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光小宝贝儿世界第一可爱( •̀∀•́ )
兼堀&堀兼┑( ̄Д  ̄)┍

【刀剑乱舞】刹那芳华Ⅳ【完结】

【刀剑乱舞】刹那芳华Ⅳ

#男审神者

#伪正剧

#与 【花开花落Ⅰ、Ⅱ】 & 【泉盈】 有联系

#OOC OOC OOC【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私设多如山

#脑洞较大 请多担待【鞠躬

#如果一定要有CP 那非加州清光莫属

#结尾有借用 刹那芳华曲 大推荐 大家都可以去听听

“次郎?”

披散着中长黑发的男人从屋内缓步走出,身上披着的酒红色外衫被从远处来带着清晨特有的青草气息的微风轻轻荡起一角,不时便复又乖巧地回归原样。

背对着审神者的高大身影听闻声音后转过头来,面上艳丽的妆容在身后隐约亮起的晨光中被定格成一道风景,实在令人赞叹。

“主,”清亮的音色带着些许雀跃,美丽的金色眸子散发着璀璨光彩,“早上好!”

流进耳中的是如此精神的问候,审神者不禁勾起嘴角,笑弯了双眼,稍微增大了些音量回答:“早上好,次郎!”


“喔!”得到的是同样健气的回应。

#

昨晚安定发现了他用自己的血液治疗清光的事,接着就一言不发地呆在自己身边,让他去休息,非不干,只一双浅蓝的眸子默默盯住你…结果最后还是因为之前御敌受了伤又没有及时手入的关系而昏睡过去,明明是在梦中却还紧紧揪住自己的衣角,眉头紧锁的模样看得男人十分担心。

审神者知道安定他,大抵又是陷入了冲田君的梦魇,便只轻轻用指尖抚去这个少年眉间的褶皱,待到他面容安详之后才将他安置在清光身边。


这两个孩子到底是吃了太多苦。

安置好安定君之后,审神者也确实太过疲累,便倚在软榻旁稍微凑合了半晚,直到破晓天明,才在生物钟的指引下睁开眼睛。

面前两人还未苏醒,只是气色明显已比昨日好上一倍。看到这样的景象,审神者不禁松了口气…看来这方法的确是有效的。

心中还顾念着本丸中其他的刀剑,于是审神者打算去看看现在的情况,结果刚出门就遇见了坐在自己门前不远处的高大身影。

平日里别在发间的簪花被取了下来,锦缎似的深蓝色长发只在发尾的位置用白色的布条绑了个松散的缎结,随身携带的酒坛放在身侧触手可及的地方,回转来的面容仿若三月绚丽绽放的花朵。

大约是坛中盛放的美酒香气太过浓郁,黑发的男人觉得自己在一瞬间竟有了些微醉意。

“次郎,身体状况如何?昨日御敌有哪里伤到了吗?”缓步接近坐在廊柱旁的高大男人,审神者也弯下腰坐到他身边,两人中间隔了个酒坛。他歪了歪头递出一个关心的眼神。

“噢!”闻言,对方笑得灿烂,“主人勿扰,在下并未受到损坏,一切都好!”

听到这话,黑色头发的男人不免松了口气,只浅浅上挑了一边眉毛,略微点头:“那就好。”

两人静静在晨光下并肩而坐,其间溜到他们身边的清风沉默而温柔地带来远处初升的阳光,莫名的温度。

“次郎,”下垂的眼神刚好扫到身边的酒坛,审神者突然有些好奇了,“那么喜欢酒吗?”

“哈哈,”次郎太刀一边抬手将耳畔的碎发拨到耳后一边煞有其事地重重点头,“嗯嗯~酒可是在下的生命之源啊!”

仿佛被这样郑重其事的语气感染了一般,审神者噗嗤笑出声来,肩膀可疑地耸动起来。

次郎太刀歪了头看着自己身边的这人,苍白的面容因为发笑的缘故变得红润起来,墨玉般的眸子有些发亮,纤细的身材在绯红袍子的映衬下更显瘦弱。

但这个人,却是整个本丸的支柱,是所有刀剑男士的心之所在。

他很重要,非常非常重要。重要到自己昨晚护卫主屋时都没有喝一口身边放着的酒。

“…虽然这个请求有些失礼,”审神者好像十分不确定的样子,挠了挠后脑勺,开口说道,“能不能让我尝一口呢?…总是看到次郎你喝得很开心的样子…”

“嘿,”次郎太刀有些吃惊,那双金色的瞳孔发散出感兴趣的光芒,他勾起嘴角,衣袖挥动间酒坛就已经到了审神者手中,“喔~在下完全不介意,您随意就好。”

