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光小宝贝儿世界第一可爱( •̀∀•́ )
兼堀&堀兼┑( ̄Д  ̄)┍

【刀剑乱舞】玄夜【亲情向】

【刀剑乱舞】玄夜【亲情向】

#男审神者

#无CP

#友情出演:大和守安定 前田藤四郎

#私设有

#OOC OOC OOC【重要的事要说三遍!

#与上一篇【日光】有微末联系 【没看过也无所谓

#如果不介意以上 祝您观赏愉快

今天的本丸也很和平啊。

双脚悬于院里那棵巨大樱木枝干之上的男性审神者懒懒地伸展了身子,却毫无下地的欲望,复又向后倾倒,倚靠在身后的粗壮枝干上,左右轻轻摇晃着悬在空中的双腿,一派闲适的模样。  

眯着眼睛看起来倒是很悠闲的样子,但事实上呢,审神者却在心里默默地计算着这个月本丸里的各项材料和日常用品的用度开支。虽然这的确是件繁杂的事,但无论如何,职责所在,心之所在,容不得半点马虎。

昨天晚上开荒的主力部队回来的时候,除了如常带回来的资源以外,清光和安定竟然额外摘了野草莓回来,用安定那孩子的羽织包着,满满一包裹,说是想让自己尝尝鲜。他这才想起来好像是有那么几天没去万屋买些水果,真是难为他们如此为自己着想,当下就摸了摸他俩的头,笑着收下这个礼物,迎着大家一同进了本丸。

晚饭之后,私想着那些草莓不易存放,便洗好了唤大家一同来吃,就算作饭后水果,用来解腻倒也正好。清光和安定这两个人一左一右黏在自己身边,一时兴起拈了枚又红又大的草莓放在清光嘴边,这孩子倒好,一口衔了去,末了还把脑袋搁在自己左肩上死活不挪窝,红着脸嚷嚷着还要。

于是混乱就开始了……关于最后短刀太刀打刀彼此混战的混乱局面这里就暂且按下不提。可最后的结果居然是要自己每人给喂一颗草莓了事……

不过话说我到底还有没有人权了啊喂…这样不经我同意就私自决定你们觉得真的好吗…

当然,最后不是自己妥协就怪了。

打又打不过,更别说根本不忍心动手…你们都好样的,吃准了我不会拒绝的是吧。

这糟心的世界哟。

临睡前选近侍的时候,安定闹着一定要选他,鼓了腮帮子说自己偏心清光那家伙,都先喂他…无奈,好吧,就是你了,安定小朋友,别不开心了,乖。

然后看见这小子耳根子下边有一点点红…啊意外的是个好孩子呢,安定君。

夜里沐浴后,穿着轻便的浴衣,审神者站在自己房门后,看着直着腰和衣坐在门边的安定少年的影子,觉得这孩子未免太认真了些…

本丸四周已经布下强力的灵势结界,如无疏忽大错,应该是个非常安全的地方。所以自从自己当上审神者之后,一直都没打算选择刀剑男士作为近侍,虽然只一夜守卫对于他们来说无碍,但他还是觉得能休息才是上策。结果刚开始还好,没人提出异议;到和自已混熟了之后,不知为何就一致坚持要恢复这个所谓“传统”……

这样想着,审神者拉开门,迎着安定疑问的视线,轻飘飘说到,“安定,进来同我一起说说话吧。”

“诶?主上还未休息?”那孩子看起来好像很吃惊的样子,平时一向温和平直的声音音调有些许提高。

“嘛,今天不是很累,还不想睡呢……倒是安定你,不愿意吗?”摸了摸鼻尖,男人笑着看他。

“不是这样!只要是主上要求皆是我愿!”扬着头,安定君一脸坚定。

“这样的话就太好了,过来吧,安定。”男人伸出手,眼睫毛在灯光下给略弯的眸子打下些微的阴影。

“是。”安定也伸出手,借了力站起身来,与审神者一同走进屋去。

其实审神者的卧室对于本丸里刀剑男士们来说,的确是个非常神秘的地方,原因就在于自己这个与别家完全不同的主上——别家主人都十分欣喜于选择近侍刀剑,自家这个倒好,说着早点休息就把刀剑们推到各自房间里一声令下睡觉为上……再加上平时大家商量议事也都在本丸主屋,所以呢,倒是很少有刀剑能够进到主上的卧室里来。说真的,大家还蛮好奇的。

和身边的人一同走进屋里,大和守安定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欣喜,左右转着脑袋环顾四周,很是好奇的模样。

