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光小宝贝儿世界第一可爱( •̀∀•́ )
兼堀&堀兼┑( ̄Д  ̄)┍

【刀剑乱舞】刹那芳华Ⅲ

【刀剑乱舞】刹那芳华Ⅲ

#男审神者

#伪正剧

#大概全员向【窝尽力…

#与 【花开花落Ⅰ、Ⅱ】 & 【泉盈】 有联系

#OOC OOC OOC【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战斗场景无能【捂脸

#私设多如山

#脑洞较大 请多担待【鞠躬

###无意外下一P完结【= =

“坐。”审神者稍微压低自己的手掌,示意站在本丸主屋议事桌旁的刀剑男士们原地坐下,自己则坐在首座,一手摁了摁额角一手放在膝头,面容平静。

在站的各位随着男人的手势纷纷坐下,表情严肃无人言语,只静静等待主人的命令。

“各位,今次本丸袭击事件到现在为止可以确定首波已经结束,至于会不会有第二波,我现在还无从得知,所以本丸将在三天之内处于战备状态。在此期间,我会尽快找出问题根源,早日解决此次危机,希望大家打起精神,互相配合,护卫本丸。”

放在膝头的手不知何时已经移到面前的木桌上,伴随着审神者沉稳的声音,指尖一下一下轻轻扣在桌面,发出清脆的响声。

看到自家主上沉着冷静的面容和若然无事的从容姿态,大数的刀剑们都沉下之前焦躁的情绪,恢复了平常的冷静状态。

看到下座各位刀剑的转变,审神者不禁在心中舒了一口气,眨了眨眼睛来掩饰自己脑子里现在晕得正欢这样的事实。

拖着这样的身体来逞逞强也不是没有好处的。

“诸君,”审神者顿了顿,提醒在座各位停止低声交谈,又道,“对于之前御敌时受伤的人员,虽然我的灵势暂时无法使用,但我已经找到疗伤的方法,明早我会陆续替大家治疗,请安心。”

闻言,坐在审神者左手边的烛台切不禁抬头看了一眼正在安慰大家的男人,他莫名觉得审神者说的治疗方法有些奇怪,此刻却顾忌到其他人而咽下了自己快要问出口的话。坐在烛台切身边的鹤丸敏锐地察觉出自己身旁这人的怪异之处,金色眸子中划过一丝疑惑。

“阿诺…”非常罕见的,从男人在主屋出现时就一直黏在他身边的银白色头发的孩子此刻却扬起小脸,声音软糯中透出坚定,“主,您的身体……”

这个孩子似乎比任何人都担心自己眼前这人。

五虎退是个拥有不符合自己外表的观察力的孩子,在听完主人的话之后,他的直觉,或者说他的洞察力隐隐告诉他,自己的主人,在逞强。

听到身边传来的声音,审神者眯了眯眼睛才重新定好焦距,低下头去看倚在自己腿边的孩子,清澈的金色瞳孔中倒映出来的,是自己惨白的面容和无力的微笑。但此时此刻,他已没有多余的精力来粉饰自己的表情,能够若无其事地坐在这里,已经是他最大的努力。

“无碍,”审神者伸出手去轻轻握住小孩放在他膝头的手掌,冰凉的体温让身为刀剑的五虎退都感到吃惊,他温声说道,“不要担心,小退。你所要做的,保护好自己已经足够。”

五虎退闻言,只有轻轻点点头,晶莹的瞳孔中隐隐泛起一层水光。

“……那么,一期和鹤丸一起负责短刀肋差的安全;小夜,你跟宗三江雪呆在一起;堀川,你就和和泉守一块儿行动;安定的话,等会儿来清光这里;其他的人员就照烛台切安排的去做。巡逻队的各位,辛苦了。以上,会议结束,有任何问题,请一定来告诉我。”

会议结束后,审神者婉拒了长谷部想要送自己回卧室的建议,独身一人缓缓朝卧室挪去。中途实在力竭,只好扶着廊柱稍微休息,轻轻咳嗽却带出几丝血迹,略略用手背抹了抹便继续向前走。

在转过回廊拐角的时候,却突然遇到了倚在门边的银发青年,是鹤丸国永。

“怎么了,鹤丸?”右手立刻离开墙壁,审神者敏锐地觉察出这人现在出现在这里其实别有用意,所以试图蒙混过关,“不去和一期一块儿吗?”

