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光小宝贝儿世界第一可爱( •̀∀•́ )
兼堀&堀兼┑( ̄Д  ̄)┍

梓来【叁】

小狗出生的时候,它的母亲就死掉了。

因为她是拼着最后一口气把小狗带到这个世界上来的,很伟大的母亲。

母亲弥留之际的体温是给她的孩子最后的礼物,它总算是活下来了。

 

山中无岁月。

日子就在小狗坑坑绊绊寻找食物躲避天敌中迅速过去,等到小狗有了类人的意识的时候,已经过了太久太久,久到他几乎想不起来那抹隐约的温度了。

 

小狗在山中放养的日子里,逐渐变得嚣张起来。

不知道是不是忘记了那抹温热的缘故。

 

有一次,他听山里长得最高最壮的那棵树说,山下建了个小村子,十几户人家大概是逃难到这里,日子很是难过,但好歹总算是在山下安了家,男耕女织的生活虽不富足却能温饱。

 

小狗有些好奇,又有些困惑。

人类是什么东西?家人又是什么东西?为什么那些人明明过得那么辛苦却还是可以在黄昏归家的时候露出笑容呢?

 

他问了山里的长辈,但大家都说不上来到底是怎么回事,但都告诉他最好离人类远一点,因为人类是一种很复杂的生物。

小狗半信半疑,于是决定自己去探查一番。

 

结果,还没到下山的时候呢,就在一个大雨天从悬崖上滚了下去,当时就给摔晕了。等到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在迷蒙中好像突然回想起最初的那抹温热来。

身子底下是柔软的草料,远处闪着微弱的灯光,身上的伤口都被好好包扎了起来,用的是山上采来的药材,他闻得出来。

 

轻轻摇了摇脑袋,准备溜走的时候,耳边却响起男人温柔的嗓音:

“噢,你醒了吗?没事吧?”

 

于是,小狗就留在了村里。

用着报恩的借口一天一天延迟着回到山里的日子,纵容着自己渴望温暖的欲望,像一只普通的狗一样,隐藏了自己嚣张的本性,温和又懒散地待在了村子里。

 

他以为这样的生活会持续很久很久。

那个人会温柔地抚摸他的皮毛,会给他不算丰盛却大概可以饱腹的食物,会轻声告诉他要好好守门,会给他一个安定的家。

这是他一直在寻找的温暖,他一直这么觉得。

 

但是,事情却不是十全十美的;也不可能会依照着某个愿望而持续下去。

世界,人生,总是充满变动的。

 

凶恶的强盗劫匪驱赶着马匹呼啸着打破了村子宁和的夜晚,人命在刹那间便如草芥般渺小,小狗保护不了平时对他友好的村民,但他想他至少可以保护那个人。

 

于是,小狗变成了嗜血的大狗,赶走了凶恶的强盗,却引来了村民的恐惧。

那个人,也一样。

颤抖着身体不敢接近他,嘴里说着让他难以理解的话。

 

为什么会认为是自己引来了强盗呢?

为什么自己会变成不祥之兆呢?

为什么那个人再也不愿意对我微笑了呢?

 

小狗一点都不明白,于是他一直守在门口,因为是那个人从前让他这么做的。

他趴在门口,心里不知道为什么有点悲伤。

 

后来,那个人朝他挥舞着棍棒,要把他赶走。

小狗到处躲避着,感到好奇怪,明明是自己救了他呀。

 

动作慢了一点,木棍径直打在他的肚子上,好疼,从未感受过的疼痛。

他趴在地上,重重地呼吸着。那个人握着木棍站在不远处,像是在观察他的情况。

 

小狗突然想到之前山里的大家告诉他的话:

离人类远一点,因为他们是很复杂的生物。

他觉得自己好像有一点理解这句话的意思了。

 

他缓缓闭上他那双深褐色的眼睛,等待着接下来的惩罚。

不是不可以反抗,只是因为是那个人,他不能反抗,也不想。

 

既然这条姓名是他救下的,那么在最后还给他也不是不可以吧。

他想。

 

结果,等待着的木棍却再没落下来。

因为那个人丢掉了那根棍子,颤抖着双手把他抱进了怀里,流着眼泪低声说着抱歉的话。

 

小狗低低叹出一口气。

心里有点开心,又有点担心。

 

然后,村里的人把他们两个赶出了村子,说是不祥。

 

小狗领着那个人到了山里,把自己所有的东西都给了那个人,像是自己最喜欢的溪流啊发现的最美丽的山谷啊或者是看到过的最美丽的花……

 

那个人看起来好像很高兴的样子,但是笑容里总会出现小狗看不懂的东西。

小狗他啊,有点不懂了。

难道最美味的食物最美好的风景都不能让他开心吗?

 

那个人总是温柔地抚摸着他的皮毛,低低地笑着,说哎呀你别再蹭过来啦好痒…

小狗却总是无视了这些话,然后用自己的身体把对方圈起来,两个身体挨得紧紧的。

 

等到小狗长成了大狗,等到那双深褐色的眼睛慢慢变成湛蓝色的时候,那个人却满头银发再也看不见了。

 

小狗一直守在他身边,一直一直一直。

但是,他却再不会睁开眼睛了。

 

等到小狗明白这件事的时候,那具躯体已经不知道到哪里去了,不知道是化为尘土了还是已经随风飘走了。

 

小狗觉得自己应该去找他,去找那个人,无论他还认不认得自己,要到他身边去。

 

恰巧这个时候,小狗遇上了一个普通的古董店主,然后店主帮他找到了那个人的下一世。小狗欢喜着朝着那人的所在跑去,不久却拿着一个翡翠玉佩又回到了店里。

 

他说,那是那个人留给他的。

他会循着这块玉佩的气息,一直一直一直找到那个人,然后到他身边去。

直到有一天他也不存在为止。


评论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