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光小宝贝儿世界第一可爱( •̀∀•́ )
兼堀&堀兼┑( ̄Д  ̄)┍

【刀剑乱舞】缘【to:阿墨】

【刀剑乱舞】缘

#点文

#CP注意:男审神者X加州清光

#私设有

#OOC OOC OOC【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主,您怎么回来了?有东西忘记带了吗?”

“……清光呢?”

“清光殿?他不是跟您一块儿去万屋了吗?”

“……跟我一起去万屋了?”

“是啊,您一大早就和清光殿出门去了……不过您怎么现在就回来了呢?”

“……嗯,没什么…只想起有个重要的东西没带上,所以我回来拿,你先去忙吧……”

“噢…是这样啊,那您要早点回来喔!”

“好。”

 

清光跟“我”一起去万屋了?

真是个不好笑的笑话。

 

 

#

拉开门,审神者抬起手来遮住从屋外透进来的阳光,双眼微微眯着,十分放松的模样。已经齐腰的黑发只被懒懒地笼在左肩,下垂感极好的发丝柔顺地贴在他的肩膀,只在发尾的地方用朱红的缎带系好,松松地绑上一个蝴蝶结。

 

刚从地下书库出来,还真有些不大适应。明亮的日光被投散于世间各处,虽说是太阳的馈赠,但在此刻,眼前一片花的审神者还是希望暗一点比较好。

 

倚在门口慢慢恢复眼睛的感光性,审神者突然觉得有哪里怪怪的。今天身边怎么这么安静?下意识出声唤道:

 

“清光?”

 

等了等却没有回答,他有些奇怪。

这孩子跑到哪里去了。

多半又到安定君那里找茬去了吧。这两个人,关系真是好呢。

 

这样想着,双眼总算是从满眼白光的境地里恢复过来了。哎,以后真不能这样一晚上都窝在书库了,老这么折腾也不是个办法。

 

“主,您有东西忘记带了吗?”正当审神者进屋换好衣服准备去找自家近侍时,恰好从主屋前抱着一叠衣物的五虎退,标志性的五只小白虎正跟在他脚边亦步亦趋的模样。

#

翠叶幽幽,清风缕缕,树林旁边松软的草地上,有人随意席地而坐,一派闲适。

 

“主,您可要再歇息片刻?”

黑发红眼的少年站在男人身边,正探下身子轻声询问他面前的人。

 

闻言,男人蓦地抬头,迎着少年张扬一笑,“不急,我们再坐会儿。”

他说。

本来柔和的嗓音不知为何带了些阴翳,加州清光有些许违和感,不过下一秒他又自动补完:大概主上最近心情不太好?

 

“加州清光。”清冷的声音这样唤道,身边的少年一瞬间心下竟掠过一阵寒气。

“是。”少年抬眼看了看自己身前的人,恭敬回答。

 

这位大人仍是往常的模样,黑发墨瞳。只是今天却穿了难得一见的紫色衣袍,深色的布料上绣着绚烂的金色蝴蝶,翩翩欲飞的模样却令他感到一丝恐惧。

 

像是知道自己所想一般,那双墨色的眸子轻飘飘扫过自己,如同在看一个毫无关系的物体一眼。加州清光心中一骇,又立即沉下心绪去感受身边这人的灵势。

 

红色的灵势如同剧烈燃烧的火焰般生机盎然。其中熟悉的气息让他放下心来。

主果然还是主。

“主有何吩咐?”少年抛开了之前心中的违和感,柔和了声音再次询问。

主最近是太累了吧。他这么想。

 

“吩咐?”男人轻哼一声,片刻却又挑着眉说道,“把你的本体给我看看。”

 

……

加州清光闻言一愣。

却还是下意识将自己的本体从腰上解下双手奉上。

 

看到少年这番完全没有犹豫的动作,男人好像很是恼怒般将少年一下推远了去。

 

少年像是完全没预料到对方会有这样的动作,一时不察竟被甩到不远处那颗粗壮的树干上,正当他要往回查看时,身体却被不知从哪儿出现的藤蔓缠得死紧,四肢都被禁锢在树干上,动不了一丝一毫。

 

少年绯红的双眸狠狠盯住不远处那个正拿着自己本体悠闲把玩的家伙。

 

他不是主上。他不是那位大人。

 

“呜噢,真是凶狠的表情呢。”有着那位大人面容的男人缓缓走近,却带着那位大人永远不可能有的嘲讽语气。

 

“你是何人?!主上在哪里?!”加州清光很久没有体会到如今的无力感。被禁锢着的自己只能以微薄的力气反抗着对方,甚至不能确定那位大人的安全。

 

因为愤怒而被压低的声音模糊了少年本来清亮的音色,有的只是铺天盖地的厌恶与反抗。

 

“真是把漂亮的刀呢……”男人仿佛没有听见少年的质问,只细细端详着自己手中握着的刀剑,手指指尖顺着刀鞘的边缘缓缓划过。

 

少年顿时感到一阵冷颤。额角不禁冒出冷汗。

他紧紧咬住自己的下唇,鲜红的眸子迸发出强烈的恨意。

 

“哼,就这样,还想保护你的主人吗?”男人眼中印出少年狠厉的表情,带着些恶意的调笑口吻,“如此脆弱的你,又能护得了谁呢?”

