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光小宝贝儿世界第一可爱( •̀∀•́ )
兼堀&堀兼┑( ̄Д  ̄)┍

梓来【壹】

梓来


#

“方孔山鬼花钱,白光海兽葡萄镜,九龙墨玉印,紫檀凤鸟纹手串…客人您可有中意的?”

银白色头发的男人微微蹲下身,对面前这个刚闯进自己小店的男孩子温声言道。

 

这个孩子浑身脏兮兮的,不知道从哪里糊了一身灰尘,脸也是,黑糊糊的几乎都看不见五官的模样。

 

问话也不回答,一双闪着光亮的绿色眼睛就这么定定地看着自己。

啊,压力好大。

 

“…那么,请客人稍等片刻,在下去端些茶水点心来。”

面上虽弯了双眸,但店主还是不禁在心中叹出一口气,却也无奈。

 

这是上门的缘分,不可轻易弃之。

 

等到男人端着茶水点心重新走进外厅时,那个孩子却不知跑到哪里去了。四处都看不见他的身影。

 

对于这样的事情,这个银白色头发的青年也只是轻轻笑着摇了摇头。

缘总是不会消失的。

#

隔天,那个孩子果然又出现了。还是独自一人,浑身脏兮兮地站在那里,凝视着立在他面前的店主先生,却又一言不发。

 

对于那样专注的目光,男人也只是睁开了自己总是暝起的鎏金色眸子与他对视。

 

片刻之后,这位个子不高的店主先生低低笑出声来。

转过身拿了早就备在身后的茶点和一张稍微湿润的帕子上前几步递给这个老是看着自己的孩子。

 

手伸出去许久,那个孩子才双手颤抖着接过去,就着帕子将茶点包好,又向男人鞠了个躬,跑出了店门。

 

银白长发束在脑后的青年走到门边,鎏金的眸子随着男孩跑走的路径向门外望去,心中不知在想些什么。

 

该来的总是会来的。

他一点都不着急。

 

#

第三天,男孩又走进了店里,难得洗干净了自己的脸,即使身上还是脏兮兮的,但好歹能看得出他的模样了。

本来窝在内屋里喝茶看书的店主知道他来了,便走出内室,看到那个孩子的脸时,眯起的双眼稍微张开了些。

 

原来是这样么。

 

小孩眼睛红红的,像是刚哭过似的。

店主把手中的铜质暖炉放进他的掌心,笑着问道:

“怎么了?男孩子可不能轻易哭鼻子噢。”

 

屋外白雪皑皑,小孩却还是穿着单衣短衫,露在外面的小脚冻得青紫。

 

小孩子只摇了摇头,仍旧一言不发,只那双翠绿的眼睛又有发红的趋势。

那双捧着暖炉的小手表面都是溃烂的冻疮,有些裂开了小口,从里面留出混着血液的黄色脓水。小孩一直用掌心捧着暖炉,似是不想让自己手背上的脓水弄脏了它。

 

店主看着这个孩子低着头,光脚踏在屋里的褐色毛毯里不知所措的模样,不由叹息。又解下自己肩上的毛料披风一抖,披在了男孩身上,过长的衣物把他裹了个遍。

 

然后这个孩子抬起头来,一脸惊讶的模样,眼角一直想要抑制的泪水,终于还是滴落在肩上的毛皮中,再寻不到踪迹。

“要留下来吗?”这次披散着银白色长发的青年席地而坐,朝着那个孩子伸出手,轻声问道。

 

等了很久,那只满是伤疤的小手最终还是轻轻搭到对方的手中。

 

店主歪头一笑,温柔的握住小孩的手腕,稍微用力便将自己面前这个小小的身体拥在怀里。

 

“再无需担心,一切有我。”

他这么对他说道。

 

#

小孩像是不会说话的样子,对于店主的问话只会点头摇头这样的动作。

 

不过,有着鎏金色眸子的青年却一点都不介意。

虽然前后只有自己的声音,但好歹还是有回应的么。

 

这千百年来,一个人的日子,也是够长了。

 

