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光小宝贝儿世界第一可爱( •̀∀•́ )
兼堀&堀兼┑( ̄Д  ̄)┍

【刀剑乱舞】难道你不想拥有一只眼里只有你一个人的小奶狗吗

#难道你不想拥有一只眼里只有你一个人的小奶狗吗#

 

#刀剑乱舞

#cp:加州清光

#男审神者

#文笔复建注意

#奶狗化注意

#ooc ooc ooc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因为没有养过小奶狗 尽管有查资料但应该还是有生理bug出现 【注意!

#如果以上皆无碍 那么祝看文愉快

 

 

#

被一双湿漉漉黑珍珠似的眼睛盯着的时候,审神者是疑惑的。

等到这个小家伙一个劲儿往自己怀里拱的时候,审神者觉得有点意思。

然而,当审神者把这个小家伙托在手心里之后又发现某张纸条的时候,他是崩溃的。

 

#

黎明时分,天微微亮。

 

审神者不知为何突然醒了过来,迷糊中几乎快要脱口而出那个名字,然而瞬间回转的理智告诉自己,他不在这里。

 

哎,真是有些不习惯呢。

 

他一边抬起手蹭蹭眼角一边拢了拢自己的头发,这么淡淡地想着。

 

既然已经醒来,就出去走走吧。

 

正是初冬时候,屋外的空气有些凉,随意披了一件白色的长袍,审神者懒洋洋地打了个呵欠,感觉刚才洗漱完后留在脸上的水珠被微风吹得莫名清爽。

 

大约是太早的缘故,本丸里实在有些安静,有点…稍微不习惯的感觉。

 

拢了拢衣襟,突然又想起那个人走之前叮嘱自己,说什么他离开之后让自己一定要注意加减衣物批文件的时候不要老是不好好穿外套…这样的事。

 

这样的事,我…早就知道啦。

 

只是…看着那个人为自己忙这忙那的样子,不知不觉就那样做了。

像个笨蛋一样。

 

#

门外传来微弱的声响,让审神者有些疑惑,这个时候又会有谁在外面呢?

 

结果推开门,却看到被熟悉衣物裹得严严实实的一只…小奶狗。

 

审神者觉得自己现在有点方。

 

#

于是便出现了本篇开头的场景。

 

这只…姑且算是小奶狗的家伙,嗯,看不出来品种,大概是处于能够睁开眼睛可以在近处颤颤巍巍地走两步这样的状态,此时正一个劲蹭着审神者托着他的手掌心,伴随着小猫似的轻微叫声,呜呜的声音像是莫名的羽毛触感,抖落在黑发男人的心上。

 

从远处吹来一阵凉风,审神者赶紧把这家伙用刚才的衣物重新裹好单手搂着,却意外发现一张写着莫名其妙文字的白纸夹在衣物之中,上面写着:

 

【难道你不想拥有一只眼里只有你一个人的小奶狗吗?】

 

太可疑了。

 

审神者挑高了一边眉毛,墨色的双眼微微眯起环视四周,果然不出意外在不远处发现了一坨蹲在一棵小树背后还露出标志性红色卷毛的某不明物体正鬼鬼祟祟地朝这边投来目光。

 

哼。

 

这笔账我们以后好、好、算。

这样想着,手中捏着的纸条被一簇突然出现的绯红火焰化作灰尘。

 

同时间不远处那坨不明物体不着痕迹地抖了抖。

 

耳边越来越大的呜咽声唤回了审神者的思绪,低头一看,这个小家伙像是不想呆在衣服堆里一样,短小的四肢划水般向四周挣扎着,瞪着眼睛皱着眉头一幅很是为难的表情。

 

审神者低低笑出声来,温柔托了这小家伙放进自己的衣襟里,宽大的衣襟便成了这家伙的临时住所,稍微打开的缝隙又能够提供必要的空气。温暖柔和的毛绒触感不知怎的一直磨蹭到审神者的心尖上。

 

莫名的恼人,却又窝心。

 

奶狗很是脆弱,希望自己的温度能够让他好受些。

轻轻拍了拍在自己衣襟里顾自蹭着自己锁骨的小家伙,审神者将那件熟悉的黑红外袍稍微抖了抖,搭在右臂上,进了本丸。

 

至于不远处那个笨蛋,就让他在那儿呆着吧。

因为本来就是个笨蛋,所以就算是这样的天气总归也是不会这么轻易狗带的。

 

#

被放到审神者衣襟里的小奶狗像是嗅到了熟悉的味道似的,逐渐安静下来。等到审神者进到主屋里时候,这个小家伙大约是睡着了,连审神者把他抱出来放到一边的枕头上也没有察觉,自顾自地安睡着,很是怡然自得的样子。

 

审神者支着脑袋盘腿在他身边坐下来,墨色的眸子中带了点明显的笑意。

 