回应男人的是一道锐利的目光,伴随着一阵沉默,鹤丸只定定凝视着自己前方的男人,神色微妙。

见状,审神者只有定了定自己墨色的眸子迎向那道目光,嘴边勉强扬起一丝弧度。

两人如此对视片刻,到底还是有人先行认输。

“哎,”银发的青年伸手揉了揉自己的发尾,一脸无奈,“主上,你能过来一点吗?”

男人不明所以,还是上前几步走近了青年。

只见青年探出手指直奔审神者面容而来,审神者不禁吓了一跳,动作有些僵硬,等着对方下一步的举动。

怎料对方只是用指尖蹭了蹭自己的嘴角,轻笑着叹息:“真是的,做戏也不做全套…”

审神者一脸卒郁,叹了口气,低声道:“你真是吓到我了,鹤丸……”

“噢?真的吗?”闻言,鹤丸收回了手指,弯了眼睛,语气微扬,“我的荣幸…”

“主上,”鹤丸站在审神者面前,语气郑重,“虽然我等只是刀剑,但我希望,您能多依靠我们一些…这样逞强的事,不要再做第二次了……”

看着眼前的青年,审神者愣了一秒,轻笑出声:

“好。”

#

目送了鹤丸走远了去,审神者轻轻地叹出一口气。这年头,谁都不好糊弄,刀剑都成精了……

想完才莫名发现,这样好像也没什么不对……哎,失血过多是连脑子也一并掉了么。

轻轻拉开门进来,躺在软垫上的少年还是安静地睡在那里,经过刚才审神者“粗鲁”治疗之后,他的脸上已经慢慢恢复了血色,不再和之前一般苍白。

男人不由松了一口气,突然放松下来的精神造成了脑中一片眩晕,还没等他缓过来,门外又有声音传来:“主,我是安定,可以进来吗?”

闻言,审神者一手扶着额角一边去拉开门,不是他不想说话,而是实在力乏。虽然现在胸口不再钝痛,但却好像留下了一些乱七八糟的后遗症,而且由于灵势消失的原因,他比平常更加感到疲累。如今本丸中基础设施的运转,恐怕还在他身体内抽取能量来维持。

拉开门,还穿着蓝色羽织的少年站在门外,一脸明明非常担心又不想让别人看出来的表情看得审神者十分微妙。

其实审神者对于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这两人的相处模式还是蛮好奇的,明明彼此都很在乎对方,但表现出来的形式却是千差万别。一个是平常时不时就“丑八怪、丑死了”这样说着大约算作语言攻势的话,出阵时却经常替对方挡住敌人的刀刃;另一个呢,平时回不了嘴的时候就总是会张牙舞爪地扑过去势必要狠狠教训对方一顿,结果有什么有趣事情要分享的时候又总会第一个告诉对方。

审神者对于这样的相处模式,感觉实在有些微妙。总有种:啊,说不定这两人其实关系超好的,这样的感叹。

面前的门被人拉开,那位大人苍白却微笑着的面容又一次呈现在眼前,大和守安定的心底却突然像地下泉水涌出地面般冒出一股股恐惧。而这份情绪在对方突然朝自己倒下的那一刻占据了最高点。

“抱歉啊安定,只是头有些晕,不碍事。”被扎着马尾的少年扶着坐在软榻上的男人浅笑出声。

“……”蓝色眸子的少年坐正了身子直直凝视着面前那人,并不言语。

“……”被这样毫不掩饰地直视着,男人瞬间感到一丝心累,不着痕迹地将左手手腕收到袖子里,轻声说道,“安定,你在想什么呢…清光他已经没事了,只要修养一段时间就能痊愈。”不是不明白少年那道目光的意思,但是他却不能再多解释什么。这个时候,他自己到底是不能放松的。

