在寻求帮助,也绝不会改变的傲气。这是他的做法,也是他人对强者的尊崇。便是树龄两千年的树妖,也并不想因为这般微小之事而触怒对方。况且,他确实还欠白砚那个家伙一个人情。

 

天生牙是怎么到杀生丸手上的,这点事他还是记得。

 

沉思片刻,朴仙翁开口:“白砚此时并未生命危险,如果你们想要相见,不妨去找与时间有关的五件至宝,龙首之珠,燕子的子安贝,佛前之钵,蓬莱的玉枝以及火鼠裘。时机到了,你们自然会见面,不必担忧。”

 

听到朴仙翁指示需要寻到的五样器物,杀生丸心中一凛,再次锐利了目光,直视面前那张出现在树干上老神在在的人脸,脱口而出:“明镜止水?”

 

站在一旁的千秋听到这个名词,不觉皱了眉头。他听自家父亲说过关于这个“明镜止水之术”的事情。可是,这种邪道…

 

“呵,”闻言,感受到对方突然尖锐起来的眼神,朴仙翁可一点都不会紧张,不说与杀生丸的父亲斗牙是好友,抑或与白砚是同族,单凭两千年的资质他也没有任何需要畏惧杀生丸的理由,“杀生丸,明镜止水之术不过只是不入流的邪道,那五件珍宝,可不是为了用来做这种事情的东西。时间的事,无论你我,都知之甚少。”

 

听到这话,千秋便深觉人外有人,妖外有妖。

 

“哼,”闻言,杀生丸并未有太大反应,本来现在就不是该计较这种事情的时候,反正以后的时间还长着,“走了,千秋。”尾音滑过银发犬妖的发梢,顺流而下,消失在他飞扬的袍脚下。

 

“那么,再会了,朴仙翁,”千秋赶在自家父亲走远之前,朝朴仙翁微微点头,又道,“多谢相助。”话毕,便抬脚去追赶自己已经走远的父亲。

 

闻言,倒是朴仙翁低声笑出来,摇了摇他的枝干,温声回应到:“真是知礼的好孩子,看来白砚和杀生丸把你教得很好。”

 

看着父子俩走远的背影,朴仙翁突然想起那个有着温和笑颜的黑发树妖,想起自己的后辈将天生牙带去无伤之后带回来的礼物,想起那个有着坚韧眼神的孩子,不禁叹息。

 

原来,已经过了那么久了。

 

【此时】【本丸】

#

“你在做什么呢,少年?”看着眼前似乎非常不得了的景象,白砚双手抱臂,似笑非笑轻声问道。

 

庭院中的大树底下,一个银白色头发的小孩焦急地朝树巅望去,小小的眉头都快皱到一块儿去了,眼睛红得似乎下一秒就会从里面泛滥出透明的晶体。

 

身为树妖,目力自然相当优秀,白砚只一眼就清楚地看到,在距地面大概五六米的高度,一只尾巴上绑着蝴蝶结的小型猫科动物正浑身打着颤,一边用四肢紧紧抱住树枝,一边嗷嗷叫着,小模样着实可怜的很。

 

据说猫科动物经常会爬到很高的地方…

然后,下不来。

 

“小虎,被困在树枝上了,唔…我也上不去,太高了…小虎很害怕…”小小只的少年太过担心以至于出现了交流级别的表达困难,转过身朝白砚看去的目光里全是担忧。

 

……

猫科动物,一只两只,都是这么可爱的吗?黑发绿眸的树妖不由想要抬手掩面,嘴角边扬起的笑意怎么也压不下去。

 

“抱歉,”忍了忍还是没忍住,白砚短促地笑出声,上前几步弯下腰与银白发色的少年对视,意料之外地发现了一双非常漂亮的浅金色眼睛,即便有一只眼睛藏在长长的额发下面,却一点也不妨碍它原本的美丽。这样的金色,仿佛是初秋时节,与千秋曾在时代树树巅看到过的晨曦一般,清澈又柔软。白砚微微低下【和谐】身,看着少年的双眼,温声道:“别担心,我帮你把虎君救下来,好吗?”说着便御风而起,身姿轻盈。在少年眼中,这个逆光飞行的陌生人仿佛生了一双透明的羽翼,翼展之大,足够飞到很远很远的地方。

 

“谢谢您!”等到把手中托着的这只还在微微发抖的猫科动物交到它主人手里的时候,这个有着美丽金眸的少年才松了口气,一边鞠躬一边道谢,“我是五虎退,您就是主人的贵客吧!非常感谢您救了小虎!”

