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光小宝贝儿世界第一可爱( •̀∀•́ )
兼堀&堀兼┑( ̄Д  ̄)┍

【刀剑乱舞】雨下【亲情向】

【刀剑乱舞】雨下【亲情向】

#男审神者

#无cp

#友情出演:锻刀匠 烛切台光忠

#私设有

#ooc ooc ooc 【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

#与之前的【日光】【玄夜】有微末联系 【没看过也无所谓

#如果都不介意的话 那么祝您看文愉快【茶~

 

与前几日的大晴天不同,今天的天空阴沉沉的,空气中的充分水气把周围都沁得湿漉漉的,说不得下一秒就要下起雨来。

 

啊,下雨的话,那些出去开荒的家伙们怕也得淋湿了吧,现在只能祈祷这雨下得温柔些了。这样想着,站在本丸走廊上的审神者双手抱在胸前,仰起头朝远处的天空望去。

 

稍微有些潮湿的空气让男人不得不把及肩的黑色直发梳成一束马尾,如此倒也方便自己行动。……不过,颈后空空凉凉的还是有些不太习惯啊,抬手顺了顺耳畔的碎发,男人不禁这样想。

 

转身准备到本屋去看看昨天已经处理好的文件还有没有什么可以改进的地方,刚回头就看见有人撑着伞从旁边的院子里走出来。

……旁边的的话,记得应该是锻刀师的院子。啊啦,那位先生居然从锻刀室里出来了?!大新闻啊这可是,明明是真·宅男来着……

 

“大师~~~要过来喝杯茶吗?”朝远处大动作地挥手,男人想着择日不如撞日,能跟刀匠多些联系走动也是好的。

远处那个撑着伞缓慢移动的身影似乎是被吓了一跳,差点连伞都歪掉了…

 

“抱歉啊大师,吓到你了……”男人朝自己身前那个人伸手递过去一张浅色的干毛巾,顺便接过那人手中的雨伞,转身将它立到走廊廊柱旁边。

“哪里,承蒙主上挂念,在下感激不尽。”光着脚踏上走廊的人一脸笑容,没了雨伞的遮挡倒是可以清楚地看到他的样子——笑着的脸显出十分和善的模样,其实是个相当年轻的人,炯炯有神的目光和着端正的五官,与自家的刀剑男士相比差距也是不大的。清亮的嗓音带着少年人特有的气息,是那种可以很容易就获得别人好感的家伙呢。

 

接过毛巾擦了擦头发和肩膀,刀匠顺手就把毛巾挂在自己脖子上,十分熟稔的动作。

审神者把少年引到屋内,倒了杯热茶递过去,又抬头向窗外望去,低声道,“这天啊,真是让人没什么工作的动力呢……”

伸手接过茶杯点头致谢,刀匠少年一脸赞同的模样,“是呀是呀,今天本来该为主上锻制一把新刀的…这雨的确有些影响,在下担心会浪费材料,才想着出来转转透透气……没想到竟得主上相邀,实在荣幸。”

“嘛~”摆摆手,审神者看起来倒有些不好意思了,“大师说的这是哪里话,本丸中的刀剑十之五六皆出自你手,我感谢你还来不及…只是平时大师实在是难得一见,想请你喝茶倒还真有些困难…”话语中带着些笑意和揶揄。

“哦?”少年放下手中茶碗,单手撑住下巴,勾了嘴角,答道,“如此说来,还真是我的不是了……”

 

屋里瞬间的安静在两人相视一笑中消靡殆尽。

 

审神者的确没想到自家的刀匠是个如此有趣的人。

而刀匠少年也没想过自家主上是如此性格之人。

 

“……自狐之助大人将我分配到主上门下,已经有一段时日了吧…”刀匠复又捧起陶瓷茶杯,微抿一口,说着与自己年轻面容完全不相符的沧桑话语,微妙的反差。

“是啊…”男人也仿佛被勾起了什么回忆似的,略弯了唇角,一脸怀念的模样,“是大师亲手把清光带来我身边,那时候…本丸里的第一把刀,的确带给我很大的勇气与信心呢…如今看来,真是多亏了你啊……”放下手中的茶杯,审神者正色道。

