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光小宝贝儿世界第一可爱( •̀∀•́ )
兼堀&堀兼┑( ̄Д  ̄)┍

少年你看起来好像不太高兴【2】

2

 “俄雨,俄雨……你还好吗?听得见我说话吗?……”

  老天哟能让我再睡会儿么……吵死了。

 

  从获得意识的那一刻开始身体各处的痛神经嚣张地叫嚣着,李漾敢打赌这痛觉绝逼超过了6级,完全已经影响到睡眠了好么,目黑俄雨这熊孩子到底之前干了什么还能不能愉快地玩耍了!

 

  耳边连续传来呼声,李漾觉得他要是再没反应估计那个人就要开始砸东西了……哎,苦命的我哟,小白菜地里黄三岁没了爹四岁没了娘……喂喂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混进来了啊喂。

 

  费了好大劲把快黏到一起的眼皮张开,聚焦了好几下才勉强看清眼前的场景——喂喂眼前这坨粉红色的不明物体是什么啊外星人终于要入侵地球了么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啊……噢不对,这好像是个活物。

  “唔……”想着出声要口水喝没想到连声带几乎都废掉了,俄雨这孩子,差评!

 

倒是这团粉红色的毛茸茸的物体动了动,下面露出张人脸来,吓!原来是个人= =李漾表示被痛觉搞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俄雨?俄雨你醒了?太好了,我去叫医生来!”粉红色头发的男子一脸欣喜,跑着出去叫医生了。

 喂喂,我只想喝口水啊。这么点要求都不满足我么以国际法的名义起诉你噢【指凸】

 

  刚才出去的人,清水雷光么。

  就是那个小鬼要死要活拜托我帮助的人啊。

  哎我到底是哪根筋没对居然答应了那个孩子简直是自讨苦吃没话说啊。

  头疼。

 

  都是那个小鬼的错。

“我们很相似,我希望你能幸福……我已经没有时间了,所以请连我的份一起,和雷光桑一起,开心地活着吧……”

  对,都是那个小鬼的错。

 

用力眨了眨眼睛,身上的痛觉委实让李漾感觉有些怀念,已经有多少年没有这么痛过了呢……

耳边传来脚步声,大概是医生过来了吧。一阵折腾,总算被医生宣布醒来就好退院回家安静修养一段日子就可以痊愈总之你好我好大家都好哈哈哈之类的。医生你确定你没弄错吗我可是被痛醒的噢讲得这么轻松真的好吗?

清水雷光随着医生走出房门大概是在被医生嘱咐回家的注意事项,李漾试着动了动身子,虽然还是痛得厉害但好歹不影响基本的行动力。他略微叹了口气,感叹着俄雨你这小子到底是玩儿脱了么。

 

一闭上眼睛,脑海中全是那个孩子红着眼睛的恳求自己的画面。李漾实在觉得不是一般二般的伤脑筋。算了,船到桥头自然直,要真出什么事到时候再说吧。

 

这么想着,清水雷光已经从门口进来了。

感觉自己脸上遮住眼睛的卷发被人用手指轻轻拨开,李漾睁开眼睛,入眼便是一脸担心的表情的雷光,暗红色的眼眸透出关切的神色。李漾微微眯了眯眼睛,有些不大适应被这么看着。

   “俄雨,”雷光看着眼前的人有了反应,笑了笑,“你能醒来,真是太好了。”

   “唔。”李漾应了一声稍微扯了嘴角,冲雷光僵硬地一笑。

     清水雷光有些奇怪,笑成这样这孩子是撞到脑子了么,真的没问题么?