 

“哪里,举手之劳,不必言谢。”白砚摆摆手,看着眼前似乎很是柔软的银白色发丝,心中掠过一瞬间的恍然,他垂下目光,轻声道,“五虎退君,我可以,摸摸你的头发吗?”

 

在得到肯定回答之后,白砚伸出手,轻轻抚摸着眼前这个少年的头发,果然像看到的那样,非常柔软顺滑,与猫科动物独有的丝绸般的皮毛别无二致。

 

那个人虽然也是银发,却比这个孩子的头发稍微硬些呢。

这么想着,白砚突然发现,他有些想念他的家人了。

 

“大人?”五虎退看着眼前稍微愣神的人,温柔的声线打断了对方的思绪,“您愿意和我还有我的兄弟们一起喝下午茶吗?有主人赐下的非常美味的和果子呢。”

 

眼中印出少年柔软无害的笑颜,白砚点点头,探出手指挠了挠窝在五虎退怀里的小动物的下巴,看着小老虎摇头晃脑十分惬意的模样,他的声音混合着笑意:“当然,乐意之至。”

 

#【战国时代】

“燕子的子安贝,”身形高挑束着马尾的女性乘风而来,收起折扇的动作干脆利落,伸手从怀中拿出一个巴掌大的物件,她挑高了一边眉毛,将手中的东西抛给站在对面的人,“听说你在找这个东西,碰巧拿到了,给你吧。”

 

“神乐,”杀生丸停下脚步,转身朝女性妖怪看去,一点没把落于身后的小物件放在心上,只肩上的毛饰在它快要落地前一秒准确地拢住其物,“好久不见。”

 

自奈落死去后的这些年,杀生丸并无意频繁外出,在铃也终于有了自己的归宿之后,他便也多时同白砚一道,外出也都算在无伤与云上之间来回而已。即便如此,深居浅出的大妖怪也并非与时代脱节,不说无伤的情报系统,只云上在妖怪中的高等地位,赶着送情报的人也不是一个两个。是以杀生丸和白砚两人,颇有种坐于家中而悉知天下事的风范。所以,他们自然也知道,神乐的事情。

 

自打神乐得了白砚的助力,以花重铸身体脱离奈落控制之后,便是真有如她“风之使者”的名号,任何地方都来去自如,只要她想,便足可以飘然不留一丝痕迹。所以,白砚他们得来的所谓情报,也不过是神乐自己不甚在意自己的行踪被察觉的产物罢了。就算是这样,要是情报无误的话,神乐这些年来,还当真遵守了之前与白砚“不杀无辜之人”的约定。杀生丸还记得,有天白砚坐在树下与他聊天,手里捏着张巴掌大小的信纸,与他说笑:“神乐这小姑娘最近还真是安分过了头,我早前与她订约也不过是想在她杀人前阻她一阻,没想到她果真如此守约,倒叫我有些意外了。”

 

“听说白砚去蓬莱岛找东西去了,这次你怎么没跟他一起?”神乐挑眉,面上表情似笑非笑。她倒没什么想要打听别人私事的想法,只是这次确实有些好奇,白砚和杀生丸这两个人,说时时刻刻都待在一起,谁都不相信,不过还真是难得见到他俩没在一起的时候。况且蓬莱岛这地方,也并非步步安稳,反之却是危险重重。在一般妖怪眼中,蓬莱岛中藏有至宝这件事是毋庸置疑的,只是当真想去寻宝的人,却寥寥无几,不说半世纪才会显形的岛身,只估摸着到达岛屿之前所要经过的海上行程,其诡谲风险便足以喝退大批妖怪。然而对于白砚这种千年老妖怪而言,怕也不过只是增加旅途的乐趣罢了。她所好奇的,倒不是那至宝,而是白砚那家伙既不与杀生丸一同,也没带着他的宝贝儿子一道,只身一人前往蓬莱岛的原因。

