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光小宝贝儿世界第一可爱( •̀∀•́ )
兼堀&堀兼┑( ̄Д  ̄)┍

真火

真火


#虽然是自己写的小说的延续 

#嘛 可以当原创看吧

 

是先生把我从街上捡回来的。

 

那天下着下小雨。先生撑着伞,从远处信步而来,在我模糊的视线中,先生从我身边经过,却又倒退几步立在我的面前,口中低声喃喃着“哦呀哦呀,原来是个小孩子啊…还以为是谁家扔的垃圾袋呢…”,然后在失去意识之前,便只记得是先生蹲下身来,把伞举在我头上,问我,要不要到他家去,这样的话来了。

 


我叫真火,十六岁。

是先生家的孩子。

 



之所以之前会倒在街上,也不过是父债子还的老旧戏码。从前的父亲染了毒瘾,四处借钱,然后被追债的人清理了,临死前却还拖了我,这个从来没见过所谓“父亲”一面的“儿子”,一起下水。一直跟外公生活在一起的我,却不知道自己父母的任何消息,直到那天。那些家伙带着铁棍钢管,扯住头发把我的头狠狠掼在地上,一边对我拳打脚踢一边大声嚷嚷着要怪就怪你那不成器的父亲之类的话。我只能双手抱住头部,护住我能护的地方,默默地接受着这世界的不公。

 



不是不难过,也不是没有埋怨的。


只是那天,当整个身体好像被碾碎,变成一块一块碎骨头的时候,我却只能蜷缩在街角,遮住眼睛,任凭雨水浸湿我的伤口,在意识模糊前握住了先生伸出的手。

 



是先生把我这个浑身脏兮兮又都是伤的人捡到自己家里的。

 


我成了先生家的孩子。



#


其实先生一点都不老,大概只有二十五六的样子。

是我一直固执地称先生为“先生”的。

 


记不清楚是先生是怎么把我搬到他家里去的。有意识的时候,已经像是过了太久太久之后了。

 


脸是暖的,手也是暖的,连平时一直冷冰冰的脚心也是暖的。在外公家,就算是严冬时节也只有一床冰冷薄被罢了,四肢冰冷到底已成常态。而此刻,身体却都泛着暖意,这样的温热仿佛一直暖到了心口。

 


有些不想睁开双眼,怕这些都是幻境。

 


“醒来的话,就喝些热粥吧。”先生的声音从上方响起,平静的语气中却还带点笑意。

 


先生总是这样,太温柔,让我不禁埋首敛目。




情不敢至深,恐大梦一场。

 



睁开眼睛,先生就坐在床边。

视线稍微恢复了些,才见得这位把我捡回家的人的面容。

 



黑色的发微卷,短的贴到脸侧,长的垂到身后,却在发尾的地方用朱红的细线扎了个结,发束被拢到左肩,那绯红的线圈圈缠绕,像是再逃不开的宿命。线条优美的脸庞,墨色的眼睛透着温和,其中点点的光芒就像孩童时在星夜里看过的星子般。



“伤口我都处理过了,不是太严重,只是需要时间来恢复。粥,我放到这边了,待会儿还是吃一些吧。”


留下这些话,先生便起身准备离开房间。


既没有问我的名字,也没有问我发生了什么事。


一个问题都没有,我仿佛松了口气。

 



“……那个…我……”连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要出声,只是…

 



“吃完了,就好好睡一觉。”先生没有回头,只留下这句话。

 



在房门阖起的瞬间,不知为何,眼泪不受控制般汹涌而出。


原来,我还是会流泪的么。

 

 

#

 


“……呃,那个…”看到那人在屋外晒太阳,我慢慢挪出步子,想要知道他的想法。而在内心深处,我却有些胆怯了。

 


“噢,已经可以起身了吗?”懒懒躺在躺椅上那人睁开眼,语气淡淡,“到这边来,太阳不大,却也是暖暖的。”

 


……

 


“我是李漾,独自一人住在这里。”那人望着天,低声道,“带你回来不过是一时起意罢了,你若想离开,自行离去便可。”

 


“……我叫真火,”连忙回应,却有些糯糯,不敢说出想要留在这里的话。

 

 


那人转了视线扫了我一眼,又恢复了看天的动作,片刻之后,才淡淡道:“想要呆在这里也是可以的。想呆多久,都可以。想离开,也随时可以离开。”

 


“真的么?”太过惊喜,我不禁从椅子上站起来。

 


“嗯。”他只是点点头,便不再言语。

 

 

这样,我便就此在先生家住下了。


 

#

 

先生好像是不工作的。

 


天气好的时候,便独自一人在庭院里晒太阳;下雨的时候,便在客厅柔软的地毯上和衣睡去。只是很少说话,总是安安静静的,一个人呆在那里。

 


有时候晚上睡不着,便想下楼喝杯水。却又看到先生一人,立在落地窗前远远的望着明月。黑暗中,先生站在月光下,身影单薄,摇摇欲坠。

 

 


“先生,你也睡不着吗?”

