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光小宝贝儿世界第一可爱( •̀∀•́ )
兼堀&堀兼┑( ̄Д  ̄)┍

【家庭教师G27】遇见最好的你

【家庭教师】遇见最好的你

#CP:G27亲情向

#点文 送给 十六夜 

#文笔渣 请谅解

#私设多 望包含

#如果你能喜欢的话 那就太好了【笑

 

有些人光是遇见就已经是赚到了。

那个人逆着光,浅浅地笑着。

 

他靠在椅背上,懒懒地望向窗外。

明亮的落地窗立在他的面前,屋外的阳光暖暖的,穿过这层玻璃照在他的脸上,一点不刺眼。他站起身,缓步走上前去,浅棕色的发束落在身后,发尾微微荡出些许弧度,剪裁合体的白色西服外套挂在一边,只穿着件浅蓝色的衬衫,袖口被挽起到手腕上方的位置。

 

大概是阳光太温暖的缘故吧,这个周身散发出温和气息的青年半眯了眼,很是享受的模样。时间就这么安静地过去。

 

有位银灰色头发的青年拿了些文件进来,两人靠近了些说话。但这个有着祖母绿眸子的青年却老是脸红红的,一边大幅度地鞠躬一边不住地后退。褐色长发的青年看起来很是无奈的样子,只能笑着摆摆手。


银色短发的人片刻后离开了。

 

还没等他坐下喝杯咖啡,一阵巨大的声响便从窗边传来,震得杯里的褐色液体泛起涟漪。青年坐在自己的椅子上,稳如泰山,只是心中又叹出大大一口气。默默从身上掏出手套戴好,松了松衬衫的第一颗纽扣,心意联动间,橘红的火焰便从窗口处窜出,原地只留下一抹橙色的剪影。

 

不到5分钟的时间,世界彻底安静了。

 

他走进房间,一边重新系好扣子一边摁了摁额角,觉得家族老是赤字这个问题吧简直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都是时辰的错!【别当真啊

 

花园里,不,应该说原本是花园而现在已经变成废墟的地方,安详地伫立着两尊冰雕,栩栩如生的模样简直能出参加世界冰雕锦标赛,假如有这么个比赛的话。

 

有穿着黑西服的人从旁边路过,接着便会有窃窃私语的声音在家族里流传。

 

“哎呀,云守大人和雾守大人又被首领冻成冰棍了…不过这次的造型好像比上次更好看了呢……”

“……虽然这么讨论守护者大人们好像有些不妥,不过我还是想说啊,那两位大人是有S倾向吗?老是挑首领在的时候打架呢…他们难道很喜欢被冻成那样?”

“……毕竟是守护者大人啊。”

 


谁都知道,彭格列的云守和雾守一向不和,若不是有身为大空的那位大人在,大概这两人非得拼个你死我活,到时候,彭格列就不只是赤字的问题了……

 

端起咖啡才喝了一口,就有个身影刷得奔到他身边,鼻涕眼泪淌了一脸,嘴里还发出呜呜的声音。


是个黑色头发的少年。

 

他无奈地笑笑,把还哭着的少年拉到自己身前,掏出手帕轻轻擦干他的脸,又把手边的热咖啡放到他手里,顺道替他理了理弄皱的衣领,接着又温和地跟他交谈,褐色的眼眸里满满的都是暖意。


少年在他的安慰下慢慢停止了抽噎,眼尾泛着浅浅的红色,像是抹上了一点色彩。他拿这事取笑他,少年红了脸大声嚷嚷着跑离了房间。

 

……


这么一折腾,努力一下还是有可能完成今天的工作的。

这样想着,他心中淌过宽宽的泪河。

 

那位老师可不是会体谅人的类型啊。

想想那些斯巴达的惩罚方式,他只能静静地为自己祈祷。

阿门。

 




天色渐渐变暗,等待夕阳收走最后一束光芒的时候,他坐正了身子,把文件理好都放到一边,伸手取下脖子上用银链子串号的戒指,轻轻放到自己面前。

 

屏息等待。

 

只几秒钟的时间,他身后就显出一个人影。他披着黑色的披风,金色的发如同今天的阳光般温暖,姣好的面容就像天神般发散着柔和的白光,那双金红色的眸子里,满溢出的是小心翼翼的怜惜。

 

“你来了,”青年没有回头却还是知道他就在自己身后,“今天比昨天稍微晚些呢…是跟雨月下棋忘了时间吗?”是充满欣喜的语气,带着一点点善意的调笑。

“这次你赢了吗?”