 

“原来外界是这么传言的么。”杀生丸倒是对神乐话中明显的调侃之意不置可否,只淡淡一语便引起对方足够的好奇之心。

 

“你们俩到底在谋划些什么…”神乐无意识地展开折扇指尖抚上扇骨,抹了淡紫色胭脂的眼角微微上扬,随着一阙干脆利落的合扇声,她笑了笑才接着说,“算了,你可千万别说,透露一字一句等着我的,怕都是些不讨好的差事。”话毕转身,扬了扬手,也不用风羽,径直走远了去,轻灵的嗓音只留下“再会”二字。

 

杀生丸将燕子的子安贝拿在手中端详,这巴掌大小的物件只用了一小段破损得很厉害的红线拴着,平平无奇的模样完全看不出是与时间相关的秘宝,流落之时所引发的人类或是妖怪之间的争斗也当真无聊得很…然而,如果为了白砚的话…

 

为了那个人的话,足够引发与谁的争斗也好,抑或是所需之物是那些个传说中的秘宝也好…也不过是必然的事。

这么想着,银发的大妖怪一瞬之间突然念起,平日里转身便能看到的目光里透出温和爱意的那双绿色的眼睛。

 

#【时代树前】

“父亲大人,我这边只拿到了萤的火鼠裘和铃姐给的龙首之珠。”难得穿了一身黑衣又规整束了发的千秋站在时代树旁,抬头朝自己身前的人看去。

 

闻言,杀生丸点点头,视线从千秋身上扫过,对他规整束了发的模样和腰间颈上以佩饰形式突然出现的妖力增幅结晶不置可否,只接过他递来的一片红色羽织和一颗发着光亮的珠子,顺手将它们都放在了时代树前。

 

其实,少有妖怪知道,无伤城的少城主千秋君,虽模样生得极好,风姿绰绰礼数齐齐,但就算是这位千秋君,他也有不擅长的事情,比如束发,比如挑选自己的外袍。此君幼时,是当然有专人替他准备收束,但自从捡了白夜和白越回去之后,这些事情便逐渐由他俩代办,原有的着装司职也随之取消。当白砚某天发现自家孩子的穿衣风格莫名提高了一个档次之后,才知道,白夜白越两人,怕是在这事上心甘情愿投注了极大的热情。当然,白砚用余光扫了扫旁边刚穿好由他选好的外袍的大妖怪,心中也不是不理解,自己仰慕之人穿上自己为他精心挑选的衣物之后的好心情。

 

“你见到萤了?”杀生丸眼神扫过那片红色羽织,沉声问到。

 

“是的,”千秋微微颔首,温声答,“不知她从哪里得来的消息,我回无伤之时,她就已在城门口等了我半天,把火鼠裘给我之后便继续旅行去了,说是想找个合适趁手的武器,毕竟戈薇小姐给她的弓在上次讨伐北方恶鬼的战斗中破损大了些。”少年顿了顿,想起那个姑娘站在城门口双手环在身前一脸“你慢死了”却又利落割了自己衣袖塞过来的动作,嘴角略弯,又言道:“我让小夜带她去库房,好歹先挑件武器防身,又把藏龙给她了,毕竟女孩子也不能穿着少了只袖子的衣服吧…”

 

要是库房管理听到这话,怕不是真要哭给千秋君看。汇集了天下至宝的无伤宝物库,随便拿一件出门就是众人争夺对象的武器,竟都入不了萤的眼,还得千秋自掏腰包把之前在妖狼族禁地找到的名为“藏龙”的防御型黑红羽织送给对方。

 

