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光小宝贝儿世界第一可爱( •̀∀•́ )
兼堀&堀兼┑( ̄Д  ̄)┍

【一棵板蓝根】小番外2

【一棵板蓝根】小番外2

 

#【注意】主角杜撰

#CP为座敷童子【我不管我不管座敷辣么可爱一定是蓝孩子…不要再问我座敷到底是男是女了拜托…】

#私设多如山

#【注意】文笔复健

#【注意】没啥剧情就是撒糖

#撒糖撒糖撒糖这番外就是为了撒糖!!!

 

#

大家好,我还是那棵大山深处包治百病的板蓝根。

 

其实…

 

我和座敷童子住一起了。

 

没错,就是睡一间房的那个一起。

 

……

迷醉。

 

噢,这么说并不是炫耀。

相信我,我可是一棵有理想有情操的板蓝根。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当下的情况实在是太考验我了。

 

座敷童子正在给我梳头。

 

可能忘了给你们讲我的人设了,我妈说她感到非常抱歉。【……】

 

本体是板蓝根的我,虽然很难想象,但其实是有一头浅褐色的长发的,平时都懒懒扎到脑后,下垂的发梢刚好可以够到腰。

嗯,就是浅褐色,并不是绿色,谁说植物就非得绿叽叽的。

眼睛倒还好,没太离谱,依然延续了上辈子炎黄子孙的传统,黑色的。

 

浅褐色头发,黑色眼睛,我就是我,就算变成妖怪也这么平凡。

非常自信。

 

噢好像偏题了。

 

正如前文所说,座敷童子正在给我梳头。

 

我坐在窗边,一手倚在旁边的矮桌边沿,托着下巴,一脸无奈。

 

不时会有小小的手掠过我的肩膀,帮我把散在身后的头发归整好,有时会轻轻触碰到我的颈侧,冰凉凉的,弄得我忍不住一颤。

 

我不由在心中叹气,实在是太考验我了。

我好歹也是一只处于青春期的板蓝根精好嘛。

 

我悄悄伸出手捉住那只轻轻靠在我肩处的手,轻轻握在手里,转过身笑着看他。

 

“今天没事,就这么散着吧…”我轻声道。

 

浅红色的眼睛里透出笑意,座敷童子跪坐在我面前,思索片刻后点了点头,被我握住的手却反过来握住了我的手掌,虽然同意却好像有点遗憾的样子,“……嗯。”

 

“昨天晚上…那个…你睡得还好吗?”这么战战兢兢地问了,却在这话刚出口的时候我就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妈蛋,好像混进了什么不得了的信息。

我瞧了瞧窗外,生怕有谁听到。以他们的脑补水平说不得等会儿就该给我送红豆饭了。

 

我抿抿嘴,扫了眼坐在对面那人,结果被那一脸似笑非笑意味深长的表情吓了一跳。

 

这啥?

这表情是要做啥?

 

“咳…我的意思是,我昨晚没踢到你吧…”想缩回手,却被捉得紧紧的,我语气有些讪讪。

 

“你很安静,”座敷童子眯了眼睛低低笑出声来,“非常温暖。”

 

脸有点热,于是我暗搓搓凑到他面前,在他的额角落下温柔的亲吻。

 

看着他因为惊讶而微微张开的圆圆的眼睛,我有点得意,这样的话,算不算扳回来一局呢?

 

“……”座敷童子微微挑起一边眉毛,红眸里分明是兴味满满。

 

……天啦噜我是不是做了件蠢事。

 

#

“要吃点心吗?”听见这样的问句,我转过头去,正巧碰见座敷童子放下了手中端着的茶和果子,又往我肩上添了一件红色外袍,随后便在我身边坐下,“院子里有些凉呢…”

 

我拢了拢肩上的外套,偏过头朝他笑得轻巧,一掀袍脚,趁着衣服还飘在半空的时候飞快揽过身边的人,让那件宽大的外衣落在两人身上。

 

耳边传来他轻轻的笑声。

 

我们挨得那么近呀,连心脏跳动的频率都像是重叠了一样。

 

天气真的很好,天空蓝得很通透,阳光也暖暖的,不时有微风掠过,勾起两人的衣角,顺带撩起不远处樱花的花瓣,打个璇儿,最后落在地上。

 

坐在木质走廊上,我和座敷童子安静地倚在一块儿,即便彼此不言不语,却仿佛已经明白了对方的心绪似的,悠闲又温暖的气氛。

 

我把头轻轻靠在座敷童子的肩窝里,任凭眼睛一点一点合上,在视线落入黑暗之前,像是瞥到了他清浅的笑容。

 

