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光小宝贝儿世界第一可爱( •̀∀•́ )
兼堀&堀兼┑( ̄Д  ̄)┍

【刀剑乱舞】泉盈

【刀剑乱舞】泉盈

#男审神者

#友情出演:狮子王

#OOC OOC OOC【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与之前的短篇系列有微末联系

#若以上皆无碍 那么祝观赏愉快【笑

 

两个身影一前一后紧挨着走在路上。

 

天朗气清,惠风和畅。

道路两旁不知是谁从前随手种下的慈竹已经像书中写的那般亭亭如盖了。这种常见的翠竹宛若要朝着九天生长似的,棵棵挺拔,叶叶青翠,着实赏心悦目。

 

“主上,可需小憩?”金色头发的少年一身便装,垂到肩下的头发被懒懒扎好,整齐地放到左边肩头,平日一直团在肩上的迷之生物今天也好像没跟来,露出少年白皙纤细的脖颈。

“嗯?我倒是还好……”走在前面的男人也是一身轻装,不同于平时的白色袍子,今日换了浅绿色的长衫,倒也刚好应了如今在这里停步的景色。他挺拔的身姿就如同路边的翠竹一般,风玉神采。

转过头来,男人发现走在自己身后的这个小家伙站在原地,虽然没有直接表现出来,但那双碧绿的眸子却露出一副很想在这里坐坐的神色,他笑了笑,眨眨眼睛,话风一转,“不过算算时间也该坐会儿了,这里环境雅致,也是赶巧。”

话音刚落,他就察觉到金发少年那双清澈的眼睛里划过一丝光亮,如同夏日湖面被阳光撒上的星子般,潾潾碎碎。

 

 

审神者昨天晚上收到了来自友人的信息,说是自己委托他烧制的雪色茶碗已经做成,并且询问来取物的时间,顺便邀请他前来品茶,说是前日偶然得了品质上佳的茶饼。友人相邀,即便不是去取物,男人也必欣然前往。

只是自家本丸实在偏僻,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清静倒是清静了,却有诸多不便,说起来都怪自己,之前因为喜静,就选了这样的地址,像是平时去万屋采购日用品就得走很远的路,像今天这种状况也是如此,更不用说那位住的地方也与自己无二,偏僻远离众人,而他自身也算是个宅男,除了整日窝在自家本丸安排出阵之外,却还兴趣颇多,烧制瓷器这样的技术活他也是兴味万千,着实精力充沛,令人欣羡。

 

本来审神者是准备自己独自前去赴约,没想到话还没说完就被近侍清光给打断了,说是“绝对不行,想都不要想!”这样,于是便找了今日无事的太刀狮子王一同前去。

……其实,本丸里那些家伙还想着组个六人护送小队什么的,当然,被男人毫不留情的拒绝了。

要真如了他们的意,组了那个什么六人护卫小队,那知情的人知道我们是去朋友家,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是去砸场子的呢。

 

至于在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审神者挑中的狮子王君,在出发前不知道被多少刀剑男士堵过墙角,而且大都是散发着阵阵黑气的开荒队队员,比如清X;然后是内番组组员,比如烛X切;接着是平时十分低调的大太组成员,比如石X丸;最后竟然被短刀那些小家伙们堵在门边,特别是那个叫五虎退的小孩,什么话也不说,就眼泪汪汪地盯着自己,本来狮子王君念在同是动物组相煎何太急的份儿上准备上前摸摸那头银白卷发安慰安慰对方,哪知道还没等他行动就发觉背心一凉,回头一扫,那位扒在门边露出半只眼睛的某蓝发弟控正在黑化失控的边缘……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啊……暗黑本丸吗……爷爷我好像被召进了什么不得了的地方了呢……

据说这是来自当时刚来本丸没多久的狮子王君内心深处的呐喊。

 

初夏的天气实在让人欣喜,既没有炎夏的酷暑,又消了寒冬的冰冷,虽然不如春季万物萌发的灵动,却有夏天独特的清爽气息。

正值午时,两人一站一坐在竹林间的小木亭里歇脚。这座木亭也不知是谁人所建,大抵是为过往行人休憩所用,亭子不大,却在微小处显出些精致来,恰到好处的细腻不免令人会心一笑。

 

“主上,可需用茶水?”少年拽出身后的布包,掏出一个木杯放在亭中央的木桌上,顺便再摆上一小盒绿豆糕。

坐在他身边的审神者看到少年如此动作,不由得浅笑出声,“狮子你在本丸被那些家伙为难了么?”

