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光小宝贝儿世界第一可爱( •̀∀•́ )
兼堀&堀兼┑( ̄Д  ̄)┍

【刀剑乱舞】花映

花映

#刀剑乱舞

#男审神者【注意:非清光系列审神者】

#题文无关系列

#鸣狐相关

#文笔废语死早,请多见谅

#ooc ooc ooc【重要的话一定要说三遍!】

#如果以上皆无碍,那么祝看文愉快

 

记梗:

刃长一尺七寸八分(约54cm)在游戏的打刀中最短

刀身基本没有大整修复研磨的迹象,是被用心呵护的一把刀

镰仓时代的腰刀,刀柄处两面都刻有刀铭

 

#

【早些时候】

 

有什么东西呼的向自己冲了过来,不,大概不是冲着自己,而是冲着……

 

面前用木碟子装好的,油炸豆腐。

刚刚炸好的豆腐散发出让人食欲大增的诱人香味,外酥里嫩的口感简直令人欲罢不能。

 

审神者歪了头看着眼前的景象,如果没记错的话,这只生物,是鸣狐的狐狸吧…是闻到食物的味道然后被吸引过来的吗…

 

看起来吃得很香呢。

审神者拢了拢由于低头而溜到身前的头发,好整以暇地盘坐在那只浅黄色皮毛的小小狐狸面前,托着腮安静地看着这只小东西大快朵颐。

 

等到本来垒得尖尖的豆腐一点一点变得平坦起来,审神者算好时间端了已经半冷的茶出来,正好碰到那只小狐狸吐了舌头到处找水的模样。

 

“茶水在这边噢,”黑色长发的男人将手中的茶碗推到狐狸的面前,看着它一脸大概是“啊得救了”这样的表情,浅浅笑道,“虽然油豆腐是很美味,不过一次不能吃太多了呢,是吧。”

 

闻言,正埋头舔水的小动物突然浑身一抖,吐了一点舌尖慢慢抬起头来,黑溜溜的眼珠转了转,最后还是朝那个正坐在自己面前的男人看去。

 

……啊糟糕了,是主人呢。

 

看着眼前的小东西明显还没回过神来的样子,审神者也不说话,只好脾气地笑弯了眼睛。

 

……抢了主人的油豆腐,咱还是先逃吧。

 

清楚地觉察到自己面前这只油光水滑的小狐狸渐渐后退的步子,审神者挑起一边眉毛,双手环在身前,冰蓝色的眼睛里全是兴味。

 

抢了我的零食还敢跑?

 

“过来。”他笑盈盈地朝狐狸说道,完全选择性忽视了那只小动物明显讪讪的表情。

 

#

今日是本丸的休整日,出阵和远征在昨日就都已结束,除了内番还正常运作之外,整个本丸都弥漫着一阵懒洋洋的气氛,让人丝毫没有干劲。

 

都是天气的锅。

 

自入夏以来,气温不断升高,即便本丸中到处都种着树木,每个院里都有池塘,但对于各位刚刚拥有了人体的刀剑男士们来说,“体感”这样的概念确实还需要一些时间来熟悉和适应。

 

讲道理,毕竟在那么长的岁月里,作为一把刀而言,寻常的天气气温可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

 

鸣狐坐在木制走廊上,稍微眯起眼睛朝天上看去,阳光有些刺眼,热度也着实可观。身后是栗田口的孩子们玩耍打闹的嬉戏声,听上去很是开心的样子。

 

他安静地坐在原地,即便身边充斥着其他的声响,他的心也是沉静的,因为休憩日的缘故,他并未穿戴甲胄刀装,只一件薄薄的纯色T恤和黑色短裤。这是审神者统一发到各个院子里来的,说是希望能稍微缓解一下热度。

 

其实对于鸣狐而言,天气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热,只是小狐狸老喜欢围在自己脖子上,虽然皮毛很光滑,但实在是…有点热。

 

像是逼迫自己承认了什么不得了的事实一样,银白色短发的少年不动声色地叹了一口气,对于自己那只小小的伙伴,他向来是宽容的……不,不如说是纵容。

 

