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光小宝贝儿世界第一可爱( •̀∀•́ )
兼堀&堀兼┑( ̄Д  ̄)┍

【刀剑乱舞】日光【亲情向】

日光

#男审神者

#无CP

#亲情向

#私设有

#友情出演:太郎太刀 五虎退 

#OOC严重 OOC严重 OOC严重 【重要的事说三遍!

#如果以上都无碍,那么祝观赏愉快


  正值四月,是樱花的季节。

  本丸中那棵巨大的樱木自然是应了这样的时节,说是亭亭如盖倒也不为过。本是最常见的吉野也由着树木的繁荣粗壮而变得壮观起来——

  随着清风飘落四散的浅粉花瓣在空中飞舞,和着清晨初升的太阳,虽说再刺眼不过,却还保持着本来的温柔。

  

  不愧是春日的阳光啊。

  

  有人不禁这样想着。

  这人只披了件薄外套,就坐在院子旁的木质走廊上,弯了腿轻靠着身后的木柱,然后微微抬起头来,眯着眼睛看院中那棵繁花永不凋谢的樱木。

  刚刚才把大部分的队伍送出门去。主力部队的大太、太刀们不知为何都赶着去刷新图,噢还得加上一个说什么都要跟着的 加州·你是不是不爱我了?·清光……二队和三队的太刀打刀们领着一群甚是活泼的短刀肋差也都远征的远征,内番的内番了。

  本丸突然一下子安静了不少。藤四郎家的孩子们自从他们的一期一振尼桑来了之后就很少过来黏他了,怎么说呢,稍微有点寂寞呢。

 

  现在还在本丸的,都有些谁呢?


  意识在逐渐离他远去,清晨的日光总是如此…不甘心地想要唤回人昏睡的欲望。于是呢,昨天夜里忙到很晚才休息的某人,自然也顺了召唤,歪着头不知今夕何夕了。

  

  尽管如此,这脑子里全是昨天辛辛苦苦干完图却在最后一战碰上城管时为了帮探路的崛川少年挡刀子而重伤的某高马尾大太刀的惨状。

  虽然本人一声不吭的样子,但是就像谁没看见某刀身后哗啦啦流着的血水一样。结果仔细一看,挂在腰上的刀装竟然一个没碎…愣了一秒,该说什么好呢?

  抬头看他,依然沉静不语,一脸无辜的样子。低头,叹气,算了吧,说什么也是没用吧…

  

  这家伙,难道不知道手入花掉的材料比碎个刀装多得哪儿去了吗?倒不是心疼材料,那些有的没的的东西……

  手入室不知道是不是见多了血的缘故,总是一年四季如一日的湿冷,来去的气流不仅冰凉,还飕飕的,根本不适合刀剑的修养。就这事跟那只狐狸沟通了好几次,都没下文,所以说下次干脆一不做而不休带上大家去捉狐狸然后烤着吃了事。

  昨夜一直帮太郎手入,现在那只大家伙还在手入室里呆着呢。得,多呆会儿也好,省的让你不好好保护自己。


   一边这么腹诽一边就这样沐浴着日光睡了过去,警惕性之差连有人已经极其靠近自己都不知道。


   高大的身影立在他面前,良好的家教使他踏步几近无声,就算是这样高大挺拔的身躯也能像清风般轻盈无暇。实在令人赞叹。


   太郎太刀整理好衣着刀装从手入室出来之后,就看见那人在屋外的走廊上靠着廊柱睡得一塌糊涂。中长的黑发随着脑袋的偏转轻轻覆在侧脸,平时总是扬着的嘴角也微微放平,而那双安详合上的墨色双眼下轻微的青黑却让他有些愧疚。

  

不是不知道自己受伤后手入材料消耗之大,也没有将审神者的关心嘱咐置若罔闻,只是…在大脑中枢将思想传递给四肢之前,身体便先行动作了。无论是保护崛川还是刀装,大抵都是如此。其实身上的伤并不严重,只是血流得多了些,这个人就满脸心痛的样子…莫名地感到愉悦,从心底的某个深深的地方。

 

 就这么静静地立在他身前,高大修长的身躯挡住了从远处投射而来的晨光,突然注意到那个人皱紧的眉头逐渐放松了去,心中不禁叹息,这光也未免太不合时宜了些。

  