座敷童子垂下目光,入目即是那个孩子沉入梦乡的脸,探出手指替他把眼周的碎发拨开,指尖稍微在他的脸侧流连。

 

真是可爱的模样。

 

不由得这么想着,浅红色眼睛的少年不觉勾了嘴角,是连自己也没察觉到的笑意。

 

忍不住想到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

 

#

刚被安倍晴明收为式神的那天,却也是与那位本是好心却因为自己成为恶鬼的妇人分离的日子,心里不是不明白,这样的别离是从一开始就注定的,但沉溺于美好亲情的自己又怎么不想让这样的时间再长一些呢…

 

夜里睡不着,在屋里坐了半天却还是心绪不宁,想着出去走走会不会好一点。

 

于是遇到了他,就在那棵樱花树下。

 

本来缩成一团,浅褐色的头发遮住了他大半张脸,看不清楚。所以让鬼火稍微照亮一点,结果…把他惊醒了,而且好像让他的头碰到了树干,像是很痛的样子。

 

看着他一脸无奈却又忍着不表现出来的表情真的很有趣,他的声音也很好听,但大概他自己是感觉不出来的吧…

 

和这个素昧平生的妖怪安静地在树底下站了一个晚上,心情却奇妙地平静下来,有种连自己都觉得惊讶的感觉。

 

后来便是常常看到那个孩子,有时候蹲在樱花树底下,有时候躺在走廊上,有时候竟是直接窝在树干交错的地方睡熟了去,无出意外的,那个孩子脸上都是平淡坦然的表情,墨玉一般的眼睛绽出光彩,非常好看,像是全部的光亮都汇集在那双眼中了一样。

 

也会常常碰面,但大多时候都是相视一笑,并没有太多的交谈。

 

结果就是这样的交情,那个孩子居然特意给我送来解毒的药膏,看着他清澈的眼睛中藏着的暖意,我知道,他是真的在替我担心。

 

那个孩子大约是刚化形的妖怪,不是很清楚到底该怎样提高能力,于是到处去询问别的式神,莹草啊,鬼女红叶啊,蝴蝶精啊,嗯,也会常常来问我。莹草殿和红叶殿好像都很喜欢这个后辈似的,在跟他讲完自己的心得之后老是会伸手捏他的脸,又揉又搓的,我看着都觉得挺疼,但他也只是好脾气地笑笑,然后说啊别揉啦要成板蓝根冲剂啦…这样的话。

 

他大概没有意识到,他真的非常温柔。

 

不知不觉中,和他待在一起的时间逐渐多了起来。大多时候都是一起看天,或是低声说说话,像是最近心情怎么样啦,或者是最近新来了什么式神呀这之类的话题,像他这个人一样,都很温和。跟他交谈,我总是会忍不住笑出声来,虽然有些时候会听不懂他在讲什么,但这并不妨碍我渐渐地喜欢他,这样的心情。

 

连我自己都觉得非常奇怪。

……

大概是,在他身边,能够感觉到莫名的安全吧…

 

身为给人类带来幸运的座敷童子,我个人却并不是幸福的,被各种各样的看似善意的把戏所吸引,但带来的毫无意外都是禁锢的锁链。在黑暗中度过了那么长的时间,每一夜都是孤独,每一日都是绝望,那样的日子令我感到恐惧与憎恶。

 

遇到那位好心的妇人,将我当做她早夭的孩子对待,哪怕知道自己只是一个替代品,却还是忍不住倾注自己的感情,想要这样的呵护多一点,再多一点…

所以做出了错误的事。

 

从渴望爱的执念中清醒过来的时候,心里到底是如同干涸的泉眼,再涌不出来清亮的水流。

 

但是却遇到了他。

 

他的一言一行像是有魔力似的,一点点将那抹杂草丛生的泉眼清理干净,精心呵护着,让它能够再一次流出清澈的泉水。

 

我很感激他,如同感激着安倍晴明大人一样。

 

每一日的相处,那个人带给我的,都是温柔的笑颜,和着一点点自己微妙的心绪,竟在心里种下能开出绚烂花朵的种子。

 

我发现,那个人好像一直把我当小孩子一般对待,也不管我真的比他年长多少岁,总是会在我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做出一些温柔的举动,像是帮我抹掉嘴边粘着的团子碎屑,又像是在遇到我的时候塞给我几颗金平糖,说是从神乐大人那里抢来的,还笑着让我赶快吃掉,还用了毁尸灭迹这样的词…

 

一日一日沉溺于这样的温柔当中,竟让我变得任性起来,晚上一直等他来归还衣物却怎么也等不到人,我有些生气,但更多的却是担心。

 

的确是变得任性起来了吧?

