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光小宝贝儿世界第一可爱( •̀∀•́ )
兼堀&堀兼┑( ̄Д  ̄)┍

少年你看起来好像不太高兴【1】

1

   在黑暗中隐约听见有人急切地呼唤:

  “拜托你,拜托你!请你无论如何一定要……一定要救他,雷光桑他……拜托你!……”

  

  

 

  睁开双眼,李漾顿时傻眼【(๑ŐдŐ)b】不是他胆子小,而是眼前的光景让他什么话都说不出来。这孩子大概是吓傻了吧= =

  眼前是一片浓雾,虽然这孩子被震得两眼发直,但好在颈子以上的物件还是在良好运作着。看着眼前的场景,他无法不在内心无声地呐喊:

       贼老天,又在搞什么幺蛾子【中指】( ‵o′)凸

 

  是个人都看得出来这鬼地方不是人呆的,李漾面无表情地在心里狠狠吐槽。好吧,其实某种程度上李漾这小子已经无限接近于真理,这里的确不是“人”呆的“鬼”地方……

 

  ”喂喂喂!——请问有人有鬼有外星人吗?有的话吱一声啊喂?“李漾左右看了看,又向前走了几步,深深的觉得现在落在他头上这件事简直是大宇宙的恶意,他自问不是某位幸运E的职介,虽然比不上某位A+的大帝,但好歹……哎,他有点欲哭无泪。呵呵就这样吧,世界债见。(:3▓▒

  喊出这句话,不出意外地没人应答,这苦命的孩子只好继续向前走,边走他边感到无限的憋屈,不是他心胸不开阔,而是只要是个人本来在自家床上睡得好好的说不定努努力还能梦见苍老师但是突然被拉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硬是没个活物来解释解释到底发生了什么,不好意思我能给个差评外加要求退货么?

  呵呵,明显不能。差评!( ‵o′)凸

 

  李漾已经完全接受现实了真的,脸上淌着面条泪的孩子在心中默默安慰自己,其实还好啦,你看,好歹没有到火星上面,有空气还可以呼吸嘛………………火星个毛线啊混蛋,呼吸尼妹啊!还好个毛线啊负分滚粗好吗啊啊啊啊啊= =

  ……这孩子稍微有点不淡定,不过让我们本着国际友好平等博爱的原则原谅他。

  

  话说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必然联系么。

  呵呵少年,何必这么认真呢,人类何苦为难人类啊。

 

  不知道走了多久,但四周依然是最初的模样,被浓重的白雾笼罩着。在这个空间中,李漾感觉不到疲惫,只是有些无聊。一路走来,他暗暗思索如今的处境,但想来想去都得不出什么新信息来索性双手插进口袋大喇喇地向前走,反正,最差也不过就这样了呗。有活着的感觉就行了。少年的目标,可是星辰大海啊!【握拳】

 

  这样想着没多久,周围的雾渐渐散去。李漾黑着脸怀疑这雾是不是装有心情自动感应器。一边观察着四周一边暗自提高警惕以防不测,他还是有些脑子的么。

 

  从散去的浓雾中走出一人,黑色卷发凌乱地四处翘着,双眼不大却带着灵气,墨色的瞳孔嵌在其中,散出些许光彩。他的身子十分单薄,在这若隐若现的大雾中好像下一秒就要被雾气同化化作水气消失一样。但好歹,这孩子还是走到了李漾面前。

  他好像,有些熟悉。李漾摸了摸鼻尖,却想不出答案。

  李漾默然地看着他走进,心里有些没来由的烦躁。这个少年,仿佛下一刻就会消失,但他还是来到了自己面前,带着那么坚定的眼神,让李漾有些发憷。

  少年在李漾面前站定,深吸了一口气,一边鞠躬一边开口:“阿诺……对不起,让你不安了!是我将你叫到这里来的,你听见了我的声音对吧?”少年的嗓音带着深深的歉意和急切,让人无法忽视。

  看着眼前这仿佛小说书般的展开,李漾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想着果然我摊上事,摊上大事了……这展开,绝逼伤脑筋。贼老天!【指凸】