其实审神者的卧室十分平常,就像各位刀剑男士的卧房一样,既没有格格不入的设施,也没有不为人知的摆设…连房间式样分布都跟自己的卧室没什么太大的区别,不过就稍微大了些……

哎呀哎呀,稍微有点失望呢……

偏过头看了眼自己身旁这个比自己矮些的少年,审神者倒是心里清楚得很,自家这些个好奇心爆棚的小动物们的想法…与其说是自己明察秋毫倒不如说这些小子们的情感已经完全映在脸上了好么…每次路过自己卧房的时候都不忘朝里面瞥两眼,明明门关着什么都看不到的好吗…

“怎么,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了吗?”上前几步,弯腰坐到矮桌旁边,右手托着下巴,审神者弯了嘴角,一脸兴味。

“?!”像是突然被惊醒的样子,扎着马尾的少年意识到自己居然在主上面前如此失礼,赶忙摆了摆手解释,“抱歉抱歉,主上,是我失礼了!”

“啊啦,无需如此,安定君放松就好。”坐着的人轻扬手掌,丝毫不在意,反而拍拍身边的位置,向还干站着的少年说到,“今天开荒辛苦你了,别站着,过来坐。”

“是!”听闻此言,安定君弯了眸子,连带着左眼下的那颗泪痣也变得闪耀起来。

“今天的草莓,非常美味,”男人目光柔和,看着身边这个紧挨着自己坐着的孩子,“谢谢你了。”

“主上能开怀比什么都重要!”闻言,安定君眯了双眼笑得灿烂。

“……”审神者倒是什么都没说,只是抬手揉了揉那头深蓝色的发。软软的,手感倒是很不错呢。

两人一时无话,气氛却不显尴尬,反而有种莫名的和谐感。

突然,像是想起什么一样,审神者直起身来,从一边的木质立柜里取出一件毛线披肩来,也不顾某人疑惑的眼神转身就给还坐在地上的安定披在肩上。随即就坐在他面前,顺手把溜到眼前的碎发拨到耳后,开口解释,“安定你的羽织下午用来包草莓了吧,我刚给你洗了,现在正挂在外面晾干呢…如今虽然是春天,但晚上还是挺凉的,这件披肩你先用着,别着凉了。”

“……”抬手摸了摸自己肩上这层毛茸茸的衣物,大和守安定有瞬间不知所措,心中仿佛有什么暖暖的东西破土而出似的,流淌在自己的身体里,莫名地感触。他只好垂了头,低声道谢。

感觉到眼前这个少年有些许的伤感,虽然不知道他心中的所有想法,作为审神者而言,他自认尽力非常,对于每把刀背后的故事自然也有所了解。能够让平时那个活泼温和的大和守安定陷入伤感的沉思中的,大概只有那位大人了吧…

“安定,你还好吗?”伸出手去,轻轻拍打被少年搁在膝上的手,男人稍微低下头关切道。

“……主上真是一位温柔的人啊。”没想到少年会扬起头来说出这样的话,被迫收到直球的某人一时不知该应些什么才好。

“从前那个人也是,总是非常温和的样子……”还没等人想好该说什么,这孩子又一记重击甩了过来。

……怎么办啊,冲田总司这个人,自己真的不是很清楚啊……

“……”能做的只有伸出手去轻轻拍拍少年的后背,给予他属于自己的支持。

不知道现在安定那小子的心情如何了…真是让人担心啊。

窝在树上忙里偷闲的某人突然这么想。

四月春日,清风拂扬,日光熹微,浅粉花朵携着的淡淡香气萦绕在鼻尖,随风而动的花瓣如同随心而动的意识,早就不知道飘向了何处。审神者靠着身后的枝干,仰了头轻轻打了个呵欠,好不惬意。

从远处缓步走来一个矮小的身影,手上还抱了什么东西的样子。一味沉浸在悠闲中的人自然是没有发现的,直到那个孩子走到樱树下站定,低声唤着自己主上,男人才注意到树下这个小动物,急忙跳下树来,摸了摸小孩那头栗色的短发。

“小前田啊,怎么了?”

昨天晚上,大家插科打诨间竟让主上每人一颗的喂草莓的时候,其实前田藤四郎的内心实在是崩溃的。

作为藤四郎家的末席,这个有着顺滑短发的孩子其实没什么特别之处,一直乖乖地呆在短刀的院子里,说实在的,存在感连五虎退都不如,但是审神者却一下子就记住了这个乖巧的小孩,原因无它,只是在遇到这孩子的时候,他告诉自己,他叫前田藤四郎,是藤四郎家族的末席。虽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功勋,但会好好侍奉自己。

是个非常谦逊的好孩子。

昨晚上喂这孩子吃草莓的时候,他注意到这小孩一脸不赞同的模样,虽然最终还是鼓起勇气咽下去了,但是还是有些顾忌…有些弄不明白小孩子的心思啊。自己果然已经老了吗【泪

前田藤四郎抬手正了正自己头上的帽子,把晾在别院里的外衫收进屋里,仔细叠好之后又双手捧着朝那位大人的院子里走去。主上的衣衫,果然感觉超棒的呢!

