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光小宝贝儿世界第一可爱( •̀∀•́ )
兼堀&堀兼┑( ̄Д  ̄)┍

【刀剑乱舞】刹那芳华Ⅰ

【刀剑乱舞】刹那芳华Ⅰ

#男审神者

#伪正剧

#大概全员向【窝尽力…

#与 【花开花落Ⅰ、Ⅱ】 & 【泉盈】 有联系

#OOC OOC OOC【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战斗场景无能【捂脸

#私设多如山

#脑洞较大 请多担待【鞠躬


“主,前面有座木亭,可要歇息片刻?”加州清光转过身,抬起头来询问审神者,语气不知为何有些许的雀跃。

“好,离本丸也还有段距离,赶了两个时辰的路望月也有些累了,就在前边歇歇也好。”审神者侧身翻下马背,玄色长袍在空中划出一丝弧度。


“抱歉啊清光,让你走这么久,”男人理了理自己的袍脚,又看着走在身前的少年,带着一丝歉意的笑,“要不是我把另一匹马赠给了那个笨蛋…”

“主在说些什么呢,”清光摇摇头,勾起嘴角笑得灿烂,“那位大人的马受惊逃窜,幸得我主仁慈搭救,如此宽广的胸怀…清光以您为荣。”

“……”上前的脚步顿了顿,总觉得清光他打开了什么不得了的开关呢…以前可不会说出这样的话。


两人愈渐接近木亭,有着绯红色眸子的少年把望月系到一边的树干上,摸了摸它的耳朵,又回到亭中。

审神者看到少年回来,立即出声让他坐下休息。毕竟从下午开始,那个孩子就一直牵着马走在前面,让他与自己共乘吧,死活不干…哎。


说起来也是自己不好。

早晨醒来脑袋还是有些晕晕的,宿醉的感觉的确不怎么样。自己想赖在被子里不出来,又拖着清光一起睡了个回笼觉。

然后……已经过了午时。

显而易见,出发的时辰被耽误了。


等自己这边准备好出发,大部分的审神者早已离去,只有小部分审神者因为公事还留在住处等待交涉。等自己和清光牵着马离开的时候,发现前方蹲着一个红发乱翘的人,身边站着大约是近侍的刀剑,有些疑惑。走近一看,居然是昨晚鼓动自己喝了好几杯酒的那个笨蛋。上前问了问怎么回事,却得到是这个笨蛋不注意惊了马又让马跑掉这样的乌龙事件。


两匹马也能吓跑,你熊的。

伦家也不吱道肿么回事嘛。咬手帕。

……说人话!

借我匹马。

……


站在一边的高大男人闻言,微不可见地叹了口气。

主上你…哎…


辛苦你了,太郎太刀。


想到之前那个笨蛋替自己烧制的雪白茶碗,审神者也叹了口气。

真是欠了你的。


于是就变成了现在的局面。


看着眼前轻微喘气的少年,审神者低头想了想,然后又从长袍宽大的衣袖中摸出几颗彩色包装的糖果,递给对面的人。

对面的少年看见伸到自己眼前的手,眯眼笑了笑,捻走其中一颗放到胸前的衣襟里,又将这只手轻轻推回去。


审神者愣了愣,一脸若有所思地缩回手,剥了一颗塞进自己嘴里,又迅速剥了另一颗倾身塞进对方嘴里。沐浴着少年惊讶的眼神,他似乎非常得意。大约是眉眼带笑的样子侵染了少年,两人都嗤嗤笑出声来。


再次上路的时候,审神者没有上马,而是牵了马走在清光身边,两人一路缓行,朝本丸走去。


天色有些暗了。

等到夕阳收走最后一丝亮光的时候,两人离本丸只剩一盏茶的路程。审神者有些感叹,这次出行实在顺利。


……


怎料上一秒还没想完,下一秒就感到心中一阵剧痛,一股甜腥涌到喉头,脸色顷刻苍白如纸。


清光在第一时间就觉察到了自家主上的异变,连忙扶住对方,急声发问:“你怎么了?”连敬称都忘记了。

审神者深深呼吸,才将喉中腥甜压了下去,低声喘息道:“本丸、我的灵力结界被破坏了…马上回去!”

话毕,他便忍痛翻身上马,长臂一伸又将站在马下的少年揽到身前,一拽缰绳,拍拍马头,俯下身子在马耳边轻声道:“望月,快回本丸!”

