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光小宝贝儿世界第一可爱( •̀∀•́ )
兼堀&堀兼┑( ̄Д  ̄)┍

花开花落

花开花落

#刀剑乱舞 

#伪正剧向

#男审神者

#OOC OOC OOC【重要的事要说三遍!

#如果这篇文一定要有主角的话 那非烛台切莫属

#如果审神者一定要有CP的话 那非清光莫属【……】

#全员出镜【大概……窝努力

#【兼桑和大咖喱仍是太刀】的设定


今日审神者不在本丸,说是去参加本区审神者一年一度的集会,天明时分就带着加州清光出了门,留下本丸一众刀剑眼巴巴瞪着抱着审神者手臂死不撒手的加州X光,说不得私下已经扎了小人…



虽说如此,却也到底改变不了什么,一干刀剑只得接受事实,其中不乏看似早就从这种微妙情绪中脱离出来的本丸秘书 · 烛台切光忠。早晨天刚朦朦亮就起身来替自家审神者打点好一切:提早准备好的聚会服装被再次熨帖,用素布包好需要带走的午餐便当,整理好聚会时需要与其他审神者洽谈的文件档案……



本丸第一认真,非麻麻莫属。



在厨房做便当的时候,难得出现的大俱利伽罗磨磨蹭蹭地蹭进厨房里,围着烛台切左右打转,看得本丸麻麻心里实在无奈,只得擦擦手回过头来问他到底有什么事。


怎料对方小脸一扬


“哼。”



……

当事人烛台切表示,要不是跟你相处久了还真就以为你是来砸场子的呢。


之后麻麻连蒙带猜总算是知道这只暹罗猫到底是来干嘛的了。

“我说你来问主上多久出发这种事,说清楚不就好了?”

对此,回答仍是:



“哼。”




刚把正装展开搭到衣架上,一向睡得很晚的某流行太刀居然一反常态出现在屋子里,头发并未向往常一样一丝不苟潇洒倜傥,只懒懒在发尾扎了个歪掉的蝴蝶结,看得出来那位小迷弟也是不知道这位居然在这么个大清早跑到这边来了。


双手抱胸在衣架前站了一会儿,本丸爱豆毫不谦虚地表示这件衣服一定得配前日自己刚从万屋买到的那条腰带才算将就,那个家伙虽然比不上爱豆我英姿飒爽,不过也算勉勉强强。


本丸麻麻烛台切此时很想翻个白眼却在心里默念着不要教坏小孩子而硬生生忍住,“原来你刚才进来手里攥着的那个东西是腰带啊……”


被揭穿的某爱豆恼羞成怒:



“哼。”


甩着过膝的长发一路疾走而去。

留下老妈子一脸茫然,最近的小孩子都流行这样跟长辈说话吗?


好不容易将衣服熨烫服帖,刚叠好准备送到主上卧室外间,才踏出门就遇到远征回来的第二部队。带队的是某主命比天大,队员有风雅风雅、就是不好好说话、与某王姓明星撞脸、大将大将以及你要吃个烤红薯吗。


队长压切长谷部正要去主屋进行远征报告,正好遇到烛台切,两人便同去。途中,长谷部抱着远征收获的大小判箱,刚得知今日自家主上将要外出的行程安排,沉默片刻还是低声开口问道,“虽然现在询问实在是太晚,不过我还是想知道,今次陪伴主上出行的,是哪位呢?”


闻言,烛台切暗自笑笑,抬眼看他,温和答道,“你猜?”


“……”怎么才一晚上没回来大家画风都不一样了啊喂?!



看到某主控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本丸麻麻到底还是软心肠,无声在心中叹了口气,开口道:“今日跟随主上出行的,是加州清光殿。”

话毕,果不其然看到对方一脸微妙,嘴里还喃喃:“果然是加州殿么……”


闻言,烛台切也不禁苦笑,那位大人确实是很喜欢加州清光的,但是这样的话,他却是不能说出来的。身为刀剑,对于那位大人,只是尊敬,大概就够了。


将衣物放在外间,听到内屋有些响动,烛台切在门后正座,轻声询问:“主上,您可是要起身?”


话刚出口,却见人从里面拉开门,抬眼一看,是披着外衫的黑发少年,殷红的眸子还有些迷糊,此刻正一边擦着眼角一边打着呵欠从门里走出来。


看到这样的场景,烛台切有些庆幸,还好那位主控没在这里……


“啊,是烛台切殿。主上还未醒来,有什么事吗?”

“主上今日出行的衣物,我拿过来。另外,远征部队已经回归,队长压切长谷部正在外间等待战况报告……”


话还未说完,内屋里便传来男人有些茫然的声音,“清光?”

闻言,加州清光急忙转身回到屋里,两人低声交谈起来。



烛台切坐在门边,敛眸垂眼,听着屋内的声音响动,面无表情的样子十分难得。

如此近的距离,被门分割开的,却是两个世界。



他站起身,稍微整理了衣服下摆,抬脚离去。



等到审神者一边饮茶一边听取长谷部报告的时候,烛台切正巧碰到刚从厨房端着早餐去往主屋的加州清光,少年黑色的长发还未束好,只略略将发束拢到左肩,只是脸上肉眼可见的兴高采烈表现出他对此极大的兴致。


两人眼神相遇,纷纷点头示意对方之后便擦身而过。


向前走了几步,烛台切突然停住脚步,不知道为什么却有种莫名的释然。

其实这样,也没什么不好。他想。


时辰不早了,审神者和清光站在本丸门口同大家告别。虽然只是离开短短两三天的时间,小短刀们却一脸悲伤,特别是那只小老虎,眼泪汪汪泫然欲泣的样子看得审神者实在不知所措,幸得他们那位可靠的尼桑还在,不然这场面可真是不得了。


临走之前,总是醉醺醺的那位大人拉着他哥一起奔过来,吓得刚才还围在男人周围的孩子们纷纷躲到男人身后揪着他长长的衣摆不撒手。


总是穿着浅色衣物的审神者今日穿了隆重的黑色长袍,朱红的滚边沿着袖口一路而下,浅金色的花纹略略坠在衣摆,繁复却低调;绣着两三瓣浅红色樱花的腰带与这身衣物相得益彰,相互映衬着主人较好的面容。


烛台切站在众人之后,看着眼前这幅景象,眉眼带笑。


等到众人或多或少都表达完自己的心情之后,审神者环视一周,果然在本丸中央那棵樱木下找到了迎风长身而立的那个有着金红色眸子的人。



“光忠,辛苦你了。”男人缓步走近,一贯温和的语气。

“是我的荣幸。”他略略俯身,语气恭敬。

“那么,我不在的时候,本丸就拜托你了。”探出手指将对方肩上落下的樱花瓣拂去,男人笑着朝他的方向点点头,眼神中满满的都是安心信赖。

“是。”看着这样的笑容,他不禁开口回答。



大概就是这样的感觉了吧,那位大人的话。

就算不是最受重视的那个也好,只要能够得到大人毫无保留的信任,只要能够看到大人毫无阴翳的笑容……那么久那么久的等待,终于获得了答案。


花开花落,不过如梦一场。


吾梦值矣。




望着两人逐渐远去的背影,烛台切收回目光,摊开手心,正好落下一瓣粉樱。



评论(2)
热度(13)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