真是可爱的模样。

 

随手在绕着他在周围画了个圈,绯红的火焰便在下一刻凭空燃起,散发出足够的热量让这只小东西睡得安逸却不会伤到他。小小的火焰燃起簇簇的光彩,映到审神者墨色的眼中,照出最美丽柔和的颜色。

 

小家伙懒懒地蹭着身下的枕头,不时发出轻微的呜呜声,看得黑色头发的男人心情十分微妙。

 

从未想过会以这样的姿态来对待那个孩子,明明只是让他去那个笨蛋那里拿些东西…现在却变成了这样…真是,意料之外的事情呢。

 

审神者微微眯起眼睛,眼里流露出的神色,分明是兴味满满。

 

#

【审神者捡到了一只小狗并且很是喜欢几乎已经到了溺爱的程度。】

 

这样的传言不知从何时起开始在本丸里流窜。

 

一时之间来到黑发男人面前刷存在感的人变得多起来,像是最初发现这只小家伙的乱啊,像是听到消息急忙赶过来的长谷部啊,像是带着自己的小老虎过来看能不能帮帮忙的小退啊……一群人默默围着在中心睡得香甜的小狗崽,一副兴奋又微妙的表情。

 

审神者在不远处看着这一幕,不由得轻轻笑出声来。

 

“很稀奇吗?这样的小狗崽?”他右手托着下巴,眯了眼睛笑着问道。

 

听到自家主人的问话,大多数的刀剑男士们都转过身来看着已经脱下白色外袍留下藏青色里衣的男人。

 

“嗯嗯!“粉红色头发的小孩笑弯了眼睛激动地点了点头,语气里全是开心。

旁边穿着过膝白袍的兄弟也勾起嘴角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稍微冷静些,紫色的眸子里面也确实透出些兴味:“…大将,这是在哪里捡到的?”

 

“就在咱本丸门口啊,”审神者伸手倒了杯热茶捧在手里,声音里有些莫名的幽怨,“早上起来去溜溜弯儿就捡到啦。”

 

“我主,这只来历不明的犬类…能让我等来喂养吗?…希望不要给主上带来麻烦才好…”长谷部眼中闪着不明觉厉的光芒。

 

“……”黑发的男人不觉在心里叹了口气,柔和了眼色答道,“你们都有事情要做,这种事还是交给我吧。”

 

不出意外在长谷部眼里看出了一丝沮丧,审神者却也不再多言,只定定看了他一眼。其中透露出的自己的信任,这才是他所需要的吧。

 

一直站在一边穿着浅蓝色羽织的少年却一言不发,只定定看着枕头上熟睡的小家伙,湛蓝色的眼睛里有些莫名的疑惑与迷茫。

 

审神者自然没有放过这样的表情,当下就站起身来靠近安定,又抬手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墨眼中表达着对他的安抚。

 

“那么,各位也去做自己的事吧,出阵和内番不可以马虎噢。”审神者转身朝大家点头示意,随即便交了出阵和内番的安排给一旁的烛台切。

 

等各位刀剑男士都各归各位之后,审神者才招呼着站在一边眼神中隐隐透着兴味的安定君坐下来。

 

“安定君也发现了吧?”墨色眼睛中带着点笑意。

 

“…没想到真的是那个家伙啊…”扎着马尾的少年挑高了一边眉毛,低声道,“这还真是…”

 

“呜哇,真是可怕的直觉呢安定君,”审神者善意地揶揄道。

 

“……”那双浅淡蓝色的眼睛直直注视着对方,少年似乎不想回答这个问题,反而坦然地笑了,清亮的声音中带点狡黠,“不是直觉噢,主。”

 

“哦?”审神者表示自己很有兴趣。

 

“……看到这样的蠢样,想不知道是那家伙才怪了吧!”大和守安定笑弯了嘴角,眼角下缀着的泪痣也像是被抹上了欢快余韵。

 

“……”审神者也低低笑出声来,为这样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

 

“抱歉啊,安定,我会尽快找到让清光恢复的方法。”柔中带着坚定保证的话语落在对方的耳里,自然是被好好接收到了。

 

闻言,披着蓝色羽织的少年利落起身,拉开门之后才淡淡回道:“你不需要道歉的,我主。”衣角被风撩起,扬出了些微的弧度。

 

留下黑发黑眸的男人独坐在矮桌旁,桌上雪白的陶瓷茶杯中清亮茶水荡起点涟漪,和着他嘴角了然的笑容,便是二者的默契所在。

 

他怎么会不了解那个孩子呢。

 

#

天气大好,有阳光从窗口透进屋子里来,在浅色的榻榻米上映出一方阴影。

 

穿着深红色长袍的青年懒懒靠坐在门口,手中握着一卷书,墨色眼中全是仔细慎重。有只黑色皮毛的小动物在男人身边顾自扑腾着,像是在地板上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兴致勃勃的样子。