 

少年那双绯红的眸子仿佛瞬间被蒙上了千层的阴影,其中清亮的光芒强烈地动摇,支离破碎的水光像是无人搭理的渣滓。

 

“你的力量太小,几近于无,想必你一心侍奉的主人也不过只是在……你罢了……”带着些叹息的语气,男人故意模糊了其中最重要的词语,只一笑而过却令人不得不思索万千。

 

“放肆!我主岂是你这种家伙所能置喙的!”少年见不得自己最崇敬的主上被人侮辱,立刻出言反驳。

 

“……”闻言,男人只挑起一边眉毛,淡淡地看着清光,忽的又笑出声来,“那家伙,还真是有一套嘛…这么忠诚的工具,真是令人羡慕啊……”

 

 

“清光不是工具,离他远点!”有声音突然出现,紧接着便是一道火红的身影咻得立在男人与清光中间。

 

“哦呀哦呀,正主可算是来了,等你好久了。”面容几乎一模一样的两个男人相对而立,穿着紫色衣物的那个终于出声,顺便往后退了几步。

 

“主!”身后传来少年的声音,审神者不免在心中松了一口气,却在下一秒看到对方手中握着自家近侍刀剑本体时又紧绷起来。

 

“你想要什么?”冷冽的问句一出口就看到对面那人一脸委屈的模样。

 

“真是不愉快的再会啊……”那人低声喃喃,一副伤脑筋的样子。

 

审神者戒备地看了一眼对面的人,一挥手,身后把清光禁锢在树干上的藤蔓便被绯红的火焰灼烧成灰,转眼间,少年便被审神者单手揽在怀里。

“主……”还没说出口的话被打断。

 

“抱歉,我来晚了。”温柔的话语,温柔的语气,温柔的动作。

 

这才是吾主。

心下一放松,加州清光觉得自己几乎快晕过去。

但他不能给主添麻烦,现在还不是可以放松的时候。

 

“真是感人的画面呢。”对面的男人勾了嘴角笑得云淡风轻,但他的双眸里却绽着噼啪的火光。

 

“把清光的本体给我。”审神者对此刻正站在自己身前的这个男人的感觉,实在是很奇怪。

 

说是戒备吧,也不是;说是不介意吧,也不是。

总之,是种非常微妙的感觉。

 

看着这个跟自己面容一模一样的人,审神者心中涌现出来的,除了三分恼怒之外,更多的却是占到七分的无奈。

 

“不要让我说第二次。”

这种微妙复杂的心情让审神者莫名出不了手,只得用语言逼迫对方。

天知道他为什么会觉得这样做有用。

 

“嘁,”对方浑身一凛竟然真就把刀剑给抛过来了。

 

“……”这人是在搞笑吗。

审神者一把接过刀剑递给清光,一边在心里默默想着。

 

“哼,”那人也像是有些没反应过来为什么自己真就这么把剑抛出去了,想掩盖下自己对于那种命令句下意识的服从感而装作整理衣摆。看天看地就是不看对面那个长了张跟自己一模一样脸的人。

 

“看来你还没想起来啊……真是麻烦。”低声埋怨几句,那人一脸卒郁。

 

这边审神者揽着清光坐到草地上,懒得理他。

 

“没事吧,清光?”他拨了拨少年的额发,温和问道。

“嗯,”少年低声回应,“那个人?”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他没什么恶意…”审神者摁了摁额角,估计是记忆丧失之前认识的人吧。

“……主和他,长的好像…灵势也十分相似……”清光回忆着之前感受到的灵力,断断续续地出声。

“哎……总之真是抱歉啊,让你受累了。”男人唇角轻触少年的额头用以安慰。

“您在说些什么呢……”少年一下抓住对方的手臂,绯红的眸子轻轻瞪了男人一眼,其中带着温和的笑意。

 

 

……

不远处的某人表示:我算是死了。

 

 

 

“哼,看在你还没想起来的份上,这次先放过你!”那人理了理完全没有褶皱的衣襟,大声地放着完全没有意义的狠话。

 

声厉内荏的模样。

 

 

“不过,下次你的刀剑们,要是再像今天这把如此脆弱的话,我就全部把他们毁掉。”温和的语气中带着绝对不能被忽略的冰冷。

 

 

只有这句话,他是认真的。

审神者确认自己已经很好的收到了对方的信息。

 

 

“我的刀,只有我能动。”丝毫没有将对方的话放在心上,审神者也有绝对不能被触碰的逆鳞。

 

“那么,我们就拭目以待。”那人笑得轻巧,一挥衣袖便随着橘红的火焰消失,只余下数声浅笑,盘桓在在空中。

 

 

“主,清光给您添麻烦了。”少年枕在审神者的膝头,低声道。

 

“别这么说,倒是我,没能及时发现这边的异状。再说了,那人明显是冲我来的,你再这样说可不是在责备我连累你了?”审神者轻笑,眼中透出打趣的笑意。

 

“怎么可能?”少年有些激动,挥舞着双臂表示不是那样,“只是,觉得自己是在是太没用了……”语调越来越低,平时本来是一只张牙舞爪的小野猫此刻却不知为何,变成了一只受了委屈的小奶猫。

 

审神者心中觉得好笑,轻轻抚了抚少年的脸颊,这是无声的安慰。

得到了主人这样的安慰,清光却更加难过起来,双手捧着那张手掌恨不得把自己的脸全都埋进去。

 

“不要着急啊,清光。慢慢地,慢慢地成长起来吧,不要难过,不要害怕,没有人是完美的,总会有这样那样的不足。你只需要与我一起,好好看着这一路的风景,这午后的美丽春光。然后有一天当你能够接受自己的不完美与弱小时,你才会真正变得强大。到那个时候,再来对此时笨拙的自己一笑置之吧。而在这之前,所有的风雨,我都会为你阻挡。”

 

不要害怕,不要畏惧。

无论何时,我都会在你身边。

 

 

“是。”

我不害怕,也不畏惧。

因为无论何时,我也会在您身旁。

 

 

 

 

 

 

 

 

 

 

 

 

 

 

 

 


评论(2)
热度(13)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