鬼使神差地上前搭话。

 


原本以为不会有回应,事实却不是这样。

 


先生转过身来,朝我微笑。

这个笑容,虽然嘴角勾起的弧度和平时别无一般,我却可以知道,先生这是真的在笑。

 

 

#

 


“真火,去学校吧。”和先生一起喝茶的时候,他突然这么对我说道。

 


我有些疑惑,又有些怯懦。



不想离开这里,不想离开先生身边。

 

 


但如果这是先生的希望…


“…好。”我放下陶瓷茶杯,答道。

 

 


学校里还是一如既往。

上课,午餐,课间。

老师好像永远不会停止的语言,学生好像永远不会厌倦的把戏。

 


不知为什么,学校并未追究我缺课的原因,反而处处对我大开方便之门。思来想去,果然还是先生的缘故吧。

 


突然有些恐惧,不知道该如何回报先生。




怕自己献出所有的一切都无法让先生开心。

 

 

#

 

先生又在客厅睡着了。

 

回家的时候,天上下着小雨,就像那天一样。

 


进到客厅的时候,看见先生如同往常一样蜷缩在地毯一角,侧着身子睡熟了。长长的黑发四处落着,遮了大半张脸。

 


放轻了脚步,我走了过去,取过一边的薄毯披到他身上,又探出手指轻轻拨开他脸上的发丝,有瞬间的愣神。

 


哪怕在这样的安眠中,先生却还是皱着眉头的。

 

 


总是从容淡定的先生,却在睡梦中变得…脆弱起来。

 



有些惊讶,又有些怜惜。


脱去外套,我拉过薄毯的一角搭在胸口,头挨着先生的手臂,睡了过去。

 



不知为何,先生紧皱的眉头,让我想要这样做。

哪怕没有任何用处。

 

 


醒来的时候身边已经没有人了。

揉着眼角从地毯上支起上身的时候,毯子从身上滑到腿边。

 

 


“下次想睡觉的话,到床上去睡。”

先生端着茶走过来,伸手递给我一杯。

 

 

不知何时变得大胆起来。



我回答道:
“我想和先生一起。”

 


闻言,先生却也没说什么,只是低声喃喃:

“别撒娇啊你这小子。”

 



似是而非的话,但我知道先生并没有拒绝我的请求。




因为,先生他啊,总是那么温柔。

 

 

#

 

逗留在先生身边的时间逐渐多了起来。

 


只要有空闲时间,我总会绕着先生打转。对此,先生有些无奈,却并没有斥责我。

 



就像现在。




先生去厨房端茶,我到庭院里先摆好桌椅。

把前些天刚开的茶花带着枝叶剪下一枝,放到桌上的小花瓶里。

 


才放好,便听见厨房里传来什么东西碎掉的声音。

赶紧跑到厨房,看见先生捂着额角,地上是陶瓷茶杯的碎片。

 

 

 

先生,生病了么?

 

 




从那天开始,先生更加沉默寡言,却总是望着天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却变得更加神经质起来。

 

一刻都不想离开先生。

 



到学校办了长期休学之后,我便回到先生身边。

先生知道了这件事,却也没说我什么,只是看着我,无奈地笑了。

 


“真火,现在不上学的话,以后找不到工作,很辛苦的喔。”先生这么揶揄道。

 


“我只想待在先生身边。其他的,都不重要。”很难得的,我有些任性起来。这是在先生身边之后我才学会的情绪。

 


“……”听到我说出这样的话,先生又沉默起来,许久才回应道,“守着我,又有什么用呢…”尾音带着无尽的叹息。

 



我不知道先生到底想到了什么,或者是想到了谁。

我只是不想先生露出这么落寞的表情。

 



双手捧着先生的手,贴到我的额头,我闷闷地说道:

“守着先生,是我的愿望。”

 



不知道先生这时是什么样的表情,我想他大概是笑了。

因为我这样幼稚的话。

 

 


抬起头,看到的却是先生眼角溢出的泪。

但是,他的确是笑着的。

 

 



“谢谢你,真火。”先生轻轻地拥抱了我。

 

#

 

 

先生的身体逐渐变得脆弱起来。

 


越来越苍白的面色,和逐渐冰凉的手心。

这一切我都无法接受。

 

 

如何渡暖意,才能化尽你眼底千山月下霜?

