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光小宝贝儿世界第一可爱( •̀∀•́ )
兼堀&堀兼┑( ̄Д  ̄)┍

得尝所愿

#老番注意

#隐王X原创

#相泽虹一X李漾

#自嗨停不了

#互攻注意【注意!

#微和谐注意

#会不会有下篇窝也不知道呢【捂脸




不能被抑制的感情,想要被回应的欲望,这样的心情,逐渐将我吞噬。这样的我,带着如此邪恶念头的我,还能继续违背心中的渴望,只求站在你身边看着你就足够了吗?

绯红的眸子深处翻滚着不能表达的情绪,埋得愈深,有朝一日若这样的感情再无法被压在心底,迸发出来的,定是……

 

那个少年有着黑色的卷发,发尾已经长到可以落在锁骨的地方。他总是喜欢把头发懒懒地拢到一起,用深绿色的缎带稳稳系在发梢,有时候还会绑上一个简单的结。他的刘海微卷且蓬松,鬓发也懒洋洋地垂在脸侧,勾画出形状优美的侧脸线条。那双墨玉般的眸子,其中泛着明亮的色彩,那是怎样的艰难险阻都无法抹去的光芒,恍如太阳。那唇角,总是扬起微微的弧度,和着那双含着笑意的眼睛,每每被凝视,心底就会泛起涟漪,那是无法抵抗的心悸,也是无法逃避的心情。

 

少年总是笑着的。

 

当他笑着的时候,仿佛全世界的光都汇聚到他的眼底,散出阵阵暖意。多么希望这双眼睛能长久地看着自己,永远,只看着自己一个人。

 

这样的念头,随着时间的流逝,叫嚣着几乎要占据自己全部的思想。

 

身边的那个孩子,周身都发出安全气息的那个孩子,对自己毫无防备。这样的认知不止一次让自己感到幸运,却也同样深深折磨着自己。

 

害怕。恐惧。

几百年过去,人类的感情最终也折服了自己这样无心的生物。

看得太多,听得太多,经历得太多,有些时候也并非是件好事。

 

害怕这样的情感吓到对方,也害怕得到结果。如果就保持原样,大概还能有站在近处守护他的立场。以朋友的身份,可以与他谈笑,聊天。若是真的…那结果,不能想,也不敢想。

 

朋友,挚友。

少年不止一次提过这样的词。

 

然而,事实却是,

朋友不甘,恋人不敢。

 

而藏得这样深的心事到底还是被他看出来了。

 

他心悦的少年总是心思敏锐的。

这样的感叹还未完成,那人已经把房门关上了。

少年的卧室不大,却被他收拾得很是整洁。

 

心里叹息,这样的日子总算要结束了。

面带笑容,心中却是连自己都不能辨别的情绪。

一点点坦然,一点点失望,更多的却是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感,充斥在心里,把心脏都压得重重的,坠在胸前,像是犯人等待着公正的法官发下最后的判决。

 

“漾君,你想对我说什么呢?”直直地看着那双墨色的眸子,带着些贪婪,想着说不定这就是最后的机会。

“……虹一,”少年坐在床边的小沙发上,含着笑意的眼睛再次在自己身上停留,慢一点,请再慢一点移开吧。他在心中默默祈祷。

“……虹一,站那么远做什么,过来一起坐,”少年有些疑惑歪了头拍拍自己身边的位置。

 

啊,所以说,真是太考验自己了。

沙发本来就不大,两人一起坐的话,岂不是挨得紧紧的。

 

但是理智在这种时候,早就不知道被堵在哪条脑内通路上,自身难保啦。

 

走近,坐下,少年身上特有的蜂蜜气息铺面而来,几乎要把人逼疯。更别提身边这具散发着暖意的身体,毫无防备地坐在自己身旁,柔软的,温热的…

 

“……漾君,”顿了顿,声音微不可见地颤抖,眼神望着半空,“有…什么事要我帮忙吗?”