 

不时,这个小家伙像是厌倦了之前的玩物似的,转而对审神者随手垂在一旁的手指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还未长出尖利指甲的小爪子一下一下拨弄着男人骨节分明的手指,弄得某人实在不能专心看书,只能分出心来看看这家伙到底想做什么。

 

“……在干什么呢,你这小家伙?”伸出指尖点了点小狗崽的脑门,审神者索性把书放在一边,两只手把他抱起来放到自己眼前,墨色眼睛里全是笑意。

 

“……呜?”不知道是不是听懂了审神者的语气,小家伙适时歪了歪自己的小脑袋发出些微的呜呜声,一双黑珍珠似的眼珠儿里全是无辜。

 

“噗。”看到这孩子这般模样,实在不是那么容易见到的景象,审神者轻笑出生,而心中却泛起一丝心疼。

 

抱歉,是我不好,让你变成这个样子。

 

想这么对他说,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这么想着,便把他凑近了些,额头挨着额头,深深呼出一口气来。

小家伙也好似感应到自己面前这人心情很是复杂,便乖乖地让他把自己抱在怀里,一点不扑腾,末了还挣着向上窜了窜,一口舔在男人的嘴角。

 

像是被这样的动作惊吓了似的,黑色头发的男人愣了愣,却勾起嘴角笑得开心。

 

真是败给你了。

 

就这样一辈子都不要离开我呀。

#

连续几日都是阳光明媚的天气,稍微驱散了初冬的冷气,带来些属于太阳的温暖。

 

几天以来,审神者都在查阅书籍,希望能找到让清光恢复的方法,对大家也都说清光被自己派去取物未归才平息了大家对他的挂念。

 

几日连续高强度的资料查阅也不是没有结果的,可是就是这个结果却让审神者有些啼笑皆非,说这样的化形术,其实是没有什么危害的,本体恢复也不过是看时间而已,说不得化形的下一秒就恢复了,也说不定要好几天甚至好几个星期才能恢复。

 

面对这样一个结果,审神者不觉有些烦恼,不是厌倦了照顾那个小家伙,而是……

 

想见他,想拥抱他,想亲吻他白皙的额头,想他在自己身边。

 

非常不符合自己性格的强烈欲望。

 

审神者垂下目光,发现自己一心一意挂念的家伙现在正在自己衣襟里睡得香甜,不由得轻声叹息,下一秒却又开心起来。

 

真是恼人,却又窝心的存在。

 

#

本丸庭院中央的樱花树枝叶繁茂,花开一如既往,丝毫不受季节的影响。

 

树干主干上,审神者倚在枝干交错的地方,雪白的袍脚坠在半空中,随风轻轻摇晃着。他的双眼暝起,表情安详又宁静,身上落满了浅粉色的樱花花瓣,从远处看来,这一抹镶嵌在繁花中雪白的身影像是下一刻便会不复存在,湮没在花瓣中一般。

 

连续几日的查阅让审神者有些疲累,便索性给本丸里的刀剑男士们都放了几天假,让大家好好休整休整,也算是给自己一点时间恢复。此刻趁着阳光正好,便决定在本丸灵力最浓郁的地方补个眠,放松精神。

 

本丸里很是安静,只隐隐从远处的院子里传来小孩子们的笑声,模模糊糊地听不清楚说了些什么,大概是栗田口家的那些孩子吧,审神者这么想着,意识却逐渐远离了去。

 

等到一团黑色的家伙磨磨蹭蹭地从屋里出来又跌了几个跟头冒冒失失到达了樱树下的时候,黑发的男人早已经睡熟了。阳光被树叶的罅缝分割成细小的光斑,映在男人雪白却落了几瓣浅粉的长袍上,一瞬间像是击中了这个小家伙的心一样,令他呆呆站在树下抬起头望着那个安眠的人。

 

心中好像有什么东西急速地溢出来,越来越不受控制。

 

那个人,就像在天上,距离有那么远。

 

可是…

 

可是…却想去他身边。

拥抱他,亲吻他的额角,看他的笑容。

 

这样的情感…

 

这样强烈的欲望。

 

#

 

“主,又不好好披上外袍…着凉了怎么办呀…”

 

似乎有人在自己耳边这么说着,语气是那么熟悉,甚至能够想象出那张脸上皱起的眉。

 

自己,是在做梦么?

 

意识朦胧中感觉有什么东西划过了自己的脸颊,轻柔的触感就像微风拂面般小心翼翼。

 

他知道,他轻轻笑。

他抬手捉住那只在他脸上流连的手。

他缓缓睁开眼睛,墨玉般的瞳孔里慢慢都是那个人的身影。

 

“清光。”

他轻声唤道。

 

“我在,主。”

那个人这么回答了。

 

 

 

 

 


评论(2)
热度(17)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