 

 

  简单整理一下,李漾便跟雷光回到了他们俩住的地方,说是这么说,一路被架着回去的某人觉得自己快散架只差一步就可以回老家洗洗睡了。其实不能怪雷光,会这样都是李某人自己作死罢了。

 

【早些时候】

  ”俄雨,你能行吗?我背你回去吧……“一向温柔的粉红团子看着白着脸向前龟速挪动的人,非常担忧。

  “唔?!”听到这话的人连忙转过头来顺便把头摇得像拨浪鼓,回过头继续坚持不懈地挪动着。

  “哎……”某粉红看着前面摇摇欲坠的某人,还是没忍住,一个大步上前架起他一条胳膊,偏过头问他,”这样可以吧?“

  李漾觉得自己欲哭无泪,身体不听使唤真是要命!轻轻点了点头,示意同意。

 

  于是就这样被架回了家,混蛋雷光你怎么不叫辆车啊灰狼众有那么穷么不是号称隐世第一大组织么连个请伤员坐车钱都没有吗服部柊十郎我诅咒你吃方便面没调料包!

 

  不管怎么说,好歹还是挪回了目的地,李漾躺在床上,有些不负责任的想,怎么就没折腾死呢说不定死死就回去了呢。

 

  【咚咚】门被敲了两下,接着就是雷光的声音:“俄雨我进来了哦。”随着门被打开,清水雷光端着一杯水走过来,顺手把水放在一旁的立柜上,又轻柔地把李漾扶起来,在他身后垫了个枕头之后把水递给他。

  李漾伸手接过,低着头感受着手中暖暖的散发着蜂蜜香味的水,有一瞬间的恍惚。

  清水雷光的确是个温柔的好孩子,倒也不惜俄雨为其殒命了,便只这份照料的恩情,俄雨的托付也不可以敷衍以对了啊。

  

“怎么了,想什么事情这么严肃?”雷光坐在一边的木椅上,笑着问道。

“嗯?”李漾抬起头看向雷光,听到问话之后轻轻摇了摇头。

“那就好……这样就好……”雷光坐在椅子上,眉头紧皱,低声喃喃道。

 

  接着便是一阵沉默。两个人都不说话,一个是不能说,一个是不知道如何说。室内弥漫着一股沉重的气息。

 

  “俄雨,”仿佛下了很大决心一般,雷光提高了声音,有些失落,又有些愧疚,“俄雨,对不起,我没有照顾好你,让你受这么重的伤……”

 

  李漾实在是没有想到雷光会这么说,毕竟弄成这样,俄雨那个熊孩子才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好吧,少年你怎么就暗自内疚起来了呢这不符合漫画设定啊喂= =

 

  那头清水雷光还在自我反省着:“……我知道你没有自保能力还让你去那么危险的地方获取情报……”

 

  哎,李漾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怎么觉得自己最近叹气的次数直线上升呢,这对师徒真是太令人担心了…… 

  忍着全身痛翻身下床,朝清水雷光走过去,而那边还在自省的人一点也没有注意到这边的事。

 

  清水雷光垂下的眼睑被灯光打上一层阴影,直到视线范围里出现一双光溜溜什么也没穿的脚才回过神来,抬眼向上看去。

 

  黑发黑瞳与苍白的脸色形成鲜明的对比,少年整个人都单薄如纸,青色的血管顺着少年的颈部延伸,那是还活着的标志。

 

“俄雨……”声音如同叹息,“你会恨我吗?”

 

  李漾有点无奈,声音还发不出来,只能用动作来表达自己的意思,随即便蹲下身子,双手覆上雷光交织在一起放在膝上的手,紧紧握住,双眼温和地看着雷光的眼睛,轻轻摇摇头。

 

  俄雨永远不会恨你。

  那个孩子永远只会担心你有没有受伤。

 

  

 “你……的……伤?”嗓子只能发出一些嘶嘶的气流,稍微用点力气还是能发出声音,虽然嗓子更疼了。

  雷光看着眼前已经伤成这样的少年还在为自己担心,心里不免有些震动,俄雨这孩子……暗红色的瞳孔微微动摇,仿佛略过一片水光。

  “我没事,倒是你……,”雷光的语气更加柔和,反手握住覆盖在自己手上那双略显冰凉的手,”最近我会早些回来,你要好好休息。“

  李漾表面上点点头,内心疯狂吐槽着这句越想越不对的话。少年你脑洞太大了好么?


评论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