从有意识开始,那只小小的动物就一直陪伴在自己身边,用暖呼呼的温暖感染着自己,用咋呼呼的语气帮不擅于交流的自己表达感情,却又一本正经无微不至地维护自己……这些事情,他都看在眼里。

 

他只是不太擅于表达自己的感情而已,并非对他人的关心视而不见。

 

一起战斗的伙伴也好,一起玩耍的家人也好,抑或是赋予自己人格的审神者也好,鸣狐都是在默默感激着,用自己的方式。

 

所以,他几乎从不拒绝别人的请求,像是每天帮小狐狸梳毛清理啦,像是答应和藤四郎家的孩子玩捉迷藏啦,像是用自己的零花钱买些柿子或者糖果啦,像是帮助别人做内番啦……

 

鸣狐是一把温柔又强大的刀剑。

 

这是藤四郎家的孩子一起得出的结论,却藏了些坏心思故意不告诉他,只越发地黏他。

 

#

不过…小狐狸跑到哪里去了呢?

 

抬头四处看了看,鸣狐并没有发现那个浅黄色动物的影子,不自觉歪了歪头,有些不适应肩膀上空空的感觉。

 

端正跪坐在门前笑盈盈地看着屋子里弟弟们嬉戏的水色头发的青年觉察到自己身边这人有些微妙的急躁,于是他转过头上下打量了对方一下便知道了原因,接着只温声言道:“那只小狐狸大概只是出去玩耍,不时便会返回,而且本丸周围都有主人布下的结界,它不会有危险的,不要担心,好吗?”

 

闻言,那双鎏金的眸子中透出些许不确定的意味,片刻之后,他却还是轻轻点头。

 

看到这样的反应,一期一振柔和了脸上的表情,浅金色的眼睛里全是暖意。

 

对于一期一振而言,鸣狐不仅是自己值得信任的家人,更是能够相互理解的伙伴,比起藤四郎的孩子们,他更加成熟,也更加强大,在自己还没有来这个本丸的时候,都是这个银白色头发的少年在帮忙照顾自己的弟弟们。虽然平时话不多,也很少有什么表情,但他的温柔都是大家能够明显感觉得到的。

 

#

在原地坐了会儿,鸣狐有些心不在焉,留下一句“我去找小狐狸”之后,便起身朝院门外走去。午后的阳光有些强烈,哪怕被枝繁叶茂的高大树木层层削弱,落到头发上脸上,却还是炙热得很。

 

等到他从太刀院子大太刀院子还有其他的院子顺着方向都找遍但也没找到之后,他站在树荫底下想了想,还是踏进了整个本丸的中心,属于审神者的院落。

 

结果刚走近主屋,就看见那只平时很黏自己的小动物此刻正温顺地窝在审神者的怀里,眯起了眼睛不知道是不是睡着了。

 

……

鸣狐有一瞬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倒是那个黑色长发的审神者发现了来自己这边找狐狸的人,挪出一只手拍了拍自己旁边的位置,先开口招呼道:“天气炎热,鸣狐殿下还请过来这边坐。”

 

听到这样的话,鸣狐不觉有些赧然,面具下的脸稍微红了些,朝审神者点了点头示意自己听到了,接着几步上前,与审神者相互行礼之后便安静地坐在了那个黑发男人身边,只是目光一直朝窝在自己身旁男人怀里的小狐狸那里投去。

 

注意到鸣狐的眼神朝向,审神者不禁浅笑着轻声道:“多亏小狐狸与我一起度过下午茶的时光,油炸豆腐的确要与他人分享才更香呢。”

 

闻言,鸣狐抬眼朝自己对面的人看去,本来只是出于礼节性的对视,不料却一眼望进对方那双冰蓝色的眸子里。

 

真是…美丽的眼睛,清澈又宁静。

 

察觉到自己有瞬间的失神,鸣狐有些疑惑,为什么这间屋子格外凉爽呢。

 

……

一言难尽。

 

“鸣狐殿下是来找小狐狸的,对吧?”审神者伸出手去从旁边端了一杯凉茶递给鸣狐,温声道,“抱歉啊,它下午好像稍微吃多了些,我就留它在这边休息片刻,没想到我们俩都睡着了呢,刚才也是察觉到鸣狐殿下的气息我才醒来…真是失礼了。”冰蓝色的眼睛里都是歉意,似乎对没有能够及时通知对方而感到抱歉。

