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光小宝贝儿世界第一可爱( •̀∀•́ )
兼堀&堀兼┑( ̄Д  ̄)┍

梓来【贰】

说是开着店,但其实一年四季吧,也没几个客人。

能够踏进这家店门的,要不是是像梓来这样的有缘人,要不是就是一些其他的东西。

 

比如说上周突然闯进店里的一只通体乌黑却有着湛蓝眸子的大狗。

当时吓得梓来一个没拿稳,差点没把红木架上的粉青釉鸠耳大尊给摔了。

 

于是,这两个家伙从那天就开始不对头了。

 

那双翠绿色的眸子与那双湛蓝色的眼睛一对上,那其中肯定都噼啪闪着电光。

店主窝在地毯一角,手里捧着青花瓷的茶杯,就着袅袅飘散的茶雾笑看那两个家伙。

 

感情真好呢。

 

这样想着的青年其实在某方面还是很迟钝的。

至于是真迟钝还是假,又有谁知道呢。

 

“我说,你活了这么多年了还跟一个幼崽较真…难道就像人类说的那样,越活越回去了?”

明月当空,一人一狗坐在庭院中的亭台,石桌上放着两盏桂花,倾倒出的透明液体飘香十里。

 

“喂,你这家伙,还能不能做朋友了?我不过是看那只小崽子很有趣的样子就想逗上一逗,没想到居然被当成敌人了…”一阵清风略过,本来趴在亭中的黑狗瞬间化成了黑发飘飘的男人。他一边叹着气一边挪到一旁的石凳上坐好。

“我的毛也很柔顺啊,脸也长的很好看啊…亲和力简直爆表啊…”

 

“……”有种想转头就走的冲动。

 

“好了,进入正题吧,”店主随意挥手,酒盏便自行动作起来,往两边的酒杯中注入液体,七分满,“这次来是要拿走那个东西吗?”

 

闻言,对面那人湛蓝的眸中沉淀下几分阴影,沉默片刻还是开口回应道:

“是啊是啊,那个东西放在这里已经太久了,该是还给他的时候了。”

 

“呵,终于下决心了么,”端着酒杯轻轻抿了一口,借着扑面而来的桂花香味,店主笑着朝远处说道,“梓来,可以帮我把储物室的那个黑色的木匣拿过来吗?”

 

本来还站在外间收拾茶具的小孩听到屋后传来的细长声音,低声应道:“好的,先生。”随即便放下茶盒,朝里间的储物室走去。

 

这边厢,黑色长发的青年听到小孩的回答,不免挑高了一边眉毛,语气有些诧异:“那家伙,平时都这么温顺的吗?”

 

店主笑而不答。

 

店主从小孩手中接过那个黑色木匣,转手便递给了对面那人。

“物归原主,甚好甚好。”

他点点头,又端起酒杯轻抿一口。

 

梓来就站在他身后,对于自己面前发生的大变活人的戏法完全不吃惊的样子,倒让店主有些惊讶了。

 

“他就是刚才那只大黑犬噢,”店主指了指对面那个正想打开匣子的人,歪了头很疑惑的样子,“不怕吗,梓来?”

 

“是的,先生,”半大的小孩面容平静地点点头,语气与平常无异,“梓来知晓先生并非常人。”

 

闻言,倒是那个黑色头发的人先大笑起来,“哈哈…小子真是有趣得很…当真不怕吗,我可是能一口就把你吞掉喔~”

 

小孩扫了眼对面那个嘚瑟得正欢的人,不由叹出一口气来,默默移开了目光,表情与刚才的店主别无二致。

 

“……”做着夸张动作的男人从心底觉得自己刚才绝对是被这个小子鄙视了。

 

看着在自己面前耍宝的人,店主单手托了下巴一派闲适的模样,嘴里却吐出不是那么悠闲的话来,“还不走么,再迟一点那个东西,”他指了指那方黑匣,“就要失效了喔。”

 

店主只静静旁观着那人哀嚎一声撒腿就跑的模样,眼中余光却注意到了站在自己身后那人肩膀抖动的样子。

 

果然还是个孩子啊。

 

“过来坐,”店主抬头看了天色,月色明亮,明日定是个好天气,“外间的茶具就让它那样吧,梓来。”

 

“好的,先生。”小孩乖巧地点头,几步上前坐到了青年对面的石凳上。

 

店主随意挥了挥宽大的袍袖,玄色的衣袍从石桌上挥舞而过,方才放在桌上的酒盏瞬间变成了两杯散着些微热气的牛奶。

 

“如何,店里的事,已经习惯了吗?”店主弯了眼眸,浅笑着问道。

 

“嗯,”捧着陶瓷杯子的小孩轻轻点头,又定定地凝视着自己对面的人,语道,“先生,我真的可以一直呆在这里吗?”语气中带着些惶惶。

 

店主一手托着下巴一手朝小孩的方向伸了过去,玄色金边的袖角擦过石桌桌面发出轻微的摩擦声,直到他的指尖触到了小孩柔嫩的脸颊,“你在害怕些什么呢,梓来哟。”

 

小孩不知该如何回答,只好紧紧攥着手中的杯子,低了头不知在想什么。

 

看到小孩的反应,店主也不恼,只轻轻浅笑出声,“不要害怕,也无需惶恐,梓来,这是你的名字。从你踏进这家店那天开始,你就只属于我了。”

 

温热的指尖拂过小孩的眼角,又轻轻点在他的眉间。

 

梓来觉得自己像是在梦中。

有一位温柔的大人收留了自己,为自己治伤,递给自己冒着热气的牛奶,还拥抱着自己说想住多久都没关系。

 

这样美好的人,能够换回他一次的回眸,是不是都是自己赚到了呢。

 

 

“那个匣子里,装的是什么?”圆圆的翠绿眸中闪着些疑惑的光,小孩抱着发散着温暖热度的杯子歪了头问道。

 

“嗯,那个啊…”银发的店主单手托了腮,目光垂到亭台前面的小池塘中,鎏金的眼中不知道映出了什么,发着微光,他开口温声道,“里面只是块翡翠玉佩罢了。”

 

感受着手中通过陶瓷杯壁传来的点点温热,小孩渐渐握紧了手指,收敛了目光,他知道那人的话还没有完,便静静地等着。

 

“不是那么珍贵的翡翠,对他来说却是很重要东西…那只小狗,”店主转了目光,望向天空,明亮的月光照亮了天空一角,清澈的鎏金眸中映着流动的云,顿了顿,他稍微沉了音色,“那块玉佩,当初是他双手捧着放到我这里来的,带着他的故事,态度十分嚣张地要存到我这里呢。”

 

“喔?那个人一直是那样吗?”小孩把杯子放到桌上,有些惊讶。

 

“嗯,是啊,”店主笑着点头,直视着小孩那双青翠色的眸子,声音带着点佯怒,“那个家伙…老是很想把他引以为傲的毛剃光呢…”

 

“……我会帮您拿剪刀过来。”小孩十分正经地点头。

 

“…谢谢你。”银色长发的青年挑高了一边眉毛,笑得明媚,“那么,要听一个睡前故事吗,梓来?”

 


评论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