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光小宝贝儿世界第一可爱( •̀∀•́ )
兼堀&堀兼┑( ̄Д  ̄)┍

【家庭教师】归途【5127】

归途


#家教cp:5127【注意注意注意【ps:古里炎真X沢田纲吉

#ooc ooc ooc【作者文笔复健注意

#对于家教漫画完结之后我竟然萌上这么个cp,已做好饿死的准备【勿念

#如果不在意以上几点,那么祝看文愉快

 

一路坑坑绊绊终于到达彭格列十代的家门前的时候,古里炎真低头瞅了瞅自己破破烂烂的衣服裤子,伸手蹭了蹭脸颊边刚才跌倒时擦伤的口子,孤零零站在门口,不觉叹了口气,恨不得以头抢地立即死回至门。

 

其实,有着灾厄吸引体之称的古里炎真一大早冒着马路上各种危险因素跑到彭格列这边来完全只是一时兴起。

 

距离阿尔克巴雷诺代理人战争和复仇者战争结束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西蒙家族因为家族成员的战后修养一度滞留在并盛,一方面方便与彭格列家族的沟通…另一方面就只是这两个家族首领下意识这么决定的结果。

 

不知何时,造成这种状况的原因已经成为两个家族各个成员都知道并且深刻了解的事实…虽说心照不宣,但是自家的笨蛋首领却好像完全没有注意到。

 

迟钝?

但或许并不只是这样。

 

“炎真?是你吗?…怎么站在那里,快进来啊! ”

房门忽然打开,耳边传来的是少年暖糯的声线,一点一点沁到心里,像是软软的阳光。

 

“…阿诺…纲吉…抱歉啊…把这里弄脏了…”

被褐色头发的少年迎进玄关的时候,古里炎真挠了挠后脑勺,语气带着歉意。

 

因为之前被一只小贵宾犬追着摔倒在街角公园里的小喷泉里,虽然已经尽力想要弄干但好像并没有什么用处…以至于现在头发发梢的地方还时不时滴着些水珠…只在玄关呆了这么一会儿就把这里弄得湿漉漉的,红头发的少年十分不好意思。

 

“诶?”名为沢田纲吉的少年稍微打量了自己身前的人才发现他的狼狈不由得有些惊讶却心下了然,又不禁轻笑出声,“炎真你又被狗追了吗?”

 

看着少年带着善意的笑颜,古里炎真也笑,又接着说道,“是啊…被追了好几条街呢…哎…”

 

“诶,炎真快进来,我去准备浴巾,你先去洗个热水澡吧,着凉就不好了。”沢田纲吉突然从与对方的共勉中回到现实中来,就推着红色眼睛的少年进了浴室,“换洗的衣服就先穿我的,好吗?”

 

听到对方的回应,彭格列的十代首领便蹬蹬蹬上楼张罗起零碎的事情来,如果忽略这当中被衣物绊倒和踩空楼梯跌倒的话还算是比较顺利。

 

妈妈带着蓝波和一平去卖场挑选新的衣服,小孩子总是长得很快;Reborn从今天早上起就不知所踪,大概是去找其他的阿尔克巴雷诺商量73的事情;狱寺君和阿武这几天都在家里修养身体,之前大规模的战斗确实消耗了他们太多的体力和心力……

 

想了这么多,最后得出结论今天家里只有炎真和自己两个人。不知为何,这样的结果让沢田纲吉隐约有些心跳加速。

 

想着炎真大概还没有吃早饭又被追着跑了好久,他便端了热牛奶和冰箱里今天妈妈刚做的三明治到自己的房间里,想着等会儿让炎真吃掉,嗯,还有医药箱,刚才他注意到了炎真脸上又新添了几道伤口,估计是跌倒的时候蹭的吧。

 

一边回忆起炎真脸上无奈又悲催的表情,沢田纲吉一边低低笑出声来。

真是物以类聚啊。

 

“怎么了吗,笑得这么开心?”古里炎真推门进来就看到那个褐眼的少年坐在矮桌边笑得一脸明媚。

 

“……”不知为甚有种被抓包的感觉呢。

 

“呃,没什么啦,倒是炎真,你饿了吧…牛奶和三明治可以吗?”顿了顿,沢田纲吉笑着把炎真按坐在矮桌旁,又把餐盘朝对方推了推,示意他吃。

 

“……谢谢你,纲吉,我确实有些饿了…”炎真抬眼看了看对方,不出意料还是那双温暖的褐色眸子,他突然安心了。

 

“虽然我没资格这么说啦,但是你下次要小心点噢,不要再让自己受伤了。”看着炎真开始吃东西,沢田纲吉坐在他旁边,一手托着下巴,语气有些模糊。

 

“……嗯,我知道了,下次会更小心,抱歉让你担心了。”古里炎真端着盛着牛奶的杯子,朝对方点点头,抿着嘴的样子有些可怜,至少在纲吉眼里是这样。

 

“你在说什么呢炎真,“闻言,纲吉却温声回应,“我们是朋友啊,为你担心不是应当的吗?”