一站一坐,宁静安谧的气氛在两人周围逐渐成型。

 

 站着的人眉宇温和,目光沉静,高束的马尾发梢有些微的水气,背对着正因清风一阵而飘落花瓣的樱木,再远些就是初升的朝阳,万束光芒洒满世界。微妙地合适。

  

时间流逝,不争朝夕。

  



安静的时空被一阵悉悉索索的响动打破。有谁正朝这里靠近。太郎太刀偏过头向传来响动的方向看去。


  首先出现在视线内的,是三只白色的幼虎仔,一团团推推搡搡地朝前爬行着;接着出现的就是肩膀上扒拉着一只幼虎外加手臂里窝着一只虎仔的小孩子。

  太郎依稀记得,这个孩子大约是藤四郎家的,十分羞涩,也不爱说话,所以好像存在感非常的微弱…但他知道,自家这位审神者却是十分喜爱这个孩子,经常把他抱在臂弯里玩耍。


  五虎退心里一直挂念着昨晚上见到伤重病员之后脸色就极其不好的那个人,听说主上已经派遣完今日的队伍,他才鼓起勇气过来看看。不料,却遇上个大家伙。

  停在原地不知道该不该继续向前走的孩子有些着急,他抬眼看了看完全不受影响而大步向前的虎仔们,最终抿了抿嘴,深吸了一口气向前挪动。只看一眼就好,要是主上安然无事的话就太好了……

  稍微走进了一些,终于看见那个背对着自己靠在廊柱上沉睡的人。

  看起来好像还好的样子…啊,真是太好了。他轻轻呼出一口气。


  收回眼神的时候却意外碰到那位大人投过来的目光,猫科动物的本能使他立刻回过神来,下意识半弯了腰行了个面礼。而对面那个人也点头示意。两人一时无话,气氛微妙。

  正当他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的时候,靠在廊柱上的人却慢慢转醒。五虎退这才发现,平时一直绕着自己的那几只白色幼虎都蹭到了那位大人身边,有几只还试图爬到那人肩上。

  晴。天。霹。雳。

  五虎退觉得自己大概是可以去切腹自裁了。一点都不夸张,如果算上已经在眼眶里打转转的泪珠儿。


  “嗯?”那人抬手拂过眼角,擦去醒来时打了个哈欠从眼里溢出来的生理盐水,拢了拢头发,嗓音有些低沉,“小五虎,你怎么在这儿?……!“

  然后突然发现自己身前还站了个巨大·无比的【真】大太刀,思维有点没转过来。

  太郎太刀看着眼前的场景,那双瞪大了的墨色双眼,微张的嘴,加上那人身边绕着的几只白虎仔,有一只还扒拉着他的衣袖企图登上他的肩膀却死活上不去的虎仔……

  他轻轻地勾起嘴角,又迅速地放下。


  醒来的审神者完全注意到了那抹隐约的笑,却也不恼,转过头看了看几步远的那个快要哭出来的孩子,又回过头看了看立在自己面前的那个巨型物体【?】,笑着感叹,“今天是怎么了…还蛮奇特的。”

  随即便向着那个白色头发的孩子招招手,“过来,小五虎。”又回过头伸出手拍了拍自己身旁的位置,“太郎,过来这边坐。”


  等到把那个柔软的孩子抱在腿上让他斜靠着自己坐在身前,以及那个沉默的人温顺地坐到自己身边时,他突然有种啊真好的感觉。

  一直跟着五虎退的那几只幼虎仔都在不远处的草地上玩耍,只有那只喜欢窝在五虎脑袋上的那只小虎一直坚持不懈地想要爬到他的肩上去,失败了好几次之后,他就笑着把这个小家伙提起来搁在自己的左肩上,随着它磨蹭着自己的颈窝,接着便安静地呆在那里了。

  听着耳边传来的猫科动物特有的呼噜声,怀里是体温偏高的柔软可爱小孩子,面容沉静的审神者一瞬间觉得自己就像到了天堂。

  

  “主上…那个,您心情…还好吗?”温顺地坐在自己腿上的小团子仰起头来询问,声音糯糯的。

  “哦?”顺手摸了摸那头顺滑柔软的银色头发,那人显得十分悠闲,“嘛,一看到小五虎你啊,就什么烦恼都没有了呢!”

