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光小宝贝儿世界第一可爱( •̀∀•́ )
兼堀&堀兼┑( ̄Д  ̄)┍

【刀剑乱舞】清光

【刀剑乱舞】清光

#男审神者

#无cp 亲情向

#私设有

#ooc ooc ooc【重要的事要说三遍】

#友情出演: 加州清光

#若以上皆无碍 那么 祝观赏愉快【笑

 

 

那是本丸刚建立时候的事情了。

 

当狐之助把自己带到五把形态各异的打刀面前要自己从中选择一把作为起始刀时,只一眼的时间,就已经在心中默默关注了那把静静立在自己右手边空中的刀剑。黑红交错的刀鞘,完美地色彩搭配。几乎下意识地,上前轻轻拂过他的刀身。

真是美丽的刀剑啊。不禁这么低声感叹。

随侍一旁的狐狸见状,很有眼色地轻声恭维,大人好眼光,那么您就选择这把刀剑了吗?

扫了一眼那只油光水滑的狐狸,黑色头发的男人转过目光来,温和地看着面前那把已经在绕着自己周身转圈圈的小家伙,低声回应到,嗯。

 

本丸刚建立的时候,非常安静。

在完成日常工作之后,男人总是喜欢坐在院里的木质长廊上看那棵刚刚种下的樱木。因为灵力尚未稳定,这棵樱木还很是矮小,只有些青绿的叶子,但看着也足以令人喜爱。

分配到本丸的锻刀师还未上任,整个本丸里只有自己和清光两人,着实清净。就审神者而言,他还是蛮享受的。但对于另外一位来说,恐怕就显得太过清闲了些。

 

这么想着,男人弯了眼睛,轻轻地笑出来。那个孩子,怕是也憋的慌吧。于是下一秒便朗声喊出那个孩子的名字:“清光——”

“诶!主上有何吩咐?”被男人唤出名字来的人迅速从屋内跑跳着出来,少年般清亮的嗓音着实悦耳。

男人看着那个逐渐接近的身影,目光中透出温和的笑意。

“过来,陪我坐坐吧。”

“好!”

 

有个小家伙灵巧地窜到自己身边,紧挨着自己坐下,一抬眼便是这个孩子信任的眼神,和着其中亮晶晶的光芒,审神者觉得自己刚才还疲累不堪的心情一下子就被治愈了一样,整个人都变得轻松起来。

 

午时刚过,初春的午后阳光熹微,吹过一阵清风,带着不知从哪里沾染的花香,勾起两人的衣角,温柔地略去他们轻微浮躁的心情。不远处的樱木被那阵风儿吹得有些窸窣作响,金色的阳光透过树叶的罅缝,照到地上,形成一个个闪亮亮的光斑,也随风而动,甚是有趣。

 

加州清光趁身边那人不注意,飞速地朝旁边瞟了一眼,那个人眯起眼睛嘴角挂着浅浅微笑的模样,真是怎么样都看不厌呢。自从自己被带到他身边,好像那人从来便是这么一副自在悠闲的样子,仿佛这世间就没有什么能令他紧皱眉头的事了。这样说虽是显得有些狂妄,但眼前这人却莫名有那样的资本。

 

在混沌中,有人轻轻拂过自己的衣衫,低声感叹——

真是美丽的刀剑啊。

 

毫无做作的感叹,仿佛是浑然天成般的契合。虽然看不清那人的容貌,但那位大人周身环绕着的温柔气息和那若有若无的高贵灵力都显示出他并非常人。

 

假如是这位大人的话,我应该会被好好爱着的吧。

 

 

主上喜花喜茶喜午眠,喜笑喜静喜甜食。

 

清光知道,他轻轻笑。

 

“想什么呢?这么开心…”偏过头去就注意到身边这个小家伙一脸愉悦的模样,男人抬手托着下巴,好整以暇地发问。

“想主上啊!”丝毫没有犹豫,清光坚定不移。

“呜哇,这么坦率…”一脸被吓到的表情,审神者记不得多久没遇到过这么坦率的人了。

“嘿嘿,”红色眼睛的少年扬了嘴角,十分得意的样子。

“……”顿了半晌,男人才笑着叹息,“你这家伙…”