黑发男人冲对方咧嘴一笑后,便掀开盖子仰起脖颈将坛中液体往嘴里倒去。

确是好酒。

人说,良宵春歌下垂柳,酒祛愁情醉梦游。此番情形倒也应景。


不是没有和自家主上相约对酌过,但眼前这人这样的喝酒方式次郎倒还是第一次看见,当下眯眼咧嘴,笑得甚是爽朗。

一口浓酒下肚,不时整个身子都暖和起来,审神者眯着眼睛看坐在自己身边那人,恍然间竟觉得这样的场景莫名有些熟悉。

哎,他不禁在心中叹出声。记忆丧失果然是件让人头疼的事情。

坛中大约仅有半壶的容量,经不住审神者和次郎太刀你一口我一口的消耗,很快便见了底。等到最后一口被审神者喝掉之后,那位深蓝色长发的大人只能抱着自己空空的酒坛,一脸生无可恋。

男人使劲眨了眨眼睛,偏过头看到上面的场景,不觉浅笑出声:“哎呀哎呀,这可真是…我赔你一坛好酒如何?”

不等对方回应,他便进了旁边的贮藏室,不久就抱着一个红封酒坛晃悠悠地出来了。等到把酒坛放到次郎面前,他才凑到对方耳边低声道:“次郎啊,我就藏了这么一坛,千万别被其他人发现了喔!”话毕自己却先笑出声来:“那个笨蛋…他以为我借他马是白借的吗…这坛酒我可是标记了好久就等着给你抱过来呢,嘿嘿。”

看着眼前这个明显不是平时状态的主人,次郎太刀沉默片刻,觉得自己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比如说自家这位审神者其实酒量超级差这样的事实。

不过,管他呢,有酒喝才是王道。

“诶?次郎你怎么有两个脑袋…”恍然间,那个把酒坛子一个劲儿往自己怀里送的人低声嘀咕了一句便要一头载到自己臂弯里,还好自己赶紧抬手托了这人一把才避免了他磕到酒坛的意外。

这真是……

次郎太刀有些啼笑皆非,垂下目光去看那人,却意外捕捉到他失去血色的脸与唇,再和着眼下浓重的青黑痕迹,高大的男人不觉轻轻叹息,伸手将这人拢到自己身前,让他窝在自己的臂弯中沉睡。


自从自己回应了自家这位审神者从而默认他将自己召唤到这世间,已有了一段时日。很多时候,他都只是在远处抱着他的酒坛爽朗地笑着,毕竟对他来说,酒与兄长才是第一重要,即便现在也是如此,但到底也有了些许不同。


自家这位审神者心思细腻缜密,为人温和有礼,实在当得起君子一称。最开始烛台切还没来的时候,本丸中事无巨细皆是这位黑色长发的男人处理,处事果断待人公正,便是次郎对他的第一印象。

后来自家兄长,太郎太刀,被主人从战场上带回家的时候,次郎开始有些关注这位大人了。审神者的力量源于一种名为灵势的东西,而自家这位,作为刀剑的次郎太刀在初见他时,仅是匆匆一瞥就能清楚的看到他周身环绕着的赤色灵势,不得不说,这位大人的确令人惊叹。

而在本丸拥有大量刀剑彻底安定下来之后,这位大人便一改之前风范变得有些慵懒起来,隔三差五就提着一坛好酒来找兄长与自己,说着不相干的话,笑得一脸清爽,只那双墨色的眸子里总是点缀着些许阑珊,堪比烟花凉。

说来也是奇怪,没人比自己更了解自家那位兄长了,但他却实在疑惑,自家主上到底是哪里吸引了那个清冷的人。自来就受着人类供奉的刀剑,太郎太刀和次郎太刀,自是知晓人生苦短,至此太郎太刀生性冷情,虽然兄弟次郎太刀流连尘世,却也不过是惦记着弥散着香味的美酒罢了,内子里却也如同兄长般冰凉成霜。


审神者倒是看得清楚。


遥远的恍然思绪被怀里人不安的翻动所打断,次郎一边轻轻拍打那人的后背一边探出手指拨开落在他眼周的碎发。这样的姿势他是从审神者那里学来的,前日偶然间看到那人这么抱着藤四郎家的孩子,轻盈的姿势温柔的气息嘴边温和的浅笑,竟给自己留下这样深的印象。

怀中那人得了这样蹩脚的安慰,竟又浅浅睡去,刚才眉间的褶皱也缓缓平复,脸色变得安详。

次郎觉得有趣,也噙了一抹微笑,靠着廊柱收敛眼睑垂下目光看他。

不过一两个时辰,天色竟已大亮,怕是刺了眼,黑色长发的男人皱了皱眉头,一副要苏醒的模样。次郎见此,并无动作,只静待主人睁开双眼。

墨色的双眸因着大亮的光线,其中仿佛流星飒沓。

“唔?”眨了眨眼睛,入目即是一张姣好的面容,鎏金的眸子带着些兴味正静静地看他,“我睡着了?”