 

“……”少年沉默片刻,伸手把对方的脸转过来凑向自己,在对方五分惊讶五分疑惑的眼神中缓缓开口,带着一点无奈,隐约又有几分狡黠,“是啊,有件很重要的事,需要你帮忙呢。”

 

“……太近了,漾君,”憋了几秒却说出这样的话,相泽虹一心中简直是泪奔的,但因为被少年拉得太近,对方说话时的呼吸都能被轻易感知,一阵一阵带着蜂蜜甜味的气流扫过他的神经末梢,他不自觉抓紧了身边的沙发扶手。

 

“噢?太近了吗?”少年的目光透过镜片直视着那双绯红的眸子,仿佛带着一丝煽动的意味,却没有退后,反而又凑近了些,两人的脸几乎只有一厘米的间隙。

 

“……嗯。”下意识这么回答,相泽虹一眨了眨眼睛,稍微不适应眼前的状况。

 

“嗤,”少年轻轻地笑了,深处手摘掉了对方的眼镜,鲜艳的色彩更加明显,连带着其中的情绪,也再没有遮挡的障碍。

“明明不是近视眼,戴什么眼镜呢真是……”少年似乎这么嘟囔着,他却已经有些恍惚了。

这样的局面,到底是被做了什么才拐到这里来的呢?

 

就着摘眼镜的姿势,少年捧住了虹一的脸,再次凑上前去直至两人额头相触,呼吸交融。

“虹一,”他说,“我曾经想过很多,你的事,我的事…然后就会变得想要逃避,但是现在,已经不需要逃离,因为所有的一切都已经结束。而我,也想要说出我的心情,你愿意听听看吗?”尾音些微的上扬,有些惶惶不安。

 

少年的眼睛闭上了,但还可以看到稍微颤动的睫毛。

 

老天,这究竟是怎么了?相泽虹一发现自己正在经历这几百年中从未经历过的场合。

 

“……当然,”因为不知道到底应该怎么做,索性就听从自己的直觉行动。相泽虹一抬起手,覆在少年捧着自己脸的手背上,低声答道。

 

闻言,少年胸膛一阵起伏,他做了个深呼吸。

 

“…阿雀以前曾经说过,我缺失了爱人的能力。我一直觉得这话说的没错,但事实却好像不是这样…”少年稍微停顿,像是在想着该怎么表达才好,过了一会儿,又继续说道,“后来遇到你,遇到雷光,遇到壬晴宵风,遇到雪见大叔,遇见诗缟,遇见各种各样的人…大家都很好,很善良,很有趣。……我大概是很喜欢大家的。……但是,这样的‘喜欢’并不是‘爱’,所以我想,可能我是真的不会有‘爱人’的能力吧…”

 

听着少年断断续续的话,相泽虹一心中突然有些酸楚,却并不打断他,让他能一直说下去。

 

少年睁开眼,定定地看着对方,相泽虹一也不闪躲,只温和地与他对视。大概是被这样的方式安抚了,少年松了口气,将额头抵在对方肩膀处,身体也不自觉倚在对方身上,只是手中还握着虹一的手不放。

相泽虹一稍微挪了挪身子,让少年靠得更舒服些。被少年握在手中的手掌稍微有些僵硬,却渐渐在对方温暖的热度中变得柔和。

 

“虹一你啊,真是在不知不觉的时候就走到我的世界里来了呢…”少年的指尖拨了拨对方的手掌,语气带着些调笑,“明明都是我先去找你的…”

 

被少年的话激起了回忆,相泽虹一想到两人第一次见面确实是少年主动来搭话,那个时候,虽然觉得这个孩子有趣却也未曾想到之后会有这样多的牵扯。当下心里有些感叹,又轻轻握住少年还在扑棱的手指。

 

“后来啊,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事,宵风的愿望和壬晴的心情,雷光和雷鸣的渊源,阿雀和天泽家的牵扯…很多时候,我需要一个人来面对这些复杂的事,但现在想来,那时候我…并不是一个人。因为虹一你,总是在我身边,陪伴我,帮助我,鼓励我,要是没有你的话,我简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哪怕外露的能力再强,内心的脆弱也不是可以轻易忽略的……我很感谢你,一千次,一万次…但是我知道,你一定会笑着说不用谢,你就是这样的人。”

少年还没试过一口气说这么多话,有些无措,却又不想就这样停下。

“或许这么说有些奇怪,但我还是…待在你身边,我觉得很安全。这真是难以想象的事,因为我一直是一个极度缺乏安全感的人…虹一,你知道我在说什么吗?”