 

想要独占的心情被很好地藏在乖巧温和的面具之下,害怕这样的感情会吓到他。

 

……

等不了了,去找他吧,这样想着,拉开门却看到他站在门口,正一脸犹豫的模样,恐怕是怕打扰我才不敢敲门吧…心里仿佛有什么东西从心底深处涌现出来,我定定地看着他的眼睛,想要说些什么,却也只是抿了抿嘴,拉着他的手腕进了屋里。

 

等到心绪稍微平静下来,我才从他身上感受到了属于茨木童子的妖气,很强烈,确实是大妖怪特有的狂暴气息。眯了眯眼,在来不及控制好自己语气的时间里,身体自己却作出了反应。在听到他懒散回答时,心里暗暗为他着急,茨木童子哪是那么好交往的啊,那位大人在道上呼风唤雨的时候,你这孩子还没出生呢。

 

下一秒却被他的指尖轻轻抚平了眉间的褶皱,一下一下,带着属于他的安静气息,渐渐使我也平静下来。不由在心里叹气,这孩子实在是太调皮了,以后得好好看着才行。

 

这么决定的时候,却看他隐隐有要走的趋势,心里有些舍不得,却没想好有什么借口能把他留下来的。

 

什么都好,来搞事啊!

 

……

 

然后下雨了。

 

母亲,是你在保佑我吗?

 

顺势借着雨水为借口,终于有能和他一起等雨停的机会。

没有什么比这样的时间更令我感到温暖了。

 

在烛光下,他那双黑玉般的眼睛中也燃着光,也在他的瞳孔里看到了我的身影,那么清澈的眼睛啊,如果只看到我一个人的话…

 

这么想着,不禁伸出手去抚摸他的脸颊,从眼角滑至耳侧,看到他惊讶得脸都红了的模样,我发现,我是真的很喜欢他。

 

后来?

后来啊…

 

我们一直都在一起,天晴我便陪他看云,下雨我便陪他等雨停,我能够从他的眼中看出,他也是很欢喜我的。

 

在这样的世界,有什么比两情相悦更令人感到幸运呢。

我第一次觉得,身为座敷童子的自己,大概之前所有经历过的苦痛,都是为了此时此刻与他的相遇吧。

 

茨木童子解除了与晴明大人的式神契约,他看起来有些失落,我轻轻拥抱了他,告诉他这些都不是偶然,也不是他的错。他喃喃着,要是两人就这么错过了,那真是一件遗憾的事。我摸摸他耷拉着的脑袋,悄悄在他耳边哄道,但我们不会错过,我们会一直在一起呀。看到他因为害羞而稍微抖动的耳朵,我噗嗤一声笑出声来。

 

真是可爱啊。

 

我以为我们会一直像这样,温柔地相处着,用彼此的体温温暖着对方,让心再也不感觉到寒冷。

 

但是,在中毒的那瞬间,我像是听见他唤了我的名字,我连忙回过头去,意识却坠入黑暗当中,再不复醒。

 

再醒来的时候,迷蒙中隐约瞥见了他的样子,眼角红红的,嘴里无声地说着什么。你大声一点,我听不见啊,想这么告诉他,却开不了口,说不出话来,身体仿佛不听使唤。

 

在眼帘落下的前一秒,像是看到了他嘴角的笑容,就像是,在说着永别。

 

别走啊。

 

却再没有回应。

 

#

怀里的人动了动,似乎是快要醒来的模样,打断了我的思路,我笑笑,伸出手替他拢了拢肩上的衣服,安静地等待着。

 

“嗯…”眨了眨眼睛,他渐渐从午眠中苏醒,黑色的瞳孔里还有一点迷糊,像是有些搞不清楚状况,“座敷你在噢…”声音也有些软糯,非常难得一见的景象。

 

我却有些感动,能够像这样每时每刻都可以看到他。

收敛了目光,我低下头轻轻在他眉间落下一吻,又温柔地拥抱了他。

 

能够见到你的每天,都是上神的恩赐。

 

“嗯,我一直都在。”我轻声回应他,蹭了蹭他的脸颊,带着初醒时候的温热,暖暖的温柔。

 

我可爱的恋人啊。

 

我会一直都在你身边呀。

我会一直爱着你呀。

 

我会让你幸福的,这样的话说出来有点奇怪。

让我们一起变得幸福吧。

 

 


评论(18)
热度(21)

©  | Powered by LOFTER