 

“……”听到这样的话,鸣狐不得不抬眼直视坐在自己身边的这个男人,金色眼睛里透出些莫名的意味,出口的声音有些低沉,“主多虑了。”

 

虽然鸣狐像往常一样惜字如金,但黑色头发的审神者的确听出了他话中的歉意,当下便柔和了表情。两人一时无言,气氛却不显尴尬。

 

“鸣狐殿下难得来我这边,这次真是多亏了小狐狸,我们才能一起说说话呢。”审神者一边顺狐狸毛一边温声说到。

 

“是。”鸣狐立刻给出了回应,哪怕只是一个字而已。说来也是奇怪,其实对于鸣狐而言,他人对自己的看法,向来都是无所谓的,但这次稍微有点不同,无论是出于礼节也好,私心也好,他并不想给审神者留下自己冷漠的印象。

 

听到这个可以算得上是“过于”简洁的回应,审神者并未感觉有丝毫不快,相反,对于这样的气氛,他却感到相当舒适。

 

两人坐在一起,时不时有一两句对话,身边就是温度适宜的凉茶,和着小狐狸发出轻微的呼噜声音,似乎炎热的天气也变得凉爽,急躁的心情也渐渐平息,身心都处于极度放松的状态。

 

即便主屋里窗户都敞开了,但四周的空气像是凝结在一起一般没有丝毫运动的迹象,自然也就没有风,更无论让风带走空气中的炎热。

 

鸣狐坐在原地,自然也发现了这一点,但他心中却有些奇怪。要说心静自然凉的话,虽然不能说是错的,但这样的心理疗法,作用是有限的,哪能像现在这样,刚刚从各个院子找过来时从皮肤里分泌出的薄汗也渐渐消失,四周的空气像是雨后般纯净,身体的舒适程度直线上升。

 

就算是心里有些疑惑,鸣狐脸上依然是什么表情都没有的,但就是这个坐在他旁边一脸蠢样的审神者,一眼就看出了他的情绪。

 

“鸣狐殿下,”他冰蓝色的眼睛里透出些笑意,“因为我的灵势是水系的,所以稍微有些意外的作用…”他伸出手,掌心朝上,示意对方看向这边。

 

嗉的一声,一朵玫瑰花大小的浅蓝色火焰凭空出现半空中,顾自安静地燃烧。

 

鸣狐心中一惊,完全没料到自己的想法会这么快就被对方感知到,当下有些不知如何是好。

 

审神者抬眼扫过那个银白色头发的少年,嘴角略略弯起,温言道:“鸣狐殿下可以摸摸它,不会伤害到您的。”

 

闻言,鸣狐不禁探出手指去触碰那朵安静的蓝色火焰,审神者也浅笑着看着他的尝试。

 

……

冰凉凉的,又温柔又软和,像是傍晚从井里打出的凉水一样,清澈,又仿佛春雨般温润。

 

金色的眸子稍微张大了些,为着指尖冰凉柔和的触感。

真是令人惊叹的灵势。

 

觉察到对方稍微惊讶的心情,审神者眯起他那双如同自己灵势般色彩的眼睛,心情十分明媚。

 

“主上的灵势…”似乎在考虑如何形容自己刚才的感受,鸣狐顿了顿,又接着说道,“非常令人赞叹。”

 

闻言,审神者也只是笑笑,又示意他伸出手来,把自己手中的蓝色火焰渡到对方手心里,轻言道:“这朵花就送给鸣狐殿下吧,感谢您和小狐狸陪我度过这个午后,我非常开心。”

 

“是,多谢我主。”鸣狐看了看正在自己手中安静燃烧着的蓝色火焰,开口道谢,鎏金眸子里全是兴味。

 

双手捧着这朵淡蓝色的花朵,鸣狐心中全是如同这朵花般柔软的情感,审神者的馈赠与温柔,他将永远铭记于心。

 

想到这里,他略微勾起嘴角。

 

 

 

 

评论
热度(35)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