  

  两人坐着说笑了一会儿,空气也随着时间的推移增加了些许热度,暖暖的气息熏得男人思绪有些迷糊起来,身旁那个孩子的笑声仿佛也渐渐远去了。

 

 

 自己上一分钟问出口的话到现在也没有回音,加州清光不禁收回追随着不远处那些光斑的目光,转过头来朝自己身边看去——

 

  黑色头发的人类已经闭着眼睛像是睡熟了。靠在身后的木质廊柱上,一只手搁在膝头,另一只手还托着下巴,但手肘处的支点却很是松动,说不得下一秒这人的脑袋就得在牛顿定律的作用下与木质走廊体验一次狠狠的亲密接触。

 

真是……

清光不知道到底该用什么样的词来形容自己眼前这个人才好,只得在心中轻微叹出一口气来,绯红的眸子弯出浅浅的弧度。

 

年轻的少年实在不想让自家审神者最后用以头抢地的姿势来结束午休,偏过头思考着如今对策,在摩挲了自己坠在耳垂上的金色挂饰之后,他开始行动起来。

 

搬动人的身体而不使人醒来的几率在清光看来,实在低得可怜,即使是自家主上这种只要睡着雷打不动的性子,大概也不能幸免吧……大概?

 

这么想着,他转过身子,凑上前去,开始缓缓移动对方的头颅,一只手托着审神者的脑袋,另一只手轻轻将审神者之前撑下巴的那只手移开,放在身侧;接着是用手撑住对方仰躺的背部缓缓放倒……一边这么做,一边还分出心思垂下目光去看那人是否惊醒。这一系列动作下来,清光君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生怕惊扰到对方安眠。对于他活跃跳脱的本性而言,这样的动作也的确有些难为他了。

 

当加州清光把审神者那颗黑色的脑袋平稳放到自己膝上之后,他不禁狠狠松了一口气。挺好,主人也没被吵醒,我真是天才。

 

进行了一系列生动复杂的心理活动之后,少年第一次这么近距离观赏自家审神者的面容——是的,之所以不用“看”这样的字眼,充分表现出少年对于自家主上的尊敬之情。除去这层理由不谈,却是因为自家主人的相貌,的确非常人所能相比的。他加州清光自认世界第一漂亮【划掉】,第一可爱【都说了让你划掉啊喂!】,但在他看来,自家审神者是一点都不逊色与刀剑男士的。

 

并不是审神者的五官有多细腻多精致,而是他的面容或者说组成他面容的部件都“刚刚好”——眼睛是刚好,鼻梁是刚好,嘴唇也是刚好……它们的组合真是让人说不出来的赏心悦目。要再配上主上泰山崩于面而不改色的性格,还有周身萦绕的纯净灵力和毫不吝惜的笑颜,这样的人,清光认为,他几近完美。

 

伸出手轻轻拨开扫到男人眼睛的额发,红色眸子的少年笑着看着对方孩子气地皱了皱眉,像是在埋怨有人扰人清梦般低声嘟囔了几句语音不详的话,又小动作地脱下自己的黑色外衣,轻轻搭到男人的胸前。

 

虽然阳光温暖,但初春的季节总是有些湿润凉气的,主上本就穿得薄,睡梦中的话就更容易患病,身体的事情,是要比任何事情都重要啊。那个人也是,这个人也是,要是自己不在他们身边,那可怎么办啊。

 

……这样的想法从心中忽得冒出头来,清光有些啼笑皆非。主上的话,一定是没问题的吧!

 

阳光从远处的天上投射而来,昨夜的小雨将天地洗净,那光芒也变得更加澄澈了;近处,主上不久前种下的樱木正缓慢却坚定地成长,总有一天,它会像世界上的每一棵老树一样亭亭如盖,也会像每一棵拥有花朵的植物一样繁花似锦……真是令人期待啊,不是么?

 

收敛了投向远处的目光,加州清光觉得自己今天的情绪似乎太多了些。下垂的眼睑让他的眼神正好对上男人安详的睡颜。

 

这样也不错,他想。

 

 

评论(3)
热度(20)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