“诶…”闻言,少年显得有些惊讶,却又在瞬间坦然地笑了,“主上实在太客气…不说为主上铸刀本就是我职责所在,哪能当得起您这般言语…再说了,无论是清光殿下还是其他的刀剑,都是应了主上的愿望而来,而在下也只不过有幸成为这中间的媒介,赋予他们实体罢了…各位刀剑的意志,可不是我这区区刀匠所能左右的哟。”话毕,少年抬眼直视男人,那双浅蓝的眸子像是要看到男人心底。

“……大师言重了,我自是晓得该如何回应,刀剑的心意与期愿。”面对对方犀利的目光,这双墨色的眸子丝毫不显退意,其中甚至有比那人更加强烈的情感。

“……这下,倒显得是我多事了呢……”少年收回目光,又伸手挠了挠后脑勺,自嘲到。

“哪里的话,大师所言皆出自肺腑,我又如何不知?”说罢便执起桌上的茶壶,为对面少年的瓷杯倾入八分热茶,尽显尊敬之意。

“来到我身边的刀剑,不管是短刀肋差,打刀太刀,还是大太刀,抑或是薙刀长枪,皆一视同仁,无论等级性能,他们都是我珍贵的同伴,是我无论如何都不会放弃的存在。”轻放瓷壶,把面前注满茶水的杯子缓缓推到对面,黑色头发的审神者抬眼,眸光深深,刹那间天地万物好似只剩下瓷杯与木桌之间轻微的摩擦声响。

锻刀师在心中叹了长长一口气。

有主如此,刀剑之幸。

 

烛台切光忠走在通往审神者卧室的走廊上,一边走一边翻着手中拿着的出阵安排表,脑中思索着该如何更好地向主上解释他自己对于下次出阵队伍人选的想法。还没走近,他就察觉到主上房间里,有另外的人在。

略微的惊讶之后,他也没停下脚步,只是稍微放轻了步子,径直朝目的地走去。

越接近主卧,那两人的说话声越加清晰,他不自觉地沉下心来仔细听着那些若有若无的语句。

“……他们都是我珍贵的同伴,是我无论如何也不会放弃的存在…”

断断续续的话中,烛台切光忠却只听到了这句…倒不如说有意为之。

 

下一秒就发现一个穿着蓝色外衫的少年自屋内出来,而他身边那个笑容满面的人自然就是自家主上了。

 

 

 

“那么,今天就多谢主上的茶水了,下次请务必赏光到锻刀室来,在下必沏好香茶以待。”站起身来鞠下一躬,刀匠少年就此告辞。

“当然,我非常期待。”起身将少年送至房门口,男人笑得真诚。

 

送走锻刀师,审神者回过头来就看到朝自己这边走来的烛台切光忠。

 

身姿挺拔的青年步履携风,面容沉静,十分稳重,周身围绕的温润气息倒是无论如何都掩不了,只余下一边的金红色眸子却给他平添三分凌厉。

 

……不愧是号称米娜桑麻麻的男人,真是可靠啊。

 

在烛台切光忠的眼里,自然又是另外一番景象。

那位大人今天难得束起了黑发,一袭素净的白色长袍温顺地披在他的身上,温和沉稳的气息连自己也是不得不暗自称赞。最为悦目,莫不是那抹唇角边的浅浅笑容,和着那双墨色眸子中发散出来的温暖之意……

所以说不定,当初在混沌中回应了自己所听到的那个期待,大概是至今为止做得最令人满意的事情了吧……

 

“怎么了光忠?一直站在那里,”回过头来发现青年还站在原地,不由得奇道,“有什么事情过来说。”

 

“啊,”被言语从自己的思考中惊醒,烛台切下意识鞠躬道歉,“十分抱歉,主上!”