  “嗯。你是谁,特意找我来这里有什么目的?”想了想,李漾还是问出了在现在看来最靠谱的两个问题。

  少年看起来很不安的样子,脸憋得有些红,大概是愧疚于将毫不相干的人私自扯到自己这边来的缘故吧。犹豫再三,还是开了口:“我是目黑俄雨。”

 

  晴。天。霹。雳。

  李漾顿时感到自己心里仿佛有千万匹草泥马狂奔而过,全部心情都可以简化为两个字:【呵呵】。

  他别过脸,脸上又淌起两行面条泪。不带这么玩儿我的啊混蛋……

 

  目黑俄雨嘛,他知道。

  所以说刚才感觉有点熟,原来是在这儿等着我啊,李漾已经想不出有什么词能表达他现在的想法了,这发展,硬是要逼他蹦出国骂来么。

  目黑俄雨,男,住在日本的中国人【度娘告诉我小俄雨是中国人= =】,家人现无,仰慕的人倒是有一个。为日本隐世伊贺派系组织【灰狼众】效力,现属于其下机构【分刃】,负责整理资料和跟班。

  不不不桥豆麻袋,这不是最重要的,最不可理喻的是这孩子是动漫【隐王】中的一个角色啊啊啊啊啊啊啊!贼老天【指凸】

  这是什么发展,写小说吗?拍电影吗?要不要给人一条活路啊喂= =

 

鉴于李漾少年面无表情的在心里完成了上述吐槽,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不可多得的人才。

 

  “目黑俄雨啊,那么,你有什么事吗,花这么大力气把我叫到这里来。”俗话说的好,以不变应万变,李漾是绝对不会承认自己是被事情发展打击得失去了思考能力。

  眼前的卷发少年面露难色,眼神飘忽不定,看天看地就是不看对面的人,手指大概因为不安还不停地蹂躏着自己衣服的下摆,就是不说话。

 

  看着眼前貌似很不得了的场景,李漾暗暗在心里OS:这知道的知道你是在思考问题,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对你始乱终弃了嘞……这孩子怎么这么……

  ”哎,我说少年你啊,再这么揉的话衣服快成咸菜了噢,“李漾叹了口气,指了指少年的衣摆,一副‘受不了’的无奈表情。

 

  ”诶?那个……这个……“被点到名的少年脸一红,倒是迅速放开了抓在衣摆上的手指,但还是支支吾吾不知道到底想说些什么。

  李漾望天,欲哭无泪的感觉又一次朝他碾压过来。为什么我要安慰别人啊,我自己难道不才是最需要被安慰的么,啊?还有没有天理了哟……

 

  哎少年哟早告诉你不要太认真了么。

 

  ”喂……哥们,你倒是说句话啊。咱有事好商量嘛,是不是?”李漾眯了眯眼睛,勾起嘴角,自以为平易近人,熟不知这副【你快点给老子说实话不说直接打残】的样子有多吓人。看看对面快被你吓哭的少年吧。作孽哟。

 

  “虽然很抱歉把你叫到这里来但是还是希望你能够代替我去帮助雷光桑完成他的心愿!”少年闭着眼睛一口气喊出来的话果真是杀伤力加倍。

  李漾扯了扯嘴角还是没笑出来,额角整个都在抽抽,埋着头向前走两步在俄雨面前站定,伸出右手拉过少年的衣领凑到自己面前,阴测测地开口:“我说,你玩儿我呢……你最好给我说清楚啊少年要不然我不确定我会做出什么噢【笑眯眯】”

  “诶?!那个,这个,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啊拜托你了……快没有时间了,请一定要帮助雷光桑,我求你,一定要帮他!谢谢你……对不起……”黑色卷发的少年双眼发红,瘦弱飞双手紧紧地握住扯着自己衣领的那只手,拼命地恳求着,但声音还是越来越小,直到消弭无声……

  李漾的意识渐渐模糊,心中的疑惑还未解开便已失去意识,再次坠入黑暗中。


评论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