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光小宝贝儿世界第一可爱( •̀∀•́ )
兼堀&堀兼┑( ̄Д  ̄)┍

少年你看起来好像不太高兴3

  在床上躺了几天,每天面对着粉红高富帅各种明为细致入微实为各种添乱的照料,李漾捂脸:实在是受不了了……真想找人给这笨蛋轰出去。

 

 有人会在人养伤想睡到天荒地老日月无光的时候翻来覆去地把人叫醒只为了确认一下人还活着么?有人会在人因养伤而忍痛拒绝各种大鱼大肉只能悲催地喝白稀饭的时候另一个人在旁边暗戳戳地吃着各种肉各种油花花香飘十里见之眼馋你特么就不能出门左拐找个隐秘点的地方自己一个人好好享受么?非要在个眼睛都绿了的伤病员面前吃得津津有味,高富帅你脑子坏去了吗……类似这样的各种事件,惨绝人寰都是不能形容的。

 

  

  小俄雨我打从心里怀疑你的看人标准。这么个虽然长得人模人样但是毫无情商的孩子到底哪里值得你拿命去换啊阿漾我实在是搞不懂了哇【摊手】

 

 

  

  睡觉的时候,李漾很少做梦,无论是之前在那个世界,还是现在在这个世界。弗洛伊德说,梦是人类潜意识上升为意识的东西。综上所述,李漾少年其实没有潜意识,换种说法,他没有愿望。

 

 

 

  虽然很难令人相信,但这确实是事实。这个名为李漾的这个少年,没有愿望。

 

  至少从过去到现在为止,他没有。至于将来会不会有……

  你问我我问谁啊。

 

 

  躺着的这些天,李漾总在睡觉。但无论睡得如何沉,还是会有醒来一刻。

  睡不着的时候他就会想很多。

  以前想怎样躲避追杀,怎样活下去,怎样活得更好,怎样保护自己珍惜的人……很多很多像这样那样需要烦恼的事情,以至于他总是想着想着就睡着了,到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又不记得昨晚想到哪里然后又从最初的问题开始想,然后又睡着……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周而复始,这样看似没完没了毫无效率的行为却真真实实地让他挨过了无数个日日夜夜,不得不说,怪人年年有,今年特离奇。

 

 

 

  李漾少年右手撑着下巴,盘着双腿顶着一卷鸡窝头除了贴身的衣物外只披了一件薄外套,窝在沙发上,看似像个安静的美少年一样透过面前的落地窗眺望远方。但现实总是很骨感的。看这人双眼无神印堂发黑…噢错了,是脸色苍白就知道这人明显是在状况外嘛。至于到底在想什么……

 

 

  昨晚上想到哪里了呢?

 

 

  ……不得不说,习惯的力量何其强大。

 

 

  算了记不起来了,干脆从最开始的问题开始想好了。

  那么,我是谁呢?

 

 

  噗,少年你在开国际玩笑吗。

  是不是后面就该接上我生从何来死往何方宇宙是否有长短时间是否有尽头过去的时间在哪里消失未来的时间又在何处停止……桥多麻袋,画风不对不能做朋友啊少年!

 

 

  

  我是谁呢?

  少年一脸正经的思考着这个问题。不管怎么说,这个问题的重要性已经远远超过今天晚上能不能吃肉这样的事了。

 

 

  我是谁呢?

  我是李漾,抑或是目黑俄雨?

  少年很苦恼,非常的苦恼。他很久没有这么严肃的思考这样一个怎么看都不会有答案的问题了,除了很久很久当李漾少年还只是个小屁孩儿的时候思考过的,我为什么会出生,这个问题之外。

 

   

 

  其实非常简单,这两个问题都不会有答案。

  因为它们已经实实在在地发生了。退一亿步来说,就算在某天当李漾少年变成李漾糟老头子忽然天降惊雷让李漾糟老头得到灵感进而找到这两个问题的答案的时候,又有什么不同呢。

 

  

 

  没有什么不同。

 

 

 

  想清楚了这点,窝在沙发上装雕塑的少年有些啼笑皆非。

  怎么就这么傻的。

 

 

  自诩是知错就改根正苗红的21世纪好少年的某人立刻放弃思考这个已经困扰他不少时间的问题转而想下个问题去了。这在某种意义上这也是个可取之处。

 

 

  我现在在这里,要做什么呢?

 

 

  ……作为一个长在红旗下的好少年来说,目标明确是一个必不可少的优秀品质。

 

 

  面无表情地想了想,李漾少年的面部表情突然变成这样:( ⊙ o ⊙ )。小灯泡叮咚一声在鸡窝卷毛上方亮了:小俄雨不是拜托我了吗,帮助那个粉红高富帅呀。

 

 

  噢噢,目标Get,干劲十足呢!么么哒【眨眼】

  麻袋少年【尔康手】,画风又不对了画风你酷爱回来啊!

 

 

 

  外面的天色从亮变暗,少年终于弄清楚了两个世纪性难题,正翘首以待晚饭的到来。

 

 

  当李漾少年窝在沙发的姿势从坐到躺再到趴最后终于缩成一团意识逐渐模糊的时候,迷迷糊糊感觉到身边出现了一个热源,本着猫科动物不,是人类的本能,他缓慢地向那个温暖的地方靠近,一旦抱住绝不撒手。

 

 

  “噗。”他听见有人短暂的笑声。随即又感觉到自己的卷毛被轻轻地撸了撸【……】,稍微动了动,又感觉被人温柔的拥住,缩成一团的身体逐渐舒展开来。

 

 

  清水雷光执行完任务回家打开壁灯就看见那个孩子蜷缩在沙发上,大概已经睡熟了。有意地放轻自己的步子,一边想着这孩子不会是在特意等他回来,一边慢慢地走入客厅。他感觉刚刚执行完任务的自己还有些杀气,于是便在窗边立了一会儿,脱去外套放在一边,等着这股肃杀之气稍微散去之后才接近窝在沙发上的那个孩子。

 

 

  才刚刚坐下,那个黑色卷发的少年仿佛是有热感应搜索雷达一样,慢慢地挪过来抱住雷光的腰不撒手,还面朝里把毛茸茸的脑袋搁在雷光的腿上,轻轻蹭了蹭。

 

 

  清水雷光着实觉得有趣,便放松了身体靠在沙发上,手无意识地拂过俄雨的眼角,又轻轻地揉了揉那头黑色的卷发,毛茸茸却异常柔软的触感让他不自觉地扬起嘴角。其实,他一直挺喜欢俄雨这头卷毛的,看起来就很温暖很柔软的样子。

 

 

  垂下目光,雷光细细地看着窝在自己腿上的这个少年。

  “俄雨……”他轻声唤道。

 

  回应他的,是一声模糊不清的唔嗯。他又笑了。

  哪怕只是这样也好,能够给予我回应,能够这样依赖我的俄雨。不是那个躺在地上血流如注生死不知的孩子,不是那个一度停止呼吸的孩子,也不是那个任我千般后悔也无法拯救的孩子。

 

 

  他现在还在这里,在我的身边,身体暖暖的,散出少年特有的活力。这样就足够了。

 

 

 

  这样想着,清水雷光不自觉地俯下身子,温柔地抱住沉睡的少年。两人的呼吸交错着,为这空旷的房间增添了一些人情味。

 

 

  “俄雨,你能醒来,真是太好了。”

 

 

  低沉的嗓音带着无法言说的温柔,夹杂着七八分庆幸,和着两三点珍惜,在这间不大的屋子里弥漫开来。


评论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