“嘛~”不远处的男人摆摆手,一脸放松,“无需多礼,进来说话。”

“是。”

 

看着远处站在原地等着自己过去的审神者,烛台切有瞬间的愣神。

被那位大人充满善意的眸光注视着的自己,是有多幸运啊。

 

“那么,这就是下次的出阵名册吗?”坐在主位上翻看刚才由烛台切递过去的文件,审神者神情专注。

“是的,”青年开口回答,又稍微走近了些,倾下身子为主上解释,“下次的出阵,私以为最好选在5-3地带。一是为大太刀和太刀的各位留出缓冲的时间,二是为后进的新刀们提供一个试炼场,三是……”

审神者双眼都盯着自己手中那几张薄薄的纸片,他知道这几张纸页中藏着多少面前这人的思虑,为了大家,为了整个本丸,光忠他啊,付出的心血可不比自己少呢。

 

能够遇到这样优秀同伴的自己,是有多幸运啊。

 

耳边是青年低沉又温和的嗓音,审神者心中却生出了这样一种莫名的感叹。

这样想着,他不禁柔软了目光。

 

屋外果然下起蒙蒙细雨,但那片天空的某处,却开始慢慢地变得清朗。

一切都会变好的。

 

“那么,下次的出阵名单就决定是这个了。”男人仰起头,指尖轻轻戳了戳面前那张纸页的某处,朝身边站着的人寻求建议。

“是,谨遵主愿。”青年点头应下。

 

“嘛~”审神者单手握拳掩在口前,轻轻打了个呵欠,“公事就到这里了,光忠你接下来可还有其他安排?”

 

前些天藤四郎家的孩子们说想要一个秋千,昨天清光殿也说过好像他的指甲油不够用了,再加上太郎殿也提到过他的束发绳也消耗了不少……

 

相比之下,能够与主上呆在一起的时间,无论如何才是最宝贵的。

 

“…不,并没有。”烛台切略微思索之后便给出答复。

 

“啊,这样的话真是太好了…”像是听到了什么好消息似得,审神者提高了嘴角的弧度,低声开口,“正好有东西想给你呢,我去找找…”

说罢便起身匆忙找什么东西去了,只留下一句“桌上有热茶自己倒来喝就好!”。

剩下挺拔的青年站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没等多久,那人就回来了,手中还攥着什么东西。

待他走近便直接把那个东西塞进自己手里,弯了眼睛笑道,“虽然不是什么珍贵的东西,但是我觉得很适合你!”

张开手掌,一枚硬币大小的银质挂饰安静地躺在手心。

 

长船,利刃,仙台竹。

熟悉的徽章,昔日仿佛重现。

 

小小的挂饰被一条细细的银链子穿起来,小巧精致,不知道主上是从哪里发现这家伙的。

 

“如何?喜欢吗?”面前的人一脸好奇,稍微睁大的双眼中透出询问的目光,“碰巧在现世看到了,就买下来打算给你…”

 

“是,我非常喜欢,”见对方一下子放松了的表情,审神者知道他并没有说违心的话,他确实很喜欢自己送出的这份薄礼。

 

太好了,一直以来都很感激光忠对自己的帮助和对本丸的付出,如此聊表心意也是再好不过了……

 

“主上…”眼前的青年像是不知该如何开口似的,犹豫不定。

审神者看着他,什么都没说,只默默拿起他手中的银饰,双手从他的脖颈出绕过,稳稳当当把这枚小小的圆形饰物坠在他胸前。

“真是相配啊,光忠。”

 

温和的嗓音感叹出声。

 

烛台切柔软了目光,定定凝视着面前这个男人。

“主上,感激之至,不胜言语。”口中吐露的是低沉却坚定的话语。

 

闻言,审神者笑得灿烂张扬,右手成拳朝对方肩膀处虚打一计,坦然道,“好!”便拉了对方一同坐到走廊上,看远处雨烟朦胧,听天地余下声响。

 

“主上,刚才听您说,刀剑皆是您珍贵的同伴,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放弃的存在……我心中着实感动不已。”被拉着坐下来的青年不像身边那人般随意,标准的正坐姿势,腰背直挺,赏心悦目。