本丸中的一切事务都还需要自己支撑,刀剑自有需要他们做的事,但自己的工作和义务,却是无论如何都不能推卸的。

“主,你到底是如何治疗清光的?”安定的眼睛在审神者身上逡巡,本身就具有观察细微的特性更加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微小的动作,注意到男人的举动,他心下一凛。

他本就疑惑自家主上所谓的治疗方法。刚从主屋议事厅来这里,经过主院看到那棵枯萎的樱木时他就大概已经明白,自己主人的灵势已几近于无。那么主又如何止住清光的伤口呢。

大和守安定有种不祥的预感,直到他刚才从自家主上身上闻到了极重的血腥味。并非是屋内清光伤口留下的味道,而是确确实实属于审神者的血液味道。人类本就与刀剑不同,所以血液的味道也是略有差异,这点事情,他大和守安定还是知道的。

如今他直直盯着被审神者藏到袖中的左手,这样的举动更加印证了他的想法。这次的治疗方法,恐怕真的是那样……

“主,请让我看你的左手。”

目光凌冽,语气坚定,这般样子大概无人可以拒绝他的要求。审神者看了一眼自己身前这个眼角缀着一颗泪痣的少年,幽幽叹息,缓缓把手探过去。

我真是前世欠了你们的……

朝自己伸来的手指节纤长,形状优美,往日白皙的肤色此时早已变成惨白。手腕处草草包扎过的伤口还在缓缓渗出红色的液体来,这幅景象生生刺痛少年的眼睛。

“审神者本身就是灵势的聚合体,所以我想,大概我身体中的血液也有同样的功效…”看着眼前低着头捧着自己左手的少年,男人出声解释,温和柔软的语调带着显而易见的安抚,“…不要担心,安定,这些血液都会恢复的。”

这样若无其事的话却在下一秒被手腕上传来的温润触感所打断。

少年此时早已拆掉了被包好的伤口,浅蓝色瞳孔中映出那人腕处仿佛烙下的几道深深的伤痕,明显是划过一次又一次才会产生的伤口。他垂下眼睑,眸中的色彩被眼睫毛挡住。他已经不清楚如今胸中泛起的疼痛是从何而起了。

仿佛着了魔怔,少年捧着那只手凑到自己唇边,伸出舌尖如羽毛划过水面般轻轻舔舐着从伤口处冒出的血珠,一下,又一下。

“安定!”审神者有些吃惊。

然而下一刻少年扬起的脸庞却让他不再言语。

那是怎样的表情啊。

浅蓝的眸子仿佛蒙着一层薄薄的水雾,扭曲了光线,眼角下缀着的泪痣仿若坠下的泪滴,本是天然带笑的嘴角此刻却是虽笑犹泣。

审神者墨色的眸子里也不禁漾起一丝莫名的情感。轻轻挣脱了少年的双手,却又在下一秒身体前倾双手环住少年的后背将他拉到自己怀中轻轻抱住。少年的脑袋被男人的右手温柔地放到自己的颈窝,左手则一下一下轻拍着少年的后背。

审神者柔和的声音在少年耳边响起:“安定,别害怕。我不会死去,也不会离开你,别害怕。”

闻言,怀中的少年微微一愣,垂在身侧的手缓缓抓住对方的衣服,双臂重重地扣住男人的肩膀,“主,我…不怕。”

是啊,大和守安定从来是什么都不怕的。敌人也好,刀刃也好,再多的困难他都会一一跨过,再大的难题他也会一一解决。他是什么也不怕的。

只是那抹鲜艳的红色,多么像好久好久以前那抹烙在他心中,任无数记忆产生又消失鲜艳又泛黄却依旧殷红如昨的赤色。那么像。

要是眼前的人也像那抹赤红般,任凭多少呼喊也再不会回应他。那样的话,不如……

浅蓝的眸子里隐隐透出绯红的光彩。

不如……





评论
热度(16)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