 


“……越来越不可爱了呢,乖孙。”那人开口,温和的音调,混合着一丝笑意。

 


“真的嘛?”他转过身去,轻轻拥抱了自己的先祖,褐色眸子里满是暖意,“我倒是觉得这样挺好的呢。”

 


“所以说……”那人倾过身子去拥抱对方,伸出手去拍了拍他的背,半是欣慰半是遗憾的表情,“这就是成长吗?”

 


“呜哇,爷爷你今天话意外的多呢……”他拉着对方在沙发上坐好,自己也像往常一样坐在地毯上,把头搁在对方的膝头,大眼睛就这么亮闪闪的盯住对方,“今天我也要听故事!”

 

……

相信我,这人真是彭格列十代首领。

 

“……不要老叫我那个称呼啊,总是提醒我已经不再年轻了,这真是件遗憾的事……”那人拍拍他的头,一脸无奈。

 

“……谁让你老叫我乖孙什么的…”似乎是不满的嘟囔。

 

“……纲吉,”闻言,那人眼中透出极大的笑意,不觉勾了嘴角,笑出声来,“纲吉,我认输了。”

 

“Giotto,”他终于笑弯了眼睛,“我已经赢了984次咯~我们说好1000次的时候就带我到戒指里去玩噢,不许耍赖!”

 

“好,好,”Giotto双手捏了捏自家乖孙的脸,语气宠溺而不自觉。

 

“我跟你说噢,今天云雀前辈和骸又打起来了,差点把花园都拆掉呢,我超喜欢里面的小喷泉来着…哎,这个月财政又得赤字,Reborn不会饶过我的……怎么办啊啊啊啊啊…我还是离家出走比较好吧…” 


“狱寺他啊,跟我说话的时候老是脸红啊,是有什么问题吗?…总是这样弄得我也超不好意思的说……”


“蓝波说今天又被同学欺负了,结果就哭着跑到我这里来…都跟他说了,人家那是喜欢他不是在欺负他啊……老这么哭的话,男孩子以后会很辛苦的吧……”


“了平大哥说他到北极挖石油去了…挑战极限真是了不起呢……”


“阿武刚好有日本的任务,所以大概回老家看伯父了吧,说起来还真想念他做的寿司呢……”


“还有那个……这个……那天啊……真是很有趣……”

 

这么一点点的描绘着自己的回忆,这是只有跟特定的人才会有的心情。

 



“……然后啊……………………”

 

很久没有下文,Giotto低下头,果然又看到这个孩子居然枕着自己的腿就这么睡着了。他轻轻摇了摇头,浅笑着把纲吉抱到床上去。

 

这个孩子,平时一定很辛苦。

家族,朋友,敌人……哪一个都不那么令人省心。

 

但是,在这个孩子的心里,一定没有什么是真正能难住他的吧。他有一颗那么宽容的心,又这么努力着,总觉得世界上所有他想要的一切,最终都可以聚到他的面前来。


这么说虽然有些夸张,但Giotto就是打心底里这么相信的。

 


这个孩子,能创造奇迹。

 


替他盖好被子,探出手指顺了顺他耳畔的碎发,俯下身在他的额角轻轻落下一吻。

 


“愿主佑你,平安好梦。”

 


感谢彭格列的传承,纵向的时间轴,让我能够遇到现在的你,能够看着你一步步走向最好的自己,这比任何事都令我感动。

 


“晚安,我的孩子。”

 

从金红眸子中溢出的怜爱仿佛流到了他的梦中,否则他怎么可能笑得这般开心?

 


明天见,我的先祖。

假如名为沢田纲吉的青年还醒着的话,他一定会这么说。

 


一阵微风之后,青年泛着笑的面容,在微弱壁灯的光下,安详而美好。

 

 

 

 

 

 


评论(2)
热度(17)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