萤是犬夜叉和戈薇的女儿,有着四分之一妖怪血缘的少女很好地继承了父系的妖力和母系的巫女之力。本来有着妖怪血缘的巫女就少见了,萤这家伙从小便隐隐展露出惊人的灵力天赋,倒是个难得一遇的天才,只在面貌上与她的半妖父亲像了八成。而这些年来银发金眸愈发冷静的模样却又不太像犬夜叉,倒更贴近身为她伯父的杀生丸,以至于这个小姑娘第一次去无伤做客的时候,年幼的千秋君只略微一瞥这个女孩子的长相就独自消沉了好几天,以为这人是自家父亲大人在外的私生女。当误会解开之后,白砚觉得自己永远忘不了当时杀生丸脸上微妙的表情。千秋与萤的关系算得上友好,只是双方妖怪血缘数量差距过大而导致的成长过程的差异每每都让千秋君无话可说。试想一下,在上次见面的时候,你见到的还是个声音软糯的小姑娘,而这次见面却变成了一个气势颇足的御姐,最重要的是,在这样的变化当中,你,只长高了两厘米。

 

千秋能怎么办,他也很绝望。

 

#【本丸,庭院樱木前】

“大人,您在这里站很久了,不进屋里坐会儿吗?”加州清光端着乘了青色茶盏和茶点的木盘,站在木质走廊上朝那个从清晨开始就一直站在庭院中巨大樱木面前的男人轻声问道。他今日倒不用出阵,所以也只是穿了平常的内番服,此刻面上表情有些许疑惑。

 

“嗯,是加州君啊,早晨好,”白砚闻言,转过头朝来人看去,礼仪很好地问了早安,老神在在的模样并没有直接回答对方的问题,只伸手轻轻拂过面前樱木的主干,轻笑道,“今日天气真不错。”

 

“…是的呢…”加州清光眨了眨眼睛,内心深觉不明所以,只面上不显端倪,将手中端着的木盘放在走廊边,点头道,“大人今晨起得早,主人想着您还没吃早饭,就让我先端些茶点过来,说是让您先垫着些,早饭的话,还得需要一会儿。”

 

“实在是让他费心了,”闻言,白砚几步走近木廊,弯下腰捻起一块糯米点心,心中为从指尖传来的软和感触而泛起轻微的欣喜,将它慢慢靠近脸颊之后竟闻到一股淡淡的玫瑰香气,至此,黑发绿眸的男人真正从心底传来明媚的情绪,顺手伸手,把还站在一边的少年拉着一起坐了下来,拿了另一块点心端正放在少年手中,笑道:“好东西要一起分享才行,你也吃呀。”

 

“大人可是对那棵万叶樱有兴趣?”几口咽下本就精致小巧的糕点,加州清光大拇指拂过嘴角,带走一点糕点的碎屑,轻声问道。顿了顿,他又突然想起自家主上“尽力满足此人愿望”的吩咐,紧接着解释道:“这棵樱花树是整个本丸的灵力所在。而我等刀剑付丧神都是凭借灵力,加之我主召唤,才能在此时此刻存在于这里。”

 

“嗯,这样呐,”白砚微微眯起眼睛,直视不远处有着樱色花朵的巨木,温声回应,“难怪这棵树一直吸引着我,原来是其中的灵力在起作用。”

 

“嗯?”仿佛听到了什么难以理解的话似的,黑发的少年稍微疑惑,发出带着疑问意味的短音节。

 

“清光,”正在这时候,从少年身后传来另外一个声音,暖暖带着笑意,“安定君在找你呢。”

 

看着黑发少年快速离开的背影,审神者柔和了目光,正准备回头,就听见身后之人带着轻微笑意的声线,“真是可爱的孩子,不是吗?”

 

“的确如此,”审神者转过身,坐在白砚身边的位置,看着对方,蓝色眼睛里都是温柔,他微微勾起嘴角,问道,“昨晚睡得可好?”

 

“嗯,”白砚轻轻呼出一口气,放松了身子倚靠着背后的廊柱,心情像是很好地回应道,“非常安静,令人沉溺的安眠。多谢了。”

 

“哪里,”审神者垂下眼睑,目光随着白砚的行动而移动,“你能感到开心,我便满足了。”

 

闻言,白砚似乎有些惊讶,却又在心中隐隐觉得这样的对话,令人感到分外熟悉。

……熟悉到连隐藏在内心深海的上辈子的记忆竟都有重回水面的冲动。

 

“你究竟是…”白砚抬起头朝审神者看去,尾音带着一丝叹息。

 