墨色的眸子里泛起一点波澜,少年抬起头看着对方,轻声道。

 

“……”相泽虹一垂下眼睑,像是在忍着什么一样,“……漾君,拜托你不要再说了,我怕我会……”尾音消弭在两人相贴的唇角。

 

到底还是没能忍住。

 

相泽虹一挣开了被少年握住的手,轻柔却坚定地捉住少年的下颌,在那梦幻般的唇角处怀着无限柔情,轻轻落下一吻,溢满了珍重和怜惜。

 

这个少年,居然和自己有着相同的心情,这比任何事情都令他感动。

终于不是摇摇欲坠的幻境。

 

心中是比喜悦还强烈的感情,不断激荡着相泽虹一的心绪,几乎让他感到胸膛左边的地方一阵一阵的疼痛。这是等待太久,藏得太深导致的后果,但在此时,一切都不再重要。

因为这是溢满了甜蜜的疼痛。

 

“……漾…漾,漾…”相泽虹一启唇不断唤着少年的名字,少年身上发出的蜂蜜味道在煽动着他,在引诱着他,却也在安抚着他。

“……抱歉,虹一,我好想明白得太迟了。”少年哪里不懂对方这般举动的意义呢,抬手轻轻抹去虹一眼角不觉渗出的泪水,他一直忽略了对方的感受,不去想,不去看,却在不知不觉中把自己也推进了情感的深渊,再无法自拔。

刚才虹一的那个吻,的的确确唤醒了少年,他才知道,虹一的感情,是有多深沉,有多痛苦,而忍住不闻不问的自己,又有多任性。

 

心脏在一瞬间尖锐的疼痛。

他却甘之如饴。

 

“……不,永远也不算迟…”相泽虹一轻轻拥过少年的肩膀,在他耳畔低吟,“本来是准备把这样的感情永远埋葬,你却说出了这样的话…谢谢你,漾君。”

 

不等对方反应,他又继续说道:“漾君,你知道吗?我……一直很害怕,怕这样的感情是我们的终结,怕我向你吐露出真实之后就再不能待在你身边,怕内心充满了污秽欲望的我彻底坠落,到那时,我不知道会对你做出什么事情来…我一直很害怕自己越来越重的思绪有一天会真正伤害到你…漾君,你今天说的话,终于让我得到救赎,让我明白,对你的爱恋不是只能埋藏在深处等待溃烂的心脏…”

 

“……我从未想过原来你这么喜欢我…”带着些感叹的语气,少年离了虹一的怀抱,与他对视。不再压抑情感的虹一,绯红的眸中传来炙热的感情,像燃烧的火焰,几乎快将少年的理智燃烧殆尽。

 

“……嗤,我也从未这样想过,”用指尖描绘着少年的面容,划过额角,鬓发,鼻梁,最终停留在唇瓣上,“我是这样喜欢你…开始只是一点点,后来…每天都增加一点点,就成了现在这样…”

 

闻言,少年呼出一口气,无奈地笑笑,口中喃喃道:“怎么都这么傻的…”下一秒便凑上前去,吻住对方的唇,摩擦,吮吸,舔舐,极尽一切方式来表达自己心中翻腾的情感。

 

相泽虹一吃了一惊,却迅速反应过来,热情地回应对方。

不知是谁的舌尖先划入对方的口中,只是注意到的时候,两人已经吻得如胶似漆,情热绽放。

 

“…唔,虹…唔,一……”被吻得喘不过气的少年稍微使了点力气推开对方,双手扶着虹一的肩膀喘气。两人之间凑得极近,嘴角边还挂着银丝,周围泛着的热度直线上升。

 

伸手抹去少年唇角的水迹,相泽虹一稍微眯了眯眼,绯红眸中透出忍耐的意味,只是其中逐渐深邃的色彩却逃不过少年的眼。

 

“虹一,因为你,我懂得了爱,我…”话还未完,身体却经过一阵毫无预料的腾空之后,背部触到了柔软的被子,少年稍微有些吃惊,顿了顿,抬眼却被深深地吸入对方那双绯红的眸子里。

那是怎样的情感啊。

翻腾着,叫嚣着,却不得不忍耐着,克制着。

 

两人就这么直直地对视。

 

相泽虹一轻轻分开对方左手手掌,十指交缠,再紧紧握住。慢慢俯下身子,在对方还未动作之前,最终停在少年面前几厘米处。

 

“漾君…”以叹息的口吻唤出对方的名字,他不知道自己心中究竟在想些什么,只是觉得再不用像从前那般隐忍着,在黑暗中渴望着,心中豁然开朗。

 