 

 

 

先生的眼睛,看不见了。



当我听到从先生口中说出自己看不见这样的字眼时,眼泪控制不住地溢出眼眶。




为什么会这样呢。


为什么先生会遭受这样的厄运呢。


为什么,偏偏是先生呢。

 



这样的事,我宁愿发生在我身上。



先生他,明明有一双那么美丽的墨色眸子。

那双眼睛,明明应该看尽世间万物的。

 

 

 

“抱歉,真火,”先生握着我的手腕,轻声道,“以后可能要麻烦你了。”

 

“……”我说不出话来,只能把脸埋进先生的肩膀,泪水浸湿了他肩上的衣物。

 

 


我会,一直陪在先生身边。

无论先生变成什么样子。

 

 



我的一切,都是先生的。

 

 

#

 


那天,和先生一起出门散步。


却遇到了那群索债的人。

 

 


一瞬间,我恨不得没有被先生捡回家。这样的话,先生就不会有这样的烦恼了。

 


他们围着我和先生,挥舞着手中的棍棒,大声说着侮辱的话。

我握着先生的衣角,把他护在身后,心中早已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先生是不能被伤到一丝一毫的。

 

 


“啧。”我听见先生很是难得的轻啧出声,知道自己给他添了多大麻烦。却没意料到,先生原来是那么肆意张狂的人,同样,也是一个那么强大的人。

 

 

“你们,真是烦人啊,”先生在我的手背上轻轻拍了拍,把我拨到他身后,挑了一边眉毛,半暝了眼,走上前去,嗓音是我从没听过的冰凉,“给你们三秒钟,滚到一边儿去。”

 

被这样挑衅的混混决计是忍不了的。其中一人立马挥舞着手中的铁棍冲上前来。



那瞬间,我的心脏仿佛要爆开似的,几步欲挡在先生身前。

却被先生用手挡住了路。

 

 

下一秒,却是我万万想不到的。

 

那个先前还气势汹汹的人此刻已被击出五米开外,红色的液体随着身体的移动撒的到处都是,人在不远处,生死不知。

 

 

先生只是握了平常的折扇轻轻一挥罢了。

 

 

周围的混混都被震慑到不敢轻易上前。只瑟缩地待在原地,眼中含着忌惮的神色。

 


“我李漾的人,谁都动不得。”先生又恢复了平时的淡然,只是语气里自有一种气度。

 

 

话一出口,周围就传来一阵阵议论,其中大概有“天泽一族”、“森罗万象”这样的话。不到半分钟,本来还颇有气势的一众人都像奄气的气球般,迅速地逃走了。

 

 

我站在先生身后,对先生有了一个更深的认识。

 

我想更加了解先生。

 

 


回家后,我问了先生他的事情。

 


先生沉默了很久,在我的坚持下,只给我讲了个故事。

 

 



从前有个少年,接受了一个不能拒绝的委托,去保护一个青年。而青年本身也很厉害,不太需要少年的帮助,反而帮了少年很多。于是,少年决定无论如何,都要帮助青年,为他达到他的愿望。他们成为了恋人。




后来,时局变幻,青年的家门惨遭变故,亲人了了,长辈也只剩下青年的外公一人。就在这时,少年却被青年的外公拜托,要少年亲手杀了自己,取了首级去办一件极密的事情。少年犹豫了很久,却还是答应了。因为这位老人泛着泪光的委托,也因为这件事情关乎到青年和他现存的亲人。于是,少年杀了老人,取了他的首级。可是,这样的场面被青年看到。然后,一切都乱了。青年不肯听少年解释,两人从此陌路。




少年心里太绝望,却还是振作了精神,排除万难去完成了老人的要求。那段时间,少年仿佛行尸走肉般生存着,时局对于青年和他的家族来说,越发困难,却因为少年完成的那件事彻底翻身,最终取得了最后的胜利。



