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光小宝贝儿世界第一可爱( •̀∀•́ )
兼堀&堀兼┑( ̄Д  ̄)┍

【刀剑乱舞】刹那芳华Ⅱ

【接上文:刹那芳华Ⅰ】

#男审神者

#伪正剧

#大概全员向【窝尽力…

#与 【花开花落Ⅰ、Ⅱ】 & 【泉盈】 有联系

#OOC OOC OOC【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战斗场景无能【捂脸

#私设多如山

#脑洞较大 请多担待【鞠躬

醒来的时候仿佛还是子夜,审神者顺着窗边的缝隙望去,外面的天空正是无边无际的漆黑。周围很静,就像无数个平常的夜晚一样,宁静安详。他有些迷糊,仿佛不知今夕何夕了。

他朝空中伸出手,虚握几下,发现自己的身体有些僵硬;心脏忽得加快了跳动,他这才回忆起之前的事。

胸口已经不再疼痛,但在几次尝试聚集灵力失败之后,他不禁轻声叹息。

 

发出声音的瞬间,屏风后就有声音传来:“主,您醒了吗?身体可还安好?”

闻言,男人心下顿时明了,轻言道:“上前来,长谷部,我有些乏力。”

话毕,那个浅栗色头发的男人便绕过纱质的红木屏风出现在审神者面前,神色中满是担心,浅紫色的眼睛中溢出五分尊敬五分珍惜,语气恭敬:“是。”

“来,扶我起身,”审神者捋了捋头发,朝跪坐在自己身旁的男人伸出手去,沉声问道:“如今本丸中情况如何?”

 

#

审神者在他们面前无力地倒下。

如同漂浮在汹涌海面上的一根枯木,如此脆弱,仿若下一秒就将化为天边的尘埃随风散去再不知去向。

 

在大家都还呆立着无所行动的时候,有人飞快地把审神者揽到怀里。

是加州清光。

 

绯红眸子蓦地放大,里面藏着快要崩溃的信息,他一遍遍毫无章法地擦去审神者嘴角溢出的血色,刹那间竟无人言语。

 

审神者从未在刀剑面前显示出如此脆弱的模样,以至于刀剑们完全被眼前的景象所震惊从而不知所措起来。

但这样的情绪也只能在十秒内猖狂了。

 

清光第一个反应过来,拦腰横抱起面前的人就往主屋的卧室里跑。他记得那间屋子里有好多审神者从现世带来的药品,瓶瓶罐罐的被塞到了柜底。

少年的动作一下子惊醒了周围的人,大家迅速让开一条小路,又有几个与少年身高相近的刀剑男士上前去托着自家主上的脑袋和小腿,尽量让他平躺在少年的臂弯中不受颠簸。

剩下的刀剑纷纷朝主屋赶去,面容严肃,眉头紧锁。

本丸中迅速笼罩着一股沉重的气息,连矮小的短刀此刻都不再感到恐惧,只是产生了无尽的担忧;更无论其他刀剑。

 

刀剑男士们如此忧心不是没有原因的。

 

审神者无端咳血甚至如今已陷入昏迷,本丸中遭遇的敌人,被破坏的房舍,受到惊吓的后辈……哪一样不令人担忧呢。

 

而更重要的,却是——

自身力量的衰弱。

 

即便这样的衰弱极度缓慢,在此刻却不得不令人正视起来。

付丧神的力量是属于主人的审神者所赋予的,而如今付丧神力量的衰弱,就恰恰反映出是审神者的灵势出现了问题。

 

自己主人的灵势是如何强大,刀剑们比任何人都清楚。

受到召唤时身体里充斥着的极度纯净的灵力,他们已经太久没有遇到。

 

昔日强大的主人如今却气若游丝。这是比任何事都让他们感到震惊与担忧的。

 

#

“回禀主上,本丸内所有敌人已被尽数清除,本丸刀剑皆为轻伤;西院内火势已得到控制,房舍的损坏情况已经由烛台切殿、石切丸殿统计完毕;锻刀师无恙,太郎殿正为其守卫;短刀和肋差也正由一期殿关照当中,现已无大碍;其他刀剑此时正在主屋外守卫……大家都非常担心您。”

 

……还好没铸成大错。

审神者不禁在心中呼出一大口气。

 

“……主,还有一件事……”长谷部垂下眼睑,声音低沉,似是犹豫不决。

“嗯?”难得见到这样的长谷部呢。

“……清光殿下在安顿好您之后便昏迷不醒,我等替他检查之后发现,他胸腹有道十分严重的刀伤,但因手入室…不能使用,即便伤口已经包扎,但此刻还在往外渗血,情势危急。”

 

闻言,刚刚才调整好的心跳又一次被打乱,审神者的呼吸变得急促,他不得不紧紧握拳强制自己冷静下来,狠狠眨了眨眼睛,开口道:

“带我去看他。”

 

#

少年安静地躺在自己面前,因失血过多而变得苍白的脸庞在月光的映照下更显脆弱。他的唇紧紧抿着,平日里那双殷红的眸子也被隐藏在眼帘之后,整个人如同橱窗里的人偶,了无声息。

审神者顿时慌了,连忙俯下身去探寻少年的呼吸。

 

还好,呼吸还在。

 

血液的铁腥味在房间里弥漫,男人掀开被子,入目的鲜红刺到了他的双眼。

怎么会流这么多血?

 

审神者的双手不禁颤抖起来,他一把抓过少年的手抵在额间,心里飞速过滤着能够拯救对方的方法。

 

灵力消失,手入室用不了,灵力,灵力,灵力……

他从未像现在这样渴求着那簇红色的火焰。

 

无数的数据在他的脑海中流过,却尽是无用的信息。他闭起双眼,想要抓住其中闪着光亮的微小信号。

 

 

 

突然,他放下了对方的手,又从衣襟里掏出之前的黑红折扇来,往自己手腕处狠狠来了一下。

 

殷红的血液迅速从那道平滑的伤口中汹涌而出,他单手捏紧了少年的下颌让他张开嘴巴,又将流着液体的手腕凑到少年嘴边,让鲜红的液体流进少年的喉咙。

 

不知道过了多久,男人有些头晕,刚才平缓跳动着的心脏又开始剧烈振动;他轻轻摇晃了自己的脑袋,随意掏了自己平时束发用的发带绑了绑手腕的伤口,便屏住呼吸去拆清光胸前的白布——

 

他害怕这样做也毫无作用。

 

 

 

可喜的是,清光胸前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愈合着。

他赌对了。

 

维持付丧神和本丸运作的灵势从审神者身上汲取,那么是否意味着审神者本身,便是灵势的根源?如果这样的推断没错,那么流淌在审神者身体中的血液,便是最能体现出灵势的东西。

 

散乱着黑色长发的男人瘫坐在少年身边,一手撑着额角微微叹息。

 

可算把你给抢回来了。

评论
热度(11)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