  听到主人一如既往的温和语调,银色头发的小孩也弯了眼,低下头轻轻地笑起来,“这样的话,真是太好了……”

  闻言,他又忍不住狠狠揉了一把小孩的头发,“去看看那些小虎崽们,别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把小孩放到地上,看他跑着离去的身影,坐在走廊上的某人突然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看来自己真是老了呢。

  

  “然后呢,你有什么要说的吗,太郎?”回到走廊上坐好,审神者右手托着下巴,一脸兴味。

  “……”被这样的眼神看着,饶是太郎这样受过良好教育的刀也不禁要冒点冷汗,“……万分抱歉,主上。”愣了一秒才吐出从昨天就一直堵在心里的话,声音比平常略微有些低沉。

  “噗,”听到这话的人却意料之外地笑出声来,清亮的嗓音带着些假日般的慵懒,“太郎啊,你知不知道现实有个成语叫‘杞人忧天’来着?”

  “……”

  “好啦好啦,我没有小看你的意思啦!”

  “……”

  “你不相信我?”瞪——

  “咳…主上明鉴,我并无此意。”

  “……”叹气。

  “嘛嘛~”由于身高原因只能拍拍身边人的手臂,“如何,心情有没有好一点?”

  

  “不过说真的,太郎你为什么会觉得自己应该道歉啊?”伸手把溜到眼前的头发拨到耳后,坐在右边的男人开口。

  “……”偏过头就看到那个人闪亮闪亮的眼睛正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己,刚刚蒸发的冷汗又冒出来了,“特等的刀装,碎掉了。”

  “嘿。”本以为那人又要对自己说教一番,然而事实却并非如此。只见他双手后撑,微眯了眼一派懒散的模样。

  

  “太郎,你的头发没擦干就跑出来啦?”后仰了身子,一睁眼就看见身边人因为坐下而垂落在走廊上的长发,发梢上还有些小颗的水珠,受着地心引力的作用正要滴下来。

  也不等对方回答问题的答案,那人就三两步走进房间里顺了条干松柔软的毛巾出来。还好光忠有事先准备好这些东西…回来得好好谢谢他才行啊,总是把本丸里的这些杂事交给他真有点不好意思。

  听到身后响动的太郎正要转过身子看看发生了什么事,双肩就被按住,随即就感觉一条柔软的带着些清淡香气的毛巾盖在了自己头上,他终于愣住。

  跪在某人身后看到这具瞬间僵硬的身体,不由得在心里暗暗发笑,原来如此冷静沉着的人也是会有这样的状态呢……

  “太郎,能把你的发带拆掉么?上面的头发也还没干呢。”从身后传来某人跃跃欲试的声音,太郎沉默片刻,也知道自己是拗不过对方,索性轻声答应。

  然后就是那个人手下轻轻的动作,先是把白色的发带拆掉放在一边,然后用不知道哪里来的梳子轻柔缓慢地顺着发丝梳理,一下一下,不知道是不是太郎的头发天生如此,不仅顺滑无比,而且发尾连一点点分叉都没有…

  看着自己手中握着的黑亮浓密的发束,跪坐着的男人不由得发出一声赞叹,“真是美丽的头发啊,太郎。”

  “承蒙赞誉,愧不敢当。”依然是礼貌非常。

  “……嘿。”熟知对方秉性的审神者也不恼,只是继续手上的动作。“太郎,在这个次元里,没有什么比你们更重要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吗?”一边用毛巾把发梢夹在中间轻轻按压,一边这么低声说道。

  “……是,”听闻此言,太郎太刀不禁出声应答。

  “……你这家伙,每次都这么说…”似乎是想到以前的种种事迹,那人的声音有些啼笑皆非,顿了顿,他又接着说到,“但是啊,无论要我说多少次都好……没有比看着你们平安归来更让我感到开心的事了。”

  那语调,带着些担忧,又带着些愉快,听起来很有些矛盾。但不可否认的是,他言语中透出的对自己和对其他刀剑浓浓的关切之意。

  有主如此,幸甚至哉。


  身后的那人仿佛还在说着什么,而前面坐着的人也不烦躁,只耐心地细细应答。


  天大亮了,身后院子里的巨大樱木也十年如一日地飘洒着浅粉花瓣,时间流过,这本丸中的人事仿佛也像那棵树般,十年如一日。

  令人欣羡。


评论(2)
热度(39)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