“……呃,没、还好……”金发少年闻言,不禁想到之前那个黑暗的夜晚……

看到少年是这个反应,男人当下也了然于心,对于自家本丸里那些家伙的本性,他还算了解,是以少年断断续续的回答完全正中下怀。

“不用如此拘束,过来坐。”审神者指了指身边的石凳,朝狮子王点头示意。

 

等少年坐下,男人从身上掏出几颗彩色包装的糖果,瞅了瞅这几个小东西犹豫了几秒钟还是全部塞到少年手里,沐浴着对方疑惑不解的目光,审神者好整以暇地解释。

 

“……嗯,平时身上只带着这个,抱歉啊……不过这糖可好吃了,都是我收集的新口味呢……”

“……嗯?”碧绿的眼睛眨了眨,主上是什么意思我好像不太明白呢。

“嘛…本丸的那些家伙没什么恶意,只是太过担心我…狮子你刚来这边千万不要有所误会啊,暗黑本丸什么的绝对不是你想的那样!”

“…呃…”其实我比较想知道主上你是从哪里知道我想过暗黑本丸的事……

 

“咳,就是这样,我家确是良心本丸,”审神者端起茶杯,抿了一口后接着说,“狮子君你大可放心。”

“哈哈,”闻言,坐在一边的金发少年捧着手里的彩色糖果笑弯了眼睛,“主上,您实在是多虑了,既然我已应召前来,即是有成为主人刀剑的觉悟,能为主人所用便是我辈刀剑无上光荣,我又何必在意如此小事呢?”

“……”总觉得自己做了件蠢事呢。

 

眼看审神者不说话,像是很挫败的样子,狮子王歪了头不知如何是好,一低头正好看到自己手里的硬质糖果,思考了数秒,倾身上前,把手里的糖果拨了一半放到绿衣男人的面前。

 

正当审神者万分沮丧,出现在面前的糖果及时分走了他大半的情绪,抬眼看去,入目即是少年嘴边扬起的巨大微笑。

 

“好人,狮子君你是个好人。”一本正经地发了好人卡。

“呵呵。”主上你还是别说话了。

 

“不过狮子你啊,真是有与外貌不同的敏锐心绪啊……”解决完桌上的绿豆糕,审神者咽下一口茶水之后,幽幽说出这样的话。

“……”这是不知道怎么接话的少年。

 

“啊,我没有其他意思,就只是赞叹狮子王你啊,真是温柔又强大的刀剑呐。”像是察觉到自己刚才的话略有歧义,男人赶忙出声澄清。

“……多谢主上的称赞,”少年抬手挠了挠后脑勺,“只是觉得有些愧疚啊,自己什么忙都没帮上…”想到自己到本丸这段时间出阵次数寥寥无几,他面色轻微发红。

知道他是在说出阵的事,审神者伸出手去,替他顺了顺搭在肩上的头发,末了再轻轻拍拍那颗金黄色的脑袋,“少安毋躁,狮子王你啊…一定会变得更加强大,毕竟,来日方长。你说呢?”

抬头看了看刚才已经站起来了的男人,狮子王有些迷惑。

明明不是那个年纪的人,为什么却有种莫名的沧桑,就像爷爷一样,那是只有经历过太多太多事情才能够沉淀下来的一份从容,或者说是一种风度。

 

他有些明白本丸里那些家伙为什么都如此尊重这位大人的原因了。

 

他原本以为是身为刀剑的自觉让各位刀剑男士对身为自己主人的审神者表示尊重,现在看来,虽说自己的猜想不算错,但这确实不是主要的原因。

 

真正的原因,他应该已经知道了;或者说他将继续去感知。

 

狮子王突然想到出门前在本丸院子前的樱花树下遇到的太郎太刀。

不知是不是刚刚做完內番,他并未穿戴护甲刀装,只着一身白衣立在树下。他想着既然遇见便应该前去问候,也算是不失礼数。

 

还未近身,太郎太刀便已转过身来,面容沉静,不愧是长期接受供奉的名刀,今日见之的确气度不凡。一番日常问候之后,他便出言告辞,说着还要去准备主上的茶水糕点。

听到他这么说,本来还站在原地的太郎却出声叫住他,接着从袖口里拿出一个小盒来递给他。看到他有些疑惑的表情,对方沉默了两秒,还是出声解释,“主上嗜甜。”

……果真惜字如金。

 

但是,能得到太郎太刀这样古老又尊贵刀剑的在意,主上又怎会是普通人呢…不,就算是常人,也是特别的常人!

 

……狮子王君恭喜你正式加入本丸审神者后援会。

 

“狮子,在想什么呢?快过来!”不远处传来的声音将他从回忆中惊醒,思绪收回,却看到那人已经收好了茶水糕点先行一步了。

 

拔腿跟上,金色头发的少年嘴角不自觉扬起些弧度,碧绿的眼眸绽着光彩,心情仿佛乘风而去,从未有过的轻盈自在。

“主上,请把行李给我吧!”

 

 

 

这个月的零花钱够不够买一包糖果呢?

 

几颗彩色的硬质糖果随着奔跑的频率在荷包里来回颠簸,少年突然这么想。

 

 


评论(1)
热度(19)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