“噗,”少年却轻声笑出来,用还空着的右手手指拂过虹一的眉宇,停留在他的脸颊上轻轻摩挲,“都到现在了,还这么叫我吗…你这家伙…”尾音带着笑意。

 

伸手捉住少年的手拉到面前,轻轻啄吻他的指尖,相泽虹一弯了双眼笑道:“……让我叫你什么好呢?…甜心?宝宝?蜜糖?……”

每说出一个称呼少年就不禁浑身抖一下,实在有些啼笑皆非。

 

看到少年的动作,相泽虹一不觉在心中叹了口气,一片柔情寓于眉间。张口含入少年的指尖,轻轻啃咬吮吸,期间嘴边溜出唯一的话语:“漾……漾…漾……”

 

感受到指尖湿润的触感和不时划过指腹的柔软物体,少年墨色眸子逐渐染上其他的色彩,勾唇一笑,一个用力翻身将对方压在身下,左手交握的动作却并未变化。

 

“!……”相泽虹一像是没预料到似的,稍微有些惊讶。

 

“哦呀哦呀,这可真是…”将右手指尖从对方唇舌间缓缓抽出,带着些湿润气息的指尖煽动性地划过虹一的下颌,然后到脖颈,再到锁骨,深入白色衬衫直到肩头……李漾微微眯了眼,俯下头凑到对方耳边,低声道:“不要这么煽动我,虹一,除非……”语意不详的话到这里就断开,只留下呼吸扑簌在他的耳畔,让他浑身十分不妙的颤动。

 

“呵,”闻言,相泽虹一也不惊慌,一派从容,轻笑出声,“漾,你似乎还是不明白我到底有多喜欢你呢…”话毕便将少年搂在自己胸前,让他的脑袋靠着自己左心房的位置。他能感觉到心脏跳得有多快,几乎捶地那个地方生疼,顿了顿,他紧了紧两人握在一起的左手,继续说,“现在我的心跳得很快,是因为你;今后我的心还会继续跳动,同样是因为你的存在…如果有一天它停止了,那么也是因为你的消失…漾,我的心脏从此时此刻开始,它将为你跳动,直到你不再需要它的那天。”

 

胸腔随着虹一说话而一阵阵的颤动,李漾觉得自己有一瞬间几乎就要被蛊惑再不管世间之事。这样的话,如同起誓般的话,这个人怎么就这么简单地说出来了呢?

 

眼睛里仿佛融进了什么别的东西,涩得厉害,几乎要在眼角渗出水来。

收回双手,下一秒却紧紧环绕在对方的脖颈间,对方也将双手环在自己腰背之后。两人间再无间隙。

 

“不会有那天的,虹一…除非我再无法待在这世界上…”支起上身,李漾定定地看着虹一,话音落地间又吻上对方的唇。

 

两人沉醉在唇舌纠缠中再无法自拔。

 

气喘吁吁间,相泽虹一上衣的纽扣已经全部被打开,少年特属的肌肤白皙紧致,肌理分明的身体发散着诱人的气息,房间中的暖气让两人都出了一层薄汗,热气在他们周围聚集。

 

“虹一…虹一,”李漾一边吻着对方的侧颈一边低声唤着对方的名,一直从颈部吻到胸前,又从肩膀吻到腰侧,欲罢不能。

 

相泽虹一也不挣扎,只温柔地看着少年,双手捧着他的脸颊,凑上前去在他的唇角落下一枚轻轻的吻。

 

“这眉眼是为我而生,这唇角是为我而生,虹一…你是我的,全部都是我的……”被这枚啄吻而蛊惑的少年拂过对方的面容,幽幽吐出这样一句话。

 

“漾…”听闻这句话的人有些惊讶,却在下一刻一口咬在对方的肩头,气呼呼道,“…你才是,不要煽动我才好!”

 

一句话的工夫,局势已经完全改变。

 

少年被对方压在身下,上衣被迅速脱去,相泽虹一支起上身俯视面前的少年,绯红的眸中沉淀出深沉却热烈的情【和谐】欲。

 

李漾也不恼,只揽过对方的肩膀,送到自己面前,轻吻他的额角,顺便再他的耳边低语:“你是我的…我,也是你的…”

 

仿佛被这句话刺到了什么开关,接下来的事情就再无法控制,或者说这两人根本不想去管。

 

 

 

 


评论
热度(1)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