“白砚,我怜爱的兄弟,”审神者伸出手轻轻拥抱了坐在自己身边的人,带着轻微薄荷香气的怀抱令白砚难以拒绝,“我是水墨,我泉氏一族如今便只剩我们两人,幸得,我终于找到了你。”

 

听到这个名字,回忆一瞬间破封而出。

泉氏后人,分得两姓,白水作泉,砚墨成书。

 

“哥,”白砚抬起手,轻轻环过水墨的肩膀,这些年来足够平静的心绪被搅和得一干二净,平时难得显露山水的脸这时候却也不得不透出强烈的情感,他绿色的眼睛泛起一丝水光,却在下一秒迅速隐藏了去,“好久不见。”

 

#

樱木就在这时候发出隐约的白色光芒,链接时空的隧道骤然开辟,银发金眸的妖怪缓步走出,一眼便看见那个正同别人拥抱着的树妖,和他脸上满足欣喜的神情。

 

杀生丸双眸一眯,心下迅速掠过一分惊讶并几分说不清楚的情绪。只他涵养好极,不语不言,缓缓走向木廊。而从他身后随之走出白光的人,心境怕是还需修炼。

 

“父亲!”千秋太过吃惊,连自己加大了音量也没注意到,皱了眉头一副为难的表情。等会儿要是父亲和父亲大人打起来,他到底帮哪边才好?

 

“看来,你得走了。”水墨放开拥抱着白砚的手臂,嗓音带着几分叹息,几秒钟之后心中负面的情绪便消失殆尽,他停了停,抬眼看着那个朝自己走来的银发妖怪,精明地确认到他眼中的不满,当下收敛了目光看向白砚,揶揄道,“原来这株名草,竟是已经有了主人。”

 

白砚闻言,挑眉瞪了这人一眼,下一秒却柔和了表情,轻笑出声。他站起身,朝着身边这个也站起来的人点点头,道:“谢谢你的糕点,我非常喜欢。”看着水墨泛着笑意的双眸,白砚伸手拉过对方的手掌,直视着他水蓝色的眼睛,声音低沉却又坚定:“我会再来的。”在向杀生丸走去之前,他又回过头,笑道:“见到你真好,哥。”

 

银发的大妖怪走过来,只听见最后一句话,看着这个笑着朝自己走过来的树妖,心中空缺的一块刹那间被完美填补,轻轻揽住他的腰将他带到自己面前,杀生丸一如既往嗓音冷静低沉:“回去吧,白砚。”

 

听到这样的话,白砚的眼尾浸染出如樱花般的粉色,他伸手抚过杀生丸的侧脸,又轻轻吻上对方的嘴角,轻言道:“好。”

 

千秋站在杀生丸身边,微笑着看着自己父亲们撒狗粮的全过程。飘忽的目光被那个还站在木廊边的黑发男人所吸引,正巧捕捉到他看着自己的蓝色眼睛里的温和笑意,心下几分疑惑,却又惊讶自己对这人,竟带着天然的亲近之意,是以千秋君也微笑颔首还了一礼。

 

“阿岁,辛苦你了。”千秋转过头去,正好被白砚轻轻环在怀里,熟悉的香气绕了千秋满身,银发绿眸的孩子满足地蹭蹭自家父亲的下巴,在对方的轻笑中深深呼吸。

 

“父亲,我们回去吧。”千秋重新站好,嘴边带着明媚的笑容。

他是真的想念父亲了。

 

时空隧道的白色微光持续闪烁,千秋先行一步,而白砚在与杀生丸相携踏入其中的前一秒,他突然回头,将一直贴身带在颈间的白玉翠焰扯下扔给站在不远处的男人,见他伸手准确接住之后才补充道:“空间定位,下次来无伤如何?”

 

“再会了,哥哥。”

 

兄弟留下的语音趁着时空隧道消弭的前一秒被准确接受。水墨摩挲着手中燃着翠绿色火焰的白玉,光滑的玉器带着温热,跳跃着的微小火焰像是暖进了他的心里,替他赶走这些年心下的冰凉孤寂。

 

是啊,一定,一定会再见面的。

名为水墨的审神者紧紧握住手中的白玉,坦然一笑。

 

#

End

 

 

 

 

 

 

 

 

 


评论
热度(2)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