“主睡得可香了呢。”笑眯眯笑眯眯。

“……”被次郎扶着直起身来,审神者有瞬间的茫然,复又清醒过来。明白自己居然被几杯淡酒放倒还在别人怀里睡了半天这样的事实。

审神者只得抿了抿嘴,扯起僵硬的脸皮向对方道歉。幸得次郎谅解,只绕着酒量的事打趣了几句便就此作罢。

未几,次郎太刀便起身告辞,说是去换下一位护卫主屋的人。

目送着那个高大背影缓缓走远,审神者不禁呼出一口气来,笑着摇摇头,看来昨日果真是消耗甚大…

双眼微暝,审神者依稀感到些奇怪。为维持本丸的运作,自己身体中的灵势应该已经几近于无,此时便也应该更显疲累才对…但他此刻却隐隐感受到力量的增长,虽说速度实在可以忽略不计,但毕竟实在缓慢增长着。

想到这里,男人伸出右手食指,心意联动间,指尖一厘米处,竟扑哧冒出一簇赤色火焰。看到这抹兀自跳动着的焰做花朵,即便心中计量万千,他还是终于笑出声来,还好,还有时间…

“主?”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带着些似是体力不支的微弱,“您在这里干什么呢?”

闻言,审神者飞快地回过身去,果然看到了自己始终记挂在心里的那个人。

乌黑的发尾并未用白色缎带束好,只稍微拢到一起搁在左肩;绯红的双眸中闪动着莫名的光彩;平时套在外间的玄色风衣被留在屋里,穿着黑色里衣戴着红色围巾的那人,不是加州清光又是谁呢?

“来,过来,”像是听到了自己内心深处满足的叹息,审神者朝着清光递出自己的手,不自觉噙了浅笑,言语柔和,“到这边来。”话毕,拍了拍自己身边的位置。

赤色眸子的少年温顺地坐到男人身边,歪了头看他,被对方温柔的浅笑稍微夺去心神。

只刹那晃神的瞬间,有带着人类体温的衣裳缓缓披在自己背后,颈侧是发散着阵阵温热的主人的手臂,脸庞倚着的是那人温暖的胸膛,他有些不知所措。

“主……?”他声如蚊蚋。

“嘘,不要说话。”轻轻把下巴抵到少年的额边,男人的尾音带着叹息,“你醒来便好…以后不要这样,让我担心了。”

“主…”清光垂在身侧的手轻轻揪住身前那人的衣服,鼻尖萦绕着熟悉的薄荷清香,他心中思绪万千,便有些手足无措,稍微顿了顿,他却还是说出声来,“我也很担心您。”

审神者一愣,自是已经清光的本意,抱着少年的双手稍微加大了力度,“抱歉,是我思虑不周。”

怀中人闻言,挣扎着脱离了男人的怀抱,扬起来的脸上带着不经意的愉悦,定定地凝视着对方,笑道:“您又在说什么呢……”

绯红的眸子直视着那双墨玉般的瞳孔,传递着自己最真挚的情感。这样的思绪,要是能传达到的话,那就太好了。

额角被温柔地触碰,柔软的触感带着些温润的气息拂过他的脸庞。少年有些吃惊,微微打开了唇瓣,愣在当场。

直到那般温软触到了他的唇角。

从未有人像这般带着如此珍视的情感触碰过自己,就算是那位大人,自己也不过只是他太多把刀剑中的一把,陨落在池田屋的那个瞬间,他便再也无法奢望被这样温柔的对待。

而今,他却的的确确被这样珍惜着。这位大人,明明是那般出色,却这样轻轻地抚摸着自己,不带丝毫的欲望,只是深深的怜惜。

弥漫在眼中的雾气渐渐厚重起来,几乎快遮蔽了其中绯红的光彩。无法言说此时此刻的感受,这样的感情,是只有经历过几世起伏几世沧桑的人才能沉淀下来的珍宝。

温热的指尖悄悄拂去他眼角的湿润,抬眼便是那人清浅的笑颜,就是这样的笑容,给与他最坚实的支撑,也带给他最震撼的情感。

迎着那人询问的目光,他只是轻轻摇头,低声开口道:“主,我只是……”




我只是太高兴,我只是太幸运,我只是……想要待在您身边。

这样的话,他说不出口。他只能把自己深深埋进那人的怀中,在心中立下永远守护的誓言。






朝露昙花,咫尺天涯。

人之一世,不过一夜枯荣,刹那芳华。


千秋北斗,瑶宫寒苦。

不若神仙眷侣,百年江湖。

评论
热度(23)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