等到替小孩清理一新之后,他才发现原来这个孩子是那么纤弱,身上都是伤痕,有些是青紫的淤血,有的则是红肿的鞭痕,触目惊心。

替他上药的时候他看着都疼,但这个孩子像是没有痛觉似的,眉头都不皱一下。

十根手指都被包成了萝卜,小孩看着自己的手变成这副模样,眼中闪过一丝惊异。这…要怎么干活啊。

 

把药箱放好,店主回过身来,着看这个孩子一脸微妙的模样,不觉勾了嘴角。

 

“无妨,明日便可以拆掉了。”

 

青年替小孩理了理被脚,在出门前回头温和道:

“现在就好好睡一觉吧,醒来的时候一切都会变好。”

 

双手揪住被子的小孩睁大了双眼,定定地看着床帐,翠色眸中的光亮变得支离破碎。

 

好怕,一切都是梦境。

 

不过几日,身上的伤痕几乎都消失了,手背上皲裂的伤口也已经大好,只缠着一层薄薄的纱布防止摩擦。

 

小孩看着自己的手,脸上都是惊讶。

怎么会,愈合得这么快?去年也是到了初夏时候才稍微好上一些的…

 

“噢,看来恢复得很好嘛。”店主坐在床沿,递给小孩一杯热牛奶,温热的气息弥散在两人周围,和着些牛奶特有的香甜味道。

 

小孩接过那杯还冒着些许热气的牛奶,几口便下了肚,末了还舔了舔嘴角,眯起双眼很是满足的模样。

 

店主看着他,心中不觉溜过一点点的暖意。

人类,果然是很奇妙的生物呢。

 

“…我…您……帮忙……”从小孩口中发出的声音就像砂石间相互磨擦产生的声音一样嘶哑。

几乎被这样的声音惊了一下,店主才意识到这个孩子原来是会说话的,之前应该是嗓子被伤到了才一直都一言不发的。

 

“先别勉强说话,”拿过已经空了的杯子放到一边,青年对小孩温声道,“有什么话等你身体痊愈时我们再说,行吗?”

 

看着小孩温顺地点点头,一副乖巧的模样实在让人怜爱。

店主先生突然明白了为什么小孩子总是那么受欢迎的原因了。

特别是这种乖巧又可爱的孩子。

 

不过啊,幼崽的话,都是这么小小只,还暖糊糊的,真好啊……

把小孩一把抱进怀里的青年一边感受着怀中略高的温度一边这么想着。

 

罪过,实在罪过。

 

等到严冬变成了初夏,这个孩子终于能够拿着顺滑细腻的丝绸搭着小板凳静静擦拭着放在外间红木架上的物品,那样专注的神色实在是让人很是羡慕,仿佛这世间再没有比他手中正在清理的物品更重要的东西了。

 

店主靠在隔间门口,双手环在胸前,安静地看着这个孩子,鎏金的眸中划过一丝笑意。

 

本来没打算让这个孩子做这些事情,可实在架不住对方无声的要求。

那双翠绿的眸子一直定定地看着你,虽然不说话,却也能够给人很大压力啊。

 

店主不由笑着摇摇头,这个孩子有些固执呢。

但,也没什么不好。

 

“梓来,把那件擦完就过来陪我喝茶吧。”

“好的,先生。”

 

看吧,这样的称呼,一点都不可爱啊。

就不能老老实实地叫声大哥哥么。

 

噢,至于“梓来”这个名字,也是店主临时起意帮忙想的。

之前问他的名字,结果什么都没说,也不知道是不喜欢还是根本就没有。

本着方便的原则,店主还是觉得还是要有个称呼才行,也不能一直都“那个孩子”或者“你”这样吧。所以他把小孩叫到面前,一个一个的念自己突然想到的名字。

 

虽然其中不乏有“狗蛋”“小明”这样的不明物体,但最后还是在小孩坚定的目光中稍微走了点心。

然后,小孩就变成了“梓来”。

 

一看就知道什么意义都没有,仅仅是一层空壳般的名称。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梓来好像不是很介意的样子。

 


评论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