纯黑色的马儿喷出一阵响鼻,乌蹄来回踏着地面,在主人命令发出的一刻间便飞扬而去,蹄声不绝。


回到本丸的时候天已全黑了,但从本丸外围燃起的火光却照亮了两人前进的道路。望月识得人性,稳当停在本丸门口,喷着鼻息无声地催促主人快些行动。


看到眼前混乱的局面,清光侧身从马上跳下,又打算转身去扶审神者。回头一看,男人早就下马,此刻正立在原地,大概是在观察情况的样子。


此时审神者心中极度震惊,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原因无他——

他用不了灵力。

探出手掌,尝试在手心里聚集灵力,却再没出现那朵熟悉的红色火焰。


这真是……太糟糕了。

不禁在心里叹气。


握紧手掌,现在最紧急的事情倒不是这个。


“清光,你去太刀和打刀的院子里;我去短刀肋差那边。……若有敌人,务必与大家配合,灭掉它们!”沉下其他心思,审神者一边绑好头发一边朝加州清光点头吩咐,语气郑重。

“是!”清光已经好久没见过这样的主上,再次认识到现状的严峻,回应后立刻行动起来。


男人眯了眯眼睛,随着清光一起进入本丸,两人在主屋处分头行动。

像是想到什么一样,审神者一边疾行一边从衣襟前摸出一把看起来非常轻薄的黑红折扇来握在手中。


真是…祸不单行。

捂着心口的位置,审神者这么想。


胸口处从刚才就一直传来阵阵钝痛,男人前行的速度顿时慢下来。即便如此,他也一手扶着廊柱尽量朝前移动着。


前方不远处传来一阵金属急促碰撞的声音,男人深吸一口气朝前跑去。


惊心动魄。


银白色头发的小孩和带着眼镜的少年正艰难地抵抗着自己面前的敌人。小孩额间已满是汗水,金色瞳孔中泛着非比寻常的战意;少年及膝的白色长衣衣脚处已经有些破损,本来就显得成熟的脸庞此刻更加果断严肃。


小孩被敌人的刀刃逼得节节后退,身边的兄弟也自顾不暇,场面一时极度危险。


审神者几步上前,步态轻盈毫无声息,已经展开的折扇映着不远处的火光,泛起一种奇异的光彩。自下而上的挥手轨迹之后,是敌人无力倾倒的背影。


在小孩泛着雾气的注视下,男人挥舞的扇面再次解决了另一个正与紫眸少年缠斗的敌人。随着敌人渐渐倒下,审神者立刻将两个孩子拉到自己身前,一手一个紧紧地抱住他们,声音有些颤抖。


“退,药研,你们没事吧!”


怀中的两人有片刻的僵硬,却在下一秒再次狠狠把头埋进男人的怀里。五虎退几乎要哭出声来,药研面容上倒是没什么不同,只是环着审神者脖颈的手力气愈渐加大。

男人知道他们这次实在是被吓到了,便抬头轻轻吻了吻两人的额角作为安慰,又温柔问道:“其他短刀呢?”


“大将勿念,”药研已经迅速调整好自己的情绪,稳声回答,“短刀和肋差的大家都在兄长和各位大太刀、太刀殿下的保护下,现在正与敌人交战当中;我和小退是被偷袭,所以才和大家走散…遇到大将实在是我等之幸…否则……”

五虎退在旁边一边听着一边点头,眼泪汪汪的样子实在引人怜爱。


闻言,审神者点点头,又伸出手去抹了抹退的眼角,一手一个牵着两人站起身来,开口道:“抱歉的话就待会儿在说,我们先去跟大家会合。”


三人一路走过短刀、肋差院,里面被弄得一塌糊涂;经过内庭时,平时绽开着繁复缤纷的樱色花朵几乎已经全部凋零,落得院子里厚厚的一层花毯。

五虎退和药研看到这幅景象,不禁目瞪口呆。而审神者却好像早就料到一般,墨色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微妙的情绪。


灵力果然全部消失了。


站在樱木下,审神者抬头望天,今夜竟是满月。玉盘般的圆月在樱木光秃枝芽的分割下支离破碎,深色的云雾弥漫在月亮前,本就发散着微弱亮光的月一时之间竟像是被吞噬了一般。

十分不祥。


异变突生。


飞往九天之上的思绪被身后的惊喊声打断:“主上请小心!”

意识到自己身后不远处居然潜伏着敌人,电光火石之间战斗本能判断出自己此刻转身迎敌已经太迟,便下意识将自己身旁两个孩子圈进怀里抱紧,企图以一人之力承受身后袭来的刀刃。


“主上!”怀中的小孩如今才反应过来,大声喊叫着。

审神者闭了眼睛,等待着痛楚地降临。


眨眼间仿佛看见一道黑红色的影子朝自己窜来,接着便是一阵刀刃碰撞的声音。

有人在千钧一发间砍杀了偷袭的敌人,预料中的痛感并未降临。


男人轻笑一声,想要站起身来却顿时摇晃着向后倾倒。


胸口处的钝痛一直持续着,之前虽然在肾上腺素的鼓动下消弭了不少,此刻却翻倍地回归,他的视线变得模糊,隐约间觉得自己大口咳出殷红的血液,周围全是惊慌失措的人。


有人接住他,把他抱在怀里用袖口帮他擦拭嘴角边不断冒出的血沫,绯红的眸子里满是不知所措。男人使劲眨了眨眼睛,伸手抓住对方的手腕,低语道:“别、担心,我、没事…别、慌……”


话还没说完,接踵而至的却是无尽的黑暗。


评论
热度(12)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