最后的最后,青年还是对那件事耿耿于怀,再不与少年来往。



少年也至此,到了世界的尽头。

 



两不相见。

两不相会。

两不相恋。

 

 





“好啦,故事讲完了,快去睡吧。”


先生抚了抚我的头,又用指尖戳戳我的眉间,替我抚平我眉间的褶皱。随即便缓步离开了房间,留下我一人,独自思索着。

 

 



故事里的少年,到最后,还是喜欢着青年的吧。

所以,才会不顾一切去完成那件事情。就算被青年误会,也…



但是,少年到底还是绝望的吧。

 



世间之人,从来都怕事物的终结。

美人衰老,英雄迟暮,大抵如此。



少年到最后,心中是不是还有期待呢?

 

 

 

#

 

入秋了。

 



先生却还是喜欢立在庭院里望着天。


明明,眼睛都…

 



替先生披上外袍,又到了一杯热茶送到先生手中。

看着先生一如既往的笑容,我突然想起之前的故事。

 

 


“先生,那个少年,到最后,是不是还是喜欢这青年的呢?”。将先生按到躺椅上坐好,又探出指尖替先生按压额角,帮助他放松后,我出声问道。

 



这段时间,我看了很多关于护理方面的书籍,也去问了很多这方面的医生。

我不想先生有任何不舒服的地方。

 

 



“……”先生握着手中的陶瓷杯子,一时无言。

我早已习惯先生这样的思考方式,便默默继续着手中的动作,不再言语。

 

 



“…少年,大概也不知道吧,”先生将杯子放到一边的木桌上,又抬起手来握住我正替他按摩的手,低声道,“对于少年来说,那些事情,就好像是上辈子发生的一样,那些感情,已经过了太久太久…久到连他自己也弄不清楚了。”

 

 



“……”我站在先生身后,看着先生仰起的脸,听着先生苍凉的话,不自觉低下头去,在先生的额间轻轻落下一个不带任何情欲的吻。

 



我只是不想,先生说出这样寂寞的话来。

 

 

 

 



“先生,那个少年,还可以爱上其他人吗?”

我记得那时是这么问的。

 

 

 

 





可是,先生却再没有回答我。

 

 

 



先生的呼吸还在,却好像再也醒不过来。

 

 

 

只是一天的时间,先生的身体周围便凝起了冰层,渐渐地将先生冰封在其中。我按照先生之前的嘱托,将他的身体锁在了地下室当中,只是违背了先生要我毁掉钥匙的话。

 

 

地下室里空空的,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个可供冰棺放置的石台。

 

 

 


先生他,早就决定这样做了吧。

从他失去那个青年开始。

 

 



先生把房子留给了我。

把他的所有财产都留给了我。

一夜间,我便成了再无忧于衣食的人。




可是,为什么再也感觉不到温暖了呢?

 

 

 



哭不出来。

我倚在冰棺旁,却再也流不出眼泪。

 

 

 



哀莫大于心死。

我心已死。

 

 

 



先生,你何时能够将我一同带走?

 

 

 

#

 


我见到了那个故事中的青年。

 



粉色的长发束在脑后,面容姣好,看不出是三十多岁的人。

 



他询问我先生的所在。





我便如实相告:

“先生在一个月前已经逝世。”

 


话一出口,便得到了他剧烈的反应。

 



他紧紧揪住我的衣领,大声质问我是不是在欺骗他。




对此,我只有静静地直视他,眼中不带一丝情感。

 

然后,他放开了我,却往后跌坐在地毯上,脸上尽是不可置信。



我就这样看着他,看着这个先生到死都挂念的人,心底再翻不起任何波澜。

 





我心已死。

 

 

我将先生要我交给他的信递给他。

先生总是料事如神的。

 

 


看完信的男人惨白了脸色,捂着半边脸颤抖了身体,下一秒便转身大步离去。

 



我仍然站在原地,心中第一次念着先生的名字。

 





李漾。

李漾。

李漾。

 

 



随后却又轻轻笑出声来,果然,我还是喜欢“先生”这个称呼的啊。

 

 

 


那个男人应该还会来的吧。

 

 



但是,他却见不到先生。

永远,也见不到。

 

 

 


因为,先生已经是我的了。

我轻轻握住坠在心间的钥匙,低声笑了。







 

 

 

 

 

 

 

 

 

 

 

 

 

 

 

 

 

 

 

 

 

 

 

 


评论
热度(1)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