还没走近,借着短刀优秀的视力,就看见那位大人闭着眼睛躺在那棵巨大樱木树上,一脸安详的模样。抬脚再走近些,尽量放轻自己的步子,不想打扰到主上。站在树下,看着上面那人悬在半空的双脚和随风而动的衣衫下摆,前田突然想着,要是时间就此停滞不前的话就好了……

虽然春日阳光非常温暖,但风也是有的,在这里睡着的话,怕是要着凉吧…这样想着,站在树下的孩子几番思索之后,还是决定叫醒男人。

不过是几声低声的语句,那人就急匆匆地从树上翻身下来,惊得孩子瞪大了眼睛,就怕那人一个不小心就从树上摔下来,那样的话可怎的是好?

幸得主上还是稳稳当当落了地,小孩那颗噗通跳着的小心脏也总算恢复了正常心速。

“小前田啊,怎么了?”那人轻声问到,双手撑着大腿弯下腰来,直视着自己的眼睛。那双微笑的墨色眸子实在美丽不可方物。

“那个…主上的衣服,我拿过来了…”只抬头扫了一眼,前田便把手上捧着的衣物举起来,告知自己的来意。

看着自己面前这只小小的家伙,连目光都不敢直视自己,难道自己很可怕吗?审神者不禁这么想到。不过估计要是对方知道这人想法的话,大概要红着眼睛解释事实完全不是这样的吧。

勾起嘴角,审神者突然上前一步,两手并用,一下子把那个小家伙腾空抱起来放到自己臂弯里。这小家伙估计也是没想到自家主上居然会搞这种偷袭,瞪大了眼睛微张了嘴完全没反应过来的样子,只有双手循着失重后的本能,环在那人脖颈周围,本来抓在手里的衣服不知何时已经轻飘飘挂在了那人的肩上。

“哈哈!”反观这边,那人倒是心情很好地大笑出声。

“……”这边是不知道该做什么才好的前田藤四郎。

“主上,下次不要这样了……”直到两人并排坐在向着院子的木质走廊上,前田一脸严肃地朝着审神者说。

“哦?”男人也应景地一脸严肃,“为什么呢?小前田你不喜欢这样吗?”

“……”看着面前的孩子一脸正在苦思的模样,男人心中甚是愉快,果然好小只啊……抱起来好软好好抱……

虽然没说话,但这枚小朋友十分矛盾的脸色变化也忠实地表示了他的想法。

“既然不是不喜欢这样,那为什么那样说呢?”低下头来,语气更加温和。

只见小孩飞快抬起头看了一眼自己又飞快地低下头去,等了一会儿才听到一些断断续续的语句,“那个、主上…威严…需要……”

哎,默默在心中叹了口气,就知道会这样。

“小前田,”抬手把小孩的帽子摘下来放在一边,又拨了拨他稍微有些凌乱的栗色发丝,复又伸手揽了他的肩膀,让他靠在自己身上,轻轻拍打。

“我并非你们从前的主人,也不会变成你们之前的主人那样…威严这种东西啊,我大概是没有的吧…如果我没有这样的东西,你就不喜欢我了吗?”审神者表情有些黯淡,但那双滑过丝丝笑意的双眸却暴露了自己。

“不!当然不是这样!无论如何我最喜欢主上了!”被那个坏心眼子人的表情所欺骗的孩子立刻高声辩白。

“那不就得了?”闻言,男人狠狠揉了一把那头顺滑的短发,笑得飞扬,“既然如此,又为何要执着于此,徒增烦恼?”

“无论威严与否,我都不会改变,一直会在这里等你们,你说呢?”男人低头正好与小孩抬起的脸庞相对,忽的弯了眼眸勾了嘴角,笑得明媚。

扬起头来的孩子被仿佛这样的笑容感染了般,也跟着笑起来。

“是!”他坚定地回答。

金色的阳光透过树叶的罅隙打在两人身上,澄澈的光芒仿佛有了莫名的重量,穿过两人的身体,打在木质的地板上,发出奇妙的声响。

那是属于两人的,秘密的声响。

评论
热度(33)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