 

“谢谢你,纲吉。”听到这样的回答,古里炎真心中感动,却还留着一丝丝的失望。

你在期待着什么呢?

 

等到炎真吃完早餐,纲吉又提出帮他清理脸上的伤口,说是这些小伤口虽然不严重,但处理不好还是会留疤的,于是古里炎真点头,温顺地接受对方笨手笨脚的治疗。

 

本来只有消毒和包扎两个简单步骤的治疗却被两人拖了近一个小时才做好…

废柴的体质果然是会一加一大于二的么。

 

两人背靠着床,相视一笑。

 

“炎真,没事吧,我笨手笨脚的…”沢田纲吉低低叹了口气,十分无奈于自己如此废柴的做法。

 

“没有噢,纲吉做得很好,我觉得伤口已经不痛了呢…”炎真直视着对方的眼睛,绯红的四芒星在其中透着无尽的柔和。

 

像是被那双奇异的四芒星所吸引了似的,沢田纲吉后知后觉地凑上前去,定定地凝视着炎真的眼睛,丝毫没发现两人的距离已经完全超过了朋友相处的距离。

 

“炎真的眼睛,真好看啊,”虽然早就知道对方的眼眸是四芒星图案却从没有如此近距离地观察过,沢田纲吉完全被对方那双泛着柔和绯红的眸子所吸引了,不由得出声赞叹,“非常清澈,还能看到我的倒影呢炎真…”

 

话还没说完,他突然意识到现在,此时此刻的状态好像有点不对劲。

好近…

 

古里炎真这边的情况倒是从一开始就被吓到了。

看着纲吉慢慢凑到自己身前的动作,他完全不想去阻止,更甚者,他居然希望能再进些,最好能…

 

被自己这样的想法吓了一大跳。

 

炎真身上有沐浴乳的味道,香香的,真好闻。

在这样的时候,彭格列十代目还能分心想到这种事情,不得不说也是某种程度上的强大。

 

像是被周围微妙的气氛蛊惑了似的,两人越靠越近,几乎下一秒就要触碰在一起。

 

不知是谁的唇角先碰上对方的唇角,等回过神来的时候,两人已经吻得如胶似漆了。

 

先是轻轻的触碰,然后是温柔的吸吮,再后来是舌尖的纠缠,最后便是灼热的呼吸和眼角渗出的生理泪水。

 

等到两人终于分开的时候,沢田纲吉一手拂过炎真的脸颊,避开贴了OK绷的地方,褐色的眼中全是模糊不清的感情。

 

为什么自己会做出这样的事呢?

炎真他,会介意吗?

 

下一秒给了他确实的答案。

 

从未显露出强势一面的古里炎真却在此时此刻一点不想退缩,他伸手覆上对方在自己脸上动作的手掌,紧紧捉住,十指相扣。

另一只手绕过对方瘦弱的肩膀温柔地环住他,朝自己的方向凑过来。

 

少年柔软的身体一点要抵抗的意思也没有,温顺得像只荷兰垂耳兔。

 

少年身上一直都有自己喜欢的味道,那是带着淡淡香气却极其温暖的气息,是自己一辈子不想放手的气息。

 

到这一刻,古里炎真才知道自己长久以来的做法,本因到底是什么了。

 

因为D的诬陷对彭格列家族展开攻击的时候,自己无论如何也想留纲吉一命的原因。

知道最终真相,知道无需再与彭格列为敌时心里终于松了一口气不顾boss的威严掉下眼泪的时候。

大地指环暴走心里一片荒凉却听到纲吉从未放弃过自己时的惊喜。

宁愿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困住D帮助纲吉脱险的时候。

……

 

这所有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我,古里炎真,喜欢沢田纲吉的缘故啊。

 

因为喜欢他,所以不顾一切想要他活下去;

因为喜欢他,所以牺牲自己的性命也在所不惜;

因为喜欢他,才想无缘无故跑来找他,想无时无刻都在他身边,想靠近他,拥吻他。

 

纲吉,原来我已经这么喜欢你了。

我很开心,赞同着喜欢你的自己。

 

“纲吉,我喜欢你。”

他扬起从未有过的温暖笑颜,这么说了。

 

早在古里炎真说出这句话之前,超直感已经在高速鸣笛告诉自己会变成这样,但当真的听到对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心中的感受,却是任何语言都不能描写的。

 

一点点期待,一点点珍惜,一点点感动,和大部分与对方相同的恋慕。

 

好想见面的愿望和不愿对方离开的期待。

 

沢田纲吉不知为何,眼角滴落了泪水,那是终于明了的心情。

 

等到对方温柔吻去自己眼角泪水的时候,他把自己埋进对方的颈窝,轻声说道:

 

“我也很喜欢你,炎真。”

 

 

 

 

 

 


评论
热度(33)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