“哦呀,被你听见啦…嘛,还真是有点羞耻啊……”身边懒懒坐着的人抬手顺了顺耳畔的碎发,语气却不似坐姿般随便,“…最近听到一些不好的传闻,心中所感不免发泄出来…“

看到自家主上稍微褶皱的眉头,独眼的青年突然想到最近传得很广的那条消息——

有审神者为了追求高等级的刀剑竟耗光了本丸中的各种材料,致使出阵回来的重伤刀剑因为没有及时手入而就此破碎,刀剑上的付丧神也随之消失…

 

刚刚听闻这则消息的时候,主上倒是没有很大的反映,只是后来听藤四郎家的那些孩子们说,之后主上在那棵巨大樱木上发呆的时间延长了不少……

 

“主上,毕竟只是传闻而已,不用如此介意。”一边这么想着,一边开口宽慰对方,他才不想自己主上为这种毫无营养的传言劳心费力呢。

“……就算只是传闻也好,我也不想听到这样的消息……”抬手摁了摁额角,审神者显得有些无奈。

“主上……”烛台切不禁在心中微叹一口气,胸中说不清楚掺杂了什么感情。

 

“光忠啊,我实在是不理解,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事情呢…保护刀剑,不应该是审神者职责所在吗?拥有珍贵刀剑这件事真的那么重要么,我不明白……”单手托着下巴,男人把手肘撑在屈起的膝头上,双眼望向远处,喃喃如斯。

 

“……主上,我不明白,这样的事…”主上那阵细微的言语自然逃不过青年的耳朵,只是作为刀剑而言,他确实没有想过这样的问题。更何况刀剑的思想本就与审神者不同,又何能为主上分忧呢?

 

“啊…抱歉,”被身边人一语惊醒的审神者伸手摸了摸鼻尖,微扬起嘴角,“光忠你保持原样就好…这些乱七八糟的事不值得为其分神。”

“……是。”稍微迟疑,金红色眸子的青年还是点头回应。虽然见不得主上忧虑,但这样的事确实已在自己能力范围之外,作为自己而言,听从主上吩咐大概是最能令对方高兴的事了吧。

“……”想罢一抬头,果不其然就看到那人墨色眸子里的温和笑意。

 

“光忠,我之前就在想啊……”不知道是不是下着朦胧细雨的缘故,男人的嗓音软软的,与平时果断坚毅的主上完全不同,能看见这样的主上,算不算是福利呢……

“嗯?”等了一会儿却没听到后文,正坐的青年挑起一边眉头。

 

“……我选择了你们,你们选择了我,这就是所有真实的全部。”审神者偏过头,定定地看着自己身旁这个优秀的刀剑男士,顿了顿还是说出了心中所想。

 

“……”仿佛被男人这句淡然沉静的话语触动了深藏心底的弦线,烛台切光忠一时竟说不出回应的话来,任由两人间的沉默静静流淌。

 

“……是。”很久之后,他才开口,却只能说出这样单薄的话来。顿了顿,他又一次轻启薄唇,“我辈必誓死效忠主上,不死不休。”这次吐出的,是铿锵之言,其力必可断金。

 

没有料到会得到这样的回答,审神者有些吃惊,偏过头去看到的却是抿着嘴唇一脸严肃的青年,瞬间又从心底里释然了开去。

 

“光忠啊,别说出这样可怕的话哟,”朝身边探出手去,顺了顺对方那头深蓝色的额发,“…有我在,你们是不会有事的。”话毕,男人习惯性地弯了眼眸。

 

“是!”稍微眯了眼睛感受着自家主上探过来指尖的温度,烛台切光忠难得温顺,回音坚定。

 

不知何时,屋外的细雨已经停下了它的脚步,远处天空一角的蔚蓝缓缓蔓延到整片苍穹,先前消失不见的朝阳也逐渐露出它的轮廓,白净的云朵优哉游哉地飘来飘去,风温柔地勾起两人的额发…

 

廊下,二人,饮茶观雨,心随意动。

快哉。

快哉。

 

 

 

 

 

 